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一一七章儿时的记忆(三)冻梨

ps:感谢huayuhuande再次月票打赏,感谢你是我的好书的月票,感谢夜色琥珀的打赏,十分感谢!房子爱死你们啦!

弱弱的问一句,能再给力点不?

王勇媛媛和大伟王静四人在一群小朋友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继续在拥挤的人群里向里挤去,没一会儿就挤出了一身的汗。

“王勇?你们这是来赶集来了?”镇派出所的所长朱伟正带着一个警员在集市上巡查,一眼就发现了自己这个名动全国的老同学,赶紧打招呼。

“老朱啊?你这大所长怎么亲自下来巡查了?”没等王勇招呼大伟就抢先开了口。

“就所里那几个人,哪能闲着啊!你看看这人!本来没并乡之前,这里还有个派出所建制。可是并乡之后,三个乡的派出所合并成了一个,而人员只配备了三个所总人员的一半不到,剩下的都下岗或调走了。”朱伟恨无奈地抱怨道。

“那你不是认识国务院的领导吗?直接打电话反映情况啊!”

“我不想活啦!公开反对国家大政方针。再说,我们所里的人员情况还算是好的,比其他的乡镇派出所那可是多出三个编制。在坚持一段时间,等武警中队进驻就好了。”

听了这话,王勇很是疑惑,这么一个小乡镇怎么还要武警进驻啊?难道是因为二爷?不应该啊!二爷这么多年不也没啥特殊的吗?怎么现在就要进驻武警了?

”怎么回事?这么还要武警进驻啊?”王勇问出心中地疑惑。

“你不知道?”朱伟也是很惊讶于王勇竟然不知道在这事。

“这还不是你那个超级蔬菜!现在名气越来越大,所以国家要抽调一个武警加强大队三百多人进驻咱们这里。过了年就会有一个先遣中队过来打前站。”

“哦!哪知道驻地在哪吗?”

“我接到的通知是在你们村附近的山上,估计不是半山村附近的那几座就是你们附近刘家山那块。这个还要等先遣队过来实际查看之后才能定下来。”

刚说到这,就听见朱伟挂在肩上的对讲机传出一阵呼喊:西边抓住一个小偷,有同伙儿。快来!快来!”

一听这声音,朱伟立马变色。跟王勇他们连招呼都来不及打一个,转身就往西边挤了过去。

前些时候,就是在这个集市上。王勇和大伟不就是遇到了一伙儿带着军刺的盗窃团伙。如果不是王勇本身有真本事制服了他们,一般人遇到没准就危险了。

看到朱伟和他的同事消失在汹涌地人群里,并没有打扰媛媛和王静的兴致。各自拉着男友继续往里走,一点也不怕。

“呀!这是什么呀?”王静诧异地看着眼前这黑乎乎的像是梨或者小苹果的东西问道。

王勇大伟和媛媛听到这都扭头看过来,一看,三个北方人都认识。

媛媛立刻显摆起自己的知识:“这是冻梨,平时是一个个冰疙瘩。吃的时候要放到凉水里化开吃。酸甜酸甜的,可好吃啦!”

“这黑乎乎的会好吃吗?”王静犹自不信,疑惑地问道。

“这有啥好问的,买一点回去尝尝不就知道了。”作为男友的大伟挺身而出开始跟摊主砍价。

看着这黑乎乎难看的很的冻梨。王勇的记忆又被拉回到儿时。

不记得那是哪年的过年期间,二爷离开家里出去了几天。回来的时候是被一辆国产的212小吉普送回来。一个当兵的从车里搬下来两筐这种黑乎乎的冻梨,不过当时王勇可不认识。

其实不仅他不认识,村里的人也有不少人没见过这玩意。大家都瞧得很是新奇,二爷二奶则是很大方的将大部分的冻梨都送给了村里人,仅仅留下不到半筐给家人。

后来吃了一次这种吃法奇特,味道也很独特的冻梨之后,王强,王勇还有王晗那都是喜欢吃得很。因此没少抱怨二爷二奶将本来属于自己的冻梨都送人了。弄得自己都不够吃了。小丫头王晗还因为和王勇抢冻梨哭了一场。

冻梨,东北地区的一种叫法,而不是梨本身的名字。制作冻梨的原料一般都是一种名为花梨和白梨的两种(我们这里卖的据说都是这两种,不过百度了一下也有用别的梨的)。没冻之前什么味道,房子是没见过。

不过本地有一种来自东北的嚼酸梨,这种梨皮厚,口感粗糙。咬一口,要、牙都要倒了。

不过喜欢吃酸的一些对于这种酸梨却是喜爱非常。因为酸梨不仅解腻,还开胃。如果过年的时候吃饭没啥胃口。吃一个酸梨,那包你吃啥都香,当然有个前提你的能吃酸,要不然牙都倒了,吃豆腐也照样不舒服啊!

不过冻梨就没事了,什么人都能吃,即使没长牙的孩子也能抱着啃的香甜。

将硬邦邦的冻梨放到凉水里缓缓,用不了多久,冻梨周围就会结出一圈的冰,这时捏碎那一圈的冰,捏一捏感觉冻梨软和了,那就可以吃了。

剥开冻梨的皮,凑到嘴边,轻轻地吸一口。那味道,有点凉,甚至是冰牙,有点酸,有点甜,还有一粒粒的果肉如同果粒橙饮料一般直入喉咙。

就跟吸果冻似的,一会功夫,一个冻梨就剩下了核还有皮了。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这东西在北方那是及其流行,一到过年不买一点冻梨那就说明你们家里肯定太穷了,连冻梨都买不起。从侧面也说明这东西的价钱很便宜,适合大众消费。

有不少东北人都喜欢在酒后吃一个冻梨,据说可以解酒,还助消化。引得很多好酒之人纷纷尝试,据说很有效果。

而现在这种据说起源于哈尔滨的吃食已经很少有人喜欢吃了,因为现在经济的发展,使得大家不在缺少水果吃。

别说北方的水果了,就是南方的新奇水果也到处都有得买。像桔子,柚子。桂圆,大棚西瓜,香蕉,火龙果,奇异果……各种各样的水果能让你看的烟花缭乱。不过这些东西真心的不便宜,动则五六块钱一斤。

“老公,咱们也买点呗!”媛媛在王勇耳边轻轻地说道。

“你想吃?这玩意就是吃个新鲜,其实也没啥好吃的。”

“买一点呗!少买点!”

“行,买一点!”

可是当媛媛接过老板递过来的朔料袋之后,立刻就将少买点儿的心思忘在脑后。一个劲地往袋里装。一会儿工夫就装了满满的一大袋,看的王勇瘪嘴不已。这还叫一点点啊!

由于今年是个暖冬天气,下雪很少,天气异常的暖和,使得冻梨运到港城这里已经解冻了。一个个黑乎乎的冻梨看不到一点冰碴。一摸都是软乎乎的,剥了皮就能直接吃了,根本不用用凉水泡。

这不,将一大袋的冻梨交到男朋友手里之后,媛媛还不忘拿起一个就剥皮开吃。那边王静也是一样。对这种从来没见过的新奇吃食,大感兴趣。在媛媛的教导下,剥皮,轻吸。然后满足地长出一口。还不忘夸一声:

“真好吃,又凉,又酸,又甜!”

这俩丫头就跟小孩子一样。一会儿就从男朋友提着的袋子里掏出一个冻梨。剥开皮就吃,不知不觉地就一人吃了五六个,还是吃不够的想要继续吃。慌得王勇和大伟赶紧劝住各自的媳妇儿。

这东西吃个一个两个的挺好。吃多了可就不那么好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种酸味的水果,虽然不会太酸,加上冻得冰凉冰凉的,可是吃多了可不仅仅会倒牙的,那冰凉的感觉会让你整个肠胃都感到凉飕飕的,很是难受。

“王勇?大伟?你们这是带着媳妇赶集啊?”

王勇一看是村里的刘建强,算起来跟王勇是一辈的,虽然人家都已经五十多了。可按辈分自己却应该叫他大哥,不过这个大哥比自己可是大多了,人家的孙子都五六岁了。

“大哥,你这也是赶集来了?都买了点啥东西?”说完,王勇一点也不认生的就去翻人家手里提的小箩(就是篮子的本地叫法)

“没买啥,就是买条大鱼,等我孙子过来的时候吃,我孙子喜欢吃鱼。另外再买点水果什么的过年招待客人。我看你们这是买的冻梨?多钱一斤?好久没吃过了,我也去买点。”

“嗯,买点尝尝鲜也不错。我刚在前面买的,四块五钱一斤。还有小点的三块五,不过我看着太小,没肉,还是买大个的好吃。”

“嗯!对,咱也不差这点钱不是。我也去买点给孙子尝尝鲜,他还没吃过这玩意呢!”刘建强颇为意动地说道。

自己的小孙子从小就跟着他爸妈在城市里生活,这冻梨这玩意连自己都好几年没吃过了,更别说小孙子了,正好买点给回村过年的小家伙尝尝鲜也不错。

告别老大哥,王勇四人继续深入人民群众中去,那绝对的肩并肩,心连着心啊!就是苦了王勇和大伟两个拎包壮汉了,累的胳膊酸麻的厉害。

王勇一手拎着一大袋子十斤多的冻梨,另一只手里拿着因为要品尝冻梨而暂时交到自己手中保管的两串糖葫芦。

一边拎着沉重的东西一边还要照顾自己女友,本来作为一个好厨师臂力很好的大伟早就开始嚷嚷先把东西送回车里再回来接着逛,不过被二女和王勇三票否决了。

王勇不停地提提手里那袋子冻梨,向大伟展示一下自己的臂力。那意思哥们就是不送回去,这点东西哥们跟空手一样。

大伟知道这是王勇**裸地报复,干脆不理他。自顾的跟在王静的屁股跟后诉苦,最终烦的王静不得不同意他先将东西送回车里。

在大伟贼眉鼠眼地像王勇示意自己脱离苦海之时,没想到王勇竟然无耻地将自己手上的那袋子十多斤的冻梨交到他手上,还正八经儿的说是反正你也是跑一趟,那就连我这袋一块送回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