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一九五章烧包的干爹

上午十点半,载着干爹还有他的老同事们的劳斯莱斯平稳地驶入村口停车场。

“到了吗?”

一个满头银发,满脸皱纹,戴着一副眼镜的老人下车后很是诧异地看着四周密密麻麻的车辆。这还是农村吗?

“这里是村口停车场,外来的车是不允许进村的,都要停在这里。走吧,进了村子先带你们去看看村里的生态餐厅,保管让你们大吃一惊!”

一身黑色西服,头发也染黑了,显得年轻了不少的曹伟,满脸笑容地给老同事们介绍道。

从这辆车里下来的只有包括曹伟在内的三位老人,而不是说好的五个人。王勇疑惑的走向干爹,曹伟也看到了王勇,扭头跟俩个老同事笑着说了些什么,三人就一块迎着王勇过来了,后面跟着七八个年轻人,应该是那俩位老人的陪同人员吧!

不对!俩个与其他人明显不同的彪悍的年轻人出现在王勇的视线里。西服,墨镜,彪悍,黑超特警?恩,对了,这应该是保镖吧?只是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物的保镖?

神念一动,扫过俩人,立刻让王勇吓了一跳。他们身上竟然有枪?还不止一把!当一个小本本被扫出来之后,王勇心底的疑问和担心马上就烟消云散了。

废话,人家可是大内保镖,来头不是一般的大啊!带几把手枪算个屁啊!

曹伟和俩个老同事一起走到王勇身前,却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的那俩个保镖,眼睛随着他们的身影移动着。

知道自己这个干儿子很不一般,肯定是发现了这俩人的不同了。想到这里,干爹很牛气地喊道:“小张,小李,过来,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听到曹伟的喊声,本来在旁边很隐蔽地执行保卫任务的俩人,很是迅速地就靠了过来。这个过程中仍然很是警惕地打量着四周来来往往的游人们。

“别瞎看了,在这里是我儿子的地盘,没人敢在在这里捣乱。待会儿,咱们再往前走一点就可以看到,村口还有一个武警设立的检查站,村里更是二十四小时的有武警全副武装的巡逻!治安好的很!”

听着干爹手舞足蹈地给小张小李俩个保镖介绍村里的警戒保卫情况,实际上却是眼光不停地看向自己的俩个老同事。那意思很明显:羡慕嫉妒恨吧你们!

惹得那俩位老人对曹伟怒目而视,曹伟是毫不在乎。继续给小张、小李说道:“这就是王勇,你们应该改知道他吧!”

ag亚游客服|HOME曹伟话音刚落就看见自己这俩个保镖身子一震,然后立刻就立正给王勇敬了一个军礼。王勇回礼,然后说道:“行了,在村里你们不用那么紧张,这样吧,以后只要是我干爹在村里,就不用你们保护了。你们可以在这段时间去探亲访友,只是事先跟我或者我干爹打个招呼就行。”

这回这俩人没有任何犹豫。很是干脆地回答道:“是!”

这一幕被曹伟的俩个老同事,还有他们的那几个陪同人员都看在眼里。不由得对眼前这个看上去很是不起眼的小村长刮目相看。

来的时候他们就知道了小张、小李的身份,那可是大内保镖。据说每个人都身怀绝技,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当然。还有一个让所有人都从内心深处对这些人感到好奇,恐惧的原因,那就是据说这群人有着传说中的杀人执照。

乖乖,那可是个大杀器啊!一句你威胁到了首长的人身安全。就可以一枪打的你脑袋开花,时候还不会有任何的责任,这可都是惹不起的主啊!

可是就是这样的主。现在就在他们眼前竟然向曹叔的干儿子,那个全国闻名的小村长敬礼问好!不用说什么也知道,这个小村长肯定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啊!绝对不仅仅是表面上这些身份,只是不知道暗地里的身份是什么?

“王勇,来我给你介绍介绍,这是你刘叔,郑叔,都是我的老同事了。”

“刘叔好,郑叔好,欢迎你们来到半山村!我代表半山村的……”

王勇话还没说完,就被郑叔给回收打断了。

“别学那些官场的人,就知道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来点实际的就行!”

“就是,小小年纪怎么就好的不学,怎么着,想用这些场面话打发我们啊?”刘叔也在一旁挤眉弄眼的说道,明显是要看王勇的笑话。

对于这俩个老顽童一般的叔叔,王勇无奈一笑,赶紧岔开话题。

“那好吧!两位叔叔,这边看。你们看看这从草和别的草有什么不同吗?”

王勇指着不远处村口那丛已经被一圈的铁艺栅栏围起来的冬天也不枯萎的进化变异草,他知道这俩位肯定也是和干爹一样的技术干部,对于自己不了解的东西或者技术一定会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的。

果不其然,刚开始俩人并没有在意,不过是一丛草罢了,能有什么特殊的。可是等走到近前,仔细看了一会之后,俩人都很是疑惑地的对视一眼。

他们发现,这从草似乎和自己知道的所有的草都不同。叶片窄窄的,也不是很长,却挺直地直刺苍穹,犹如一把把利剑一般,骄傲的挺直了脊梁。

刘叔还试着用手拔了一下,可是让他意外的是并没能将这从草从地里拔起来。经验丰富的他立刻就知道了,这种不知名的草的根系一定很发达。

“哈哈哈哈。”曹伟看到老刘竟然蹲下身子想要把起眼前的这从草,忍不住大笑起来。

“老刘,加把劲儿,争取把这草给拔出来,中午我就请你吃大餐。”

听到曹伟这么说,对曹伟很是了解的老刘很干脆的起身。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服输,真的再继续拔的话,就肯定中了这个老混蛋的算计了。

“怎么样?我说我这村里好东西多吧?你们还不信!这回傻眼了吧?”曹伟很是骄傲地向着俩个老同事开口说道。

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槽位的冷嘲热讽了。对眼前这株奇怪的小草已经有了很大的好奇心的俩人纷纷问道:

“这是什么草?我怎么没印象啊?”

“是啊!倒是和北方常见的野草很像,但绝对不是一种草。”

“哼!也有你们不知道的?不知道是谁刚刚在车上还大言不惭地说‘你们那个小村子能有什么好东西啊?’”

“别告诉我你也不认识?”

“就是。不会是偶然发现的一株变异草吧?”

“对啊!老刘还是你聪明,肯定是这么回事。这就是一株变异的野草。”

“你那个眼睛看的这是普通的野草了?真是的,这么大岁数白活了!以后别说和我是同事啊!我曹伟丢不起这个人。”

“好你个老曹,你还来劲儿了。那好,你说这是什么草?你要是说不出个三六五来,别怪我们哥俩不客气了啊!”

“对,你说。”

曹伟看着气急败坏地俩个老友,一点也不着急,眼睛的余光看到了正在村口和一帮小伙伴打闹的明明。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明明。到爷爷这来。”

明明听到有人叫自己,扭头一看,原来是曹爷爷。马上就撒开小腿,留下一群小伙伴儿,奔着这边就跑过来了。他那帮小伙伴一看,也跟着就跑了过来。那场面就像是一匹马王带着自己的马群一起在驰骋嬉闹一般。

“爷爷”

“爷爷”

“曹爷爷”

“太爷爷”

孩子们七嘴八舌地叫着各不相同的称呼,将曹伟围在中间。曹伟笑的脸上都跟开花了似地,摸摸这个,说说这个。

这帮小家伙儿平时到王勇的果园或者到村里遇到这位曹爷爷。总会从他手里得到几颗好吃的糖果,没见过的水果,来自外地的点心,或者是很好玩的小玩具。所以。只要一见到曹爷爷,就意味着肯定是有好吃的的或者好玩的了。

而此时,曹伟则是很得意地看了一眼俩个老同事。那那意思,怎样?我受欢迎吧?

刘叔白了他一眼。用眼神示意,他还没说那到底是什么草呢?不过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来,刘叔对于曹伟这么受孩子们的欢迎很是羡慕。

人老了。都喜欢孩子。不仅仅是因为传统的传宗接代思想,也因为他们未完的事业,曾经的遗恨,都要寄希望于这些孩子们将来去帮自己一一实现。

“明明,你告诉这个老东西,这是什么草?”

明明想都没想就开口说道:“哪有什么奖品吗?”

“你个小机灵鬼!小李,去把那个飞机拿过来。”

这话一出口,立刻,所有的孩子都用眼睛盯着小李,看着他走到一辆汽车旁,打开后备箱,拿出一个洗脸盆大的直升飞机模型。小家伙们立刻就俩眼发光的望着那个大飞机,眨都不眨一下。

明明也同样是俩眼发光,不过这小家伙儿心眼多。看了几眼立刻就说道:“爷爷,这是冬青草,在冬天仍然是绿的。伯伯说他的生命力很顽强,再冷的天也不会冻死的。明明说的对不对?”

明明抬着小脑袋一脸希望地看着曹伟,等着他的评价。

“恩,明明真聪明。比某些白长了那么大岁数的人强多了!”

“是啊,是啊!明明很厉害的!”小家伙儿挺着胸脯自豪地说道。之后还鄙视地看了一眼老刘和老郑。

被一个小娃娃给鄙视了,这让老刘和老郑的老脸顿时就红得发烫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