《村长的后院》

第九十二章村里的变化(三)

“行啦,别在这打扰我做生意了,你该干啥干啥去。”老姑父开始赶人了。

因为在他的摊子周围为了一群外村的乡亲和外面的游客。不知道谁说出的王勇的身份,使得大家都站在一边指指点点的不敢上前。

关于王勇的背景可是有着不少的传说,虽然二爷的真实身份知道的没几个,但是小叔的身份是瞒不住的。

有这么一个分量最重的正部级的叔叔在,在加上刚过去的这场风波中国家明显的袒护,使得所有的有点消息来源的人都知道了王勇的分量,而不敢胡来。

对于官府,国人向来就有敬而远之的传统,所以王勇在这个摊位上一站,其他人还真不敢往前凑热闹。不往前凑,可离得远一点的看热闹却是国人最喜欢的节目,所以不一会儿的功夫,老姑父的摊子就围满了人。

“那成,一会儿我去接我老姑,今晚上请您们俩吃饭,算是我这个村长谢谢您想了这么个好法子,成不?”王勇无奈地说道。

“行,你赶紧走吧,我这还做生意呢?”

看着曾经作为一个优秀的人民教师的老姑父变成了这么一个很个性的商人,王勇真心的不习惯。可看着老姑父自得其乐的心情,又不得不为老姑父高兴。

一个退休了的老教师能够找到这么一个既发挥余热,又能挣些钱补贴家用的活计,而且关键是老姑父干的有滋有味,这真的不容易!

要知道,虽然国家给教师长了好几次工资,可以一般的老师工资如果工龄不够的,也就一千几百块,勉强的购花而已,根本谈不上富裕。

想到这里王勇又想起自己将要在村里办起的小学。是不是应该由村里出钱给学校老师发点补助、奖金什么的。人家来这么一个偏僻的一村子来教书,这物质上可不能亏待了!

由不得他愣神,老姑父又开始赶人了。王勇无奈地往前走去,想着去看看刚才老姑父说的生意好的不得了的王老大开的饭店。

说起王老大,虽然跟王勇一家差不多那得是五百年前是一家的关系。可是在村里,一家人这可不是说说而已,一个姓氏,又能证明时一个祖宗的,那关系觉对要比一般村民好的多。最起码,有什么大事小情地那是必须到场的。

小时候。王勇因为爱吃鱼,又好自己瞎捉摸,结果做的一手好鱼。王老大没少带着王勇去四邻八村的给人做红白宴席。虽然不一定能拿到多少钱,可这多多少少的总能改善一下伙食。那时候可是王勇最牛的时候,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能做的一手好鱼,并且还得到了十里八村人的认可,那不知道给他爸妈长了多大的脸。

也因为这一点,按辈分王勇应该叫大叔的王老大对于王勇总是叫自己王老大丝毫地不介意。俩人处的跟朋友一般,一点也不将村里的辈分放在眼里。总是没大没小的。

按着老姑父的指点,走过了大队部,王勇没有急着进去找大伯谈自来水和温泉入户的事,一直径直又往前走了大概三十多米在路口转弯的地方。看到了这个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依旧人潮汹涌的连个牌子都没有的王老大的饭店。

店铺是王老大买下的村里人的老房子,一共有三间房。院墙被他给拆了弄成了铝合金玻璃构造,在外面就能把里面看的一清二楚,而且还扩大了营业面积。

整个院子被他用铝合金的从窗户玻璃给罩了起来。西边的厢房改成了厨房。东西正屋就是雅间,院子里就是大厅,弄得像模像样的。

虽然现在已经一点多了。应该来说已经过了饭点,可这里依然时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所有的桌子都坐的满满的,竟然还有不少人在排队等座。

“哎呀!二哥?你怎么来啦?”

王勇一看,这不是王老大的小儿子王浩吗?这小子不是说在tj一家饭店里当领班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王浩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有一段时间了,你走后第二天我就回来了,之后就鼓捣我爸弄了这间饭店。”王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

“行,到底时比你哥强的多了。这眼光,八个你哥绑一块也比不上你。”

ag亚游客服|HOME“哎!二哥,你可不能这样啊?”王伟端着一盘菜走过来,一边放到边上的桌子上一边不忿地说道:“您可得给我做主啊!你是不知道,我在咱老王家现在这地位是直线下降啊!以前总被我欺负的彪子现在我都躲着走。这小子呢,一回来就想出了这个门道,能的他到哪都是夸赞一片,我可就惨了,您可得帮忙想想法子救我脱离苦海啊!”

王伟这家伙那可真是个好演员的料,这几句话说的眼圈都红了,就差声泪俱下了。不过对这家伙儿了解的都到了骨子里的王勇可不会上他的当。

“滚一边去,你还有脸说?以后别说认识我,我都替你丢人,竟然让俩弟弟给压在身下了,你以前的长兄如父的威风那去了?”

王勇这通话立马让王伟如丧考毗,可不是吗?小时候,彪子和王浩怎么可能敢跟自己炸刺,自己说一那绝对他们就得跟着喊一,自己说杀鸡,他俩立马就钻鸡窝里把鸡脖子拧断。当然不排除这俩家伙故意使坏,就是想吃肉了,让自己当替死鬼。

“哎!往事不堪回首,那时候我是绝对的大哥啊!处处都是他们俩的榜样,现在到好,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呀!想我堂堂带头大哥,人送外号恨天无把,恨地无环,神力小霸王,怎么今天竟然落得这般境地。”

王伟夸张的话语和表情引得周围的几桌客人哈哈大笑,还有几个估计跟王伟认识的客人立马开起了他的玩笑。

“呦!咱俩同学十几年,我还真不知道你有这个外号,你不是叫……”右边一桌客人里一人还没说完就被王伟抢先打断。

“吃你的吧,哪那么多话,小心一会噎着!”

“一看这老板就是个评书爱好者。”又有客人开口了。

“这话怎么讲?”立马有客人识趣的搭话道。

“没听过单田芳老师的评书吗?这是《隋唐英雄传》里说那个二傻子李元霸的?”

“二傻子?”

“哈哈哈………”

这边大家正笑的高兴呢。王伟他妈看到王勇过来了,赶忙过来打招呼。

“王勇啊?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晚上回来的,这不睡醒了就听说王老大开了饭店了,生意火的不得了。我这个以前的合伙人这不立马坐不住了,赶紧过来看看啊!”王勇嬉皮笑脸地跟王老大媳妇说道。

“得啦吧,你现在还能看得上这小生意?”以前就跟着王老大没大没小的已经习惯了的大婶丝毫不在意王勇的没礼貌。

“王勇啊!来了就赶紧过来,看看我弄得这鱼怎么回事?”厨房里听到音的王老大开口叫道。

“来啦?笨死了,这么多年了怎么一点长劲都没有啊?”王勇边说边在周围客人傻眼的眼神重进了厨房。

“这谁呀?”

“就是,这也太牛了吧?”

“这你们不认识了吧,告诉你们。记好了,这就是半山的村长,超级蔬菜的发明人。知道人家为什么在这里怎么牛吗?”刚才王伟那个同学得意的说道。

“为什么?”

“就是,说说呗?”

“对,说说,你这桌我包了!”

“告诉您们,听好了,人家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在做鱼方面超过了王老大,也就是这家店的大厨。成为了周围十里八乡公认的做鱼高手。从那时起,就一直和王老大俩人合伙几乎包揽了附近的上档次的红白宴席。”

不理会外面一群人开始讨论起王勇的八卦,王勇进到厨房,就看见王老大满头大汗的忙碌着。看到王勇进来。也不客气直接吩咐道:“赶紧的,别站着看了,快帮把手。把那俩条鱼给做了,人家要清蒸。”

“不是我说你。你说你这里都标明了是农村红白宴席,哪有什么清蒸这一说啊?你直接告诉说没有不就成了?现在好了,麻爪了吧?”王勇说着。这手里就开始处理起鱼来。

“哎!当时我家二小子跟我说要开个专做红白宴席的饭店,我也没想到能火成这样。特别是那些外地的游客,特别喜欢吃。一次,俩次的都还不够,甚至有咱县里市里的天天来这里吃。今这不,人特意请领导来这里吃饭。人领导说是喜欢吃清蒸鱼,可我这手艺,炖鱼还行,清蒸的话,拿不出手啊!”

“行啦,以后啊,干脆直接拒绝,惯得他们这毛病,爱吃不吃。都告诉了是做红白宴席,咱附近村里哪有清蒸鱼的?这不捣乱吗?”

“你以为一般人我搭理他啊?咱村是什么地方?是随便谁都能来撒野的吗?这不是关系到这里了吗?人家特意带了一条十斤的大草鱼过来让我做,那你让我咋说?”

“这有啥说的,一句‘不会做’不就完了。今我要不过来,你这还不得让人给砸了场子啊!”

“不会吧?我们看他们不是这样的人啊?”

“人心隔肚皮,明明知道你这没有这道菜,还非让你做,这不明摆着为难你吗?再说了有拿这么大的草鱼清蒸的吗?”

王勇对于这些人并不仅仅是恶意的揣测,而是通过小光监视了所有的客人之后,立马锁定了那桌非要清蒸鱼的客人。这尼玛有用十斤的草鱼清蒸的吗?明摆着为难人吗?

“那怎么办?”真不知道老实憨厚的王老大这么生出王伟这样的儿子的?难道不是亲生的?想到这里王勇就是一愣!

王勇干脆就将这事交给王伟全权处理。以这家伙死人都能说活的那张嘴估计能摆的平。之后叫来王伟细细吩咐了一遍,这家伙仗着王勇撑腰大模大样的进了雅间。

没一会儿,就从里面出来五六个人,狼狈而逃。明白自己差点被坑了王老大气呼呼地一把将菜刀钉在案板上,半天没说话。(未完待续。。)

ps:江湖险恶,一不留神就会万劫不复啊!

大家是不是给房子投两张月票耍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