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二百一十章没事找事

王勇听王刚说干爹去餐厅指挥种植从南方运来的那些花卉,二话不说,扭头就走。他想去餐厅看看,这批花都有什么品种,想要弄一部分移栽进小世界里。

出了客厅到了院里,王倩还在和二奶撒娇,和吊主争宠呢。吊主这家伙儿依旧低着小脑袋,不时地很不屑地瞥一眼王倩。对于她这种争不过就找大人帮忙的行为,吊主作为一只骄傲的八哥,那是深深地看不起和不屑一顾的。

这混蛋鸟却忘记了,明明是它自己首先找的外援寻求庇护,不过人家是鸟吗,又不是人,是不能在此行列里的。吊主心里暗自给自己的行为找了一个借口,立刻眼中不屑的眼神更加的明显了。

王勇看着闹成一团的两人一鸟,头疼的拍拍脑门,紧走几步就出了家门,眼不见心不烦,由着他们闹去吧。

也没开车,就迈着两条腿,开动11路,一边看着路边一片片的油碟和苦麻开出的黄色或白色的小花,还有随处可见的蒲公英,叫不上名字的小野花,伴着不远处小河哗哗地流水声,一边想着花卉的事往生态餐厅走去。

走着走着,王勇忽然觉得自己作为一村之长,半山农业公司的董事长,绝世闻名的大科学家,还是个神医,是不是太闲了点?是不是应该给自己找点事干?要不自己这么大好青年总是这么闲呆着,也不是个事啊!

咱可是个农民!虽然是新时期的有着城市户口的新农民,那也是农民啊!咱华夏的农民可是被公认最勤劳的一个群体,自己怎么的也要让自己看起来想那么回事吧?

ag亚游客服|HOME想想从回到家里立志扎根农村开始,除了最初自己还干了点活,从过完年之后,自己好像,大概,也许下过一次地吧?想到这里王勇有些汗颜地擦擦脑门上并不存在的汗水。太失败了!这要不是自己挣了些钱,估计就该被人看成二流子了。

恩,必须找点事干!王勇暗自下定决心。虽然自己有了对象,可还没结婚呢?可不能给自己弄一个好吃懒做的名声。

其实这也就是他心血来潮,闲得没事找事。凭借他今天所取得的成绩,别说村里人,全世界知道他的人,有谁还当他是个小农民啊?

超级蔬菜,黄金蛋,神草。这是一个小农民能弄得出来吗?就是世界上那些名气甚大的大科学家们不也是对他佩服不已吗?更何况他的神医之名已经穿了出去,只是还没有人上门求助而已。

这就跟某些富二代一样,不用为钱发愁了,整天吃喝玩乐,但他也有闲的难受的时候,想要做点什么事来打发时间不是?王勇就是这个状态,其它的那都是想要给自己找个理由罢了。

心里琢磨摸着要干点啥的王勇,不知不觉就到了生态餐厅了。不断地和认识不认识的人不停地打着招呼,脸都笑僵了。王勇不禁想到自己要找点事干的想法是不是想错了。这是不是自己没事找事啊?

等他到了还没有对外开放的生态花园区,干爹正带着几个人忙活着栽种各种各样的花卉。干爹手下这些人,其中有三个是从京城招来的农业相关专业的大学生,剩下的都是村里的年轻人。

“干爹。我回来了。”

王勇这一出声,原本全身心地都投入到种花大业之中的这几个人,才发觉这里多了一个人。再一看,这不是大老板王董事长吗?于是干爹手下这帮年轻人立刻就开始打趣这个没什么脾气很好相处的年轻大老板。

“哎呦喂!这不是咱们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老板吗?”

“是吗?这就是咱们的大老板啊?我来咱这儿也有半年了。还没见过大老板呢?”

“别说你了,我从这餐厅开始盖的时候就来了,总共也就见过咱这大(加重。提高音量)老板两次。其中一次是来叫曹老师吃饭。”

“那另一次呢?”

“另一次啊!另一次还是叫曹老师吃饭。”

“成了吧,别说你们了,就是我们这些村里人都经常见不到二哥的面。要不是他和小时候长的没太大变化,估计连我们见了面都认不出他了。”

“我们这个二哥,按现在流行的话说那就是个宅男,纯的!纯的不能再纯了!”

王勇一时间大囧,这帮混蛋玩意,竟然敢拿自己开涮,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还真以为我王大村长好欺负啊!眼珠一转,脸一板,就想吓唬一下这帮不给自己面子的家伙儿。

还没等他开口呢,那边干爹就发话了。

“呵呵,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了,再说人家说得可都是实话。”

呃!王勇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很是不忿地看着干爹一句话不说。有您这么当爹的吗?这胳膊肘怎么往外拐啊!

“好啦,别生气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家。”

王勇语气生硬地来了这么一句,表示自己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王倩呢?跟你回来了还是留在京城了?”

“回来了,正跟吊主闹呢。”

“胖子一家也跟着回来了?”

“回来了。”

“孩子没事了吧?”

“没事了。”

“哦!那就好。行了,这没你的事了,该干啥干啥去吧。”

“我!”

王勇顿时气结。我这还想着找点事干,这可好,直接连说都没说呢,就直接被赶出来了。想找点事干就这么难呢?

“对,赶紧走吧,省的在这耽误我们干活。”

“就是,你一来这么一会儿,我们至少可以多栽两颗花。”

“恩,这活儿你也干不了,还是赶紧走吧,省的给我们添乱。”

“二哥,别听他们瞎说,以后常来啊!省的将来长时间不见,我们都忘了你长什么样了?”

“哈哈哈哈……”

在在这帮无良人员的笑话(嘲笑)下,王勇悲愤地转身就走。

哼!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还就不信了,想我堂堂一村之长,世界级的大土豪,还找不到个事干吗?

王勇怒气冲冲地沿着最近的出口通道往外走,一路上低着脑袋,暗恨不已。你们给我等着,胆子都很肥呀!连我都敢调笑。看来我不做大哥很多年,江湖上关于我的传说似乎已经被人遗忘了。

这次老子就要让你们知道,惹了我,以后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想到他们被自己整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样子,王勇嘴角就浮起一抹笑容,这心里立马就高兴了。

看来这阿q精神也不是那么没用吗?你看这多管事啊!省时,省力,省钱,啥都省,真正的绿色无污染,超级环保产品啊!

“王勇?”

王勇听到一个熟悉地声音,立刻抬起头,一看,这不是大伯吗?看看这家伙儿,一身的西服,打着领带,白衬衣黑皮鞋。一打扮,还挺像那么回事,这是老树发新芽吗?

“大伯,你这是要干什么去啊?要不我帮你去吧?”

“你帮我去?”

“是啊!我这不是闲着也是闲着吗,再说您是长辈,这么大岁数了我帮着您干点那也是应该的不是。”

大伯听了王勇的话,脸上表情很复杂。非要形容的话,那就是好像憋着一泡屎,在急等着上厕所呢。

“你不会是闲得难受,没事找事吧?该干啥干啥去,捣什么乱啊你!”

我去!王勇真心地被大伯的话给伤了。我这么一个国际级的大人物,国家元首见了那都得要和和气气的,没想到却在自己的地盘接连的被瞧不起,这做人也太失败了吧!不行,不能这样,要反击,要给自己正名啊。

“大伯,你这也太瞧不起我了吧?怎么说我也是个名人,大老板,大科学家,大神医好不好?怎么能说我是捣乱呢?”

大伯说了一句话,王勇立刻掩面而去,落荒而逃。

“我去拉屎,你也帮我去啊!”

杯具啊!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王勇掩面而逃,脚步踉跄。恨不得一眨眼就消失在这个让他尴尬无比,臊的脸发烫的地方。啥也不说了,赶紧奔着村外酒厂工地抬脚就走,想要找干妈寻求安慰去。

“等会儿,我还有事呢。”

听到大伯的声音,王勇停住了刚迈出去几步的脚,扭头不解地望着大伯。

“是这样,明天,建学校的施工队要入住了,那老板跟我打听咱村里有没有谁家买钩机,掘土机,吊车的。说是一个欠他一百多万的老板破产了,没钱还账,手里有几辆工程车,让他帮忙给卖了,然后就用这钱还账。”

“他自己就是做这行的,为什么不自己留下?难道有什么猫腻?”

“行了,你也别瞎琢磨了。人家自己手里的机器够用,干吗还要留下这些一台几十万甚至一百多万的大家伙啊!要是找不活,白养着不花钱啊!”

王勇一想也是这么回事,最起码的他知道开这种车的司机那都是特种行业,正规的都得要有特种行业操作证的。一个月工资就得给个大几千,不过要是能揽到活,正的更多,那是论小时收费的,贵得很哩!

“买了,几百万的事,还以为多大个事呢。您告诉他让他把咱的活干好,这几台工程车的事,你就这么跟他说: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