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二百一十六章风停雨来

昨天,王勇本来打算让王伟和自己一块把媛媛的甲壳虫送到她家里,还没出村呢,正好碰到了来村里找老李商量事情的旅行社的杨经理。

这位得知半山村因为要有几个大工程同时施工,不得不封村半年的时候,倒是很通情达理的没说什么。过来一趟也是实地查看一下半山村的新项目是否能开发为新的景点,为将来早作打算。同时也是村里请他过来,以一个专业人士的眼光给提点意见建议。

他们一行三个人,都会开车,正好就让他们回去的时候,把车给媛媛开回去了。当然,车里少不了还放了几袋子村里的超级蔬菜等特产。

王勇的懒惰惹得家里人批判了半天,还在众人的监督下给老丈人,丈母娘打了一个电话道歉说明情况,得到二老的原谅之后,这才被众人放过。

正当几个人心不在焉地看电视,聊天,焦急地等待着在外学习了一个多月的媛媛的时候,干妈的手机响了,吓了正各自想着心事的三个人一大跳。

干妈长出了一口气之后,才拿起手机,这一看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亲家啊?我还正琢磨着是不是给你打个电话问问呢?媛媛这孩子出来了吗?”

“我就是跟你说这事呢?先前不是说今天过去吗?可是你看这风刮得,这丫头开车可是个新手,我怕她在路上在出什么事?所以就让她明天再去,可这丫头说是已经和你说好了,不去不好,这不,正和我生气呢?”

“哎呦!你不说我还真忘了!可不是怎的。今天这风刮得可是不小,能见度也不高,媛媛是新手,还真不能让她开车过来。”

“谁说不是?我看她之一要去。就说你干脆做班车吧,怎么也比她自己开车让咱们放心的多不是?可这丫头还非要自己开车去!当初你就不该给她买这车,回来之后对那车比对我还亲,家都没进,就把车开出去一个多小时才回来。”

丈母娘说这话的时候,那是醋意十足啊!看来媛媛这丫头对那辆甲壳虫很满意啊!。。

“呵呵,都这样。新鲜一阵就够了,孩子高兴就好。”

“哎呀!你这当婆婆的怎么比我这当妈的还宠着她呀?我说这丫头怎么刚回来就一门心思想去你那里呢?我还以为是和王勇小两口老长时间没见面,想了呢?听你这一说,感情还是想你这个总是宠着她的婆婆了。”

干妈和丈母娘两个女人这一聊起来就没完没了了。干爹一听儿媳妇来不了了。二话不说起身就出了门,又去生态餐厅了。

王勇呢?在干妈的电话刚响起的时候,他这手机的短信也过来了。不用说,媛媛来的。这丫头一个劲儿的抱怨丈母娘和老丈人合伙欺负她,不相信她,伤心了!

王勇心说,别说他们,自己也不放心你一个人,在今天这个天气开车出来啊!正好丈母娘抢先开口阻止了。那不省的自己说,惹得你不高兴好吗?

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和自己说说,短信里那还是要好好安慰一下,让她体谅一下父母的苦心。好说歹说。才让媳妇喜笑颜开,约定明天上午再过来之后,两人才依依不舍地结束了短信传情。

看到干妈和丈母娘还在热烈的聊着越来越严重的污染问题,王勇很无奈地学着干爹溜之大吉。来到自己的卧室里。

外面的风依旧在呼啸着,吹得窗户“呼呼”直响。整个天空阴沉沉的更厉害了,厚厚的云层压的很低。真实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闲着没事,王勇躺在床上琢磨起村里的一些事。还没半个小时,就眼一闭,睡着了!真实心宽体胖能吃能睡啊!

等王勇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空已经全黑了。打开床头灯,看向窗外,似乎风已经停了,再没有听到白天那鬼哭狼嚎地呼呼的风声,整个世界似乎瞬间就静了下来。

突然,王勇听到了一阵拍打窗户的“啪啪”的声音。脑海里瞬间就想起一个声音:是谁在敲打我的窗?然后马上就明白了,这是下雨了!

来到窗前,窗户玻璃上那点点雨点拍打的痕迹清晰可见,一颗颗豆大的雨点借助微风的帮助,不时地开始敲打着窗户,发出啪啪的响声。

没有闪电,没有打雷,没有狂风,这雨就这么突如其来的落下来了。很快雨势就变大了,一颗颗雨点连成了一条条水线从空中洒落下来。不一会儿功夫,房檐下就开始滴滴答答地往下滴水了。紧接着就又变成了一道小瀑布,顺势而下,很是有气势。

仔细一看才发现外面的风并没有彻底地停住,而是小了很多,也温柔了很多,仿佛被驯服了的野马,温顺,安静。

只是不时的有那么一阵调皮的风娃子,吹起一片雨水,浇在窗户上。本地说法这叫潲(shao)雨,意思是雨水被风吹进屋里。所以这个时候,一定要吧门窗关紧,省的被雨淋了屋里的东西。

这雨下得好啊!真是应了那句诗: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呃!好像不对,这可不是无声的,没听见那雨点打在窗户上啪啪直响吗?

王勇卧室的门被推开了,干妈穿着一身家居服出现在门后。

“你醒啦!饿不饿?起来吃点东西,妈给你留了饭了。村里的工作不要太操心了,你看这两天跑的,都累瘦了。”

王勇无语了!这话要是让大伟和老李听见,那肯定是眼泪汪汪啊!然后指着王勇的鼻子一顿霹雳火炮的狠批。他要是真操心也行,可是这家伙整天的连人都看不见,他操的什么心呐?还累瘦了?丫的不长二斤膘都跟他姓了!

“哦,啥饭呐?”

“煮的面条,西红柿鸡蛋卤,特意加了糖的。你干爹看你睡得香甜就没让叫你,我们刚吃完,你那份还给你在桌上放着呢!赶紧起来吃点再睡。”

王勇穿上鞋。来到客厅,饭桌还没收呢,上面摆着一小盆西红柿鸡蛋卤,还有半小盆焯面(注意,不时炒面,这事本地的叫法,其实就是白水煮挂面。),另外中午剩下的烧茄子,还有海带豆腐丝也摆在桌子上。

王勇坐到桌前,还没等他开吃呢。干妈忽然拦住了他伸向烧茄子的筷子。

“都凉了,别吃了闹肚子,干妈给你热热再吃。”

说完也不等王勇说什么,就端起烧茄子和西红柿鸡蛋卤去了厨房。幸好那时装修厨房的时候,就在厨房和客厅弄了一个铝合金的门窗走廊给连了起来,所以外面的雨虽然下的不小,倒是不用担心干妈会淋着了。

没用五分钟,干妈重新端着两盘热好的菜回来了。放到王勇近前,微笑着看王勇狼吞虎咽地的大口吃着面条。

“慢点吃。别着急,不够吃干妈再给你去下点面条。”

王勇艰难地咽下嘴里的面条,这才说道:“不用了,够吃了。这些要是都吃完了。估计我这肚子都得撑圆了不可。”

娘俩谁都不说话了,一个吃,一个看着,屋里除了王勇秃噜面条的声音之外。就只能听到外面噼里啪啦的雨点敲击门窗地面的声音了。

看着王勇狼吞虎咽地吃完了所有的面条,刘慧满面笑容的开始收拾起桌子。王勇正想帮着干妈一块收拾的时候,兜里睡觉前被调成震动的手机嗡嗡的动了起来。

拿出手机一瞧。是胖子。都这个时间了,这家伙儿给自己打什么电话啊?

“喂?胖子,这个点给我打电话,有嘛事?”

“好事!”

胖子的声音里充满了兴奋和喜悦,似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和王勇分享一般,不等他再次发问,就主动地说起来。

“那个副院长和他那个小情人被抓起来了!证据确凿,无可抵赖!我听我朋友说两人都要受到严惩,目前已经被开除公职,移交司法机关准备起诉了。”

“哦?还真是好事,这种人就该让他进去好好反省一下。”

“呵呵,医院方面下午也过来了一个代理的院长,说是要承担孩子的治疗费用,同时给每个家庭二十万的精神损失费,那态度叫一个诚恳啊!你是没看见,哥们高兴啊!”

“呵呵,这中央都派下来调查组了,他们敢不好好表现吗?要是你们这几家人在调查组面前给他们上点眼药,那估计连县里的大头头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那倒是!对了,那三家都跟我说想要好好谢谢你呢!说是要带着全家到半山村亲自给你送锦旗,还有药钱。”

“别,可别那么麻烦。你就跟他们说,我不喜欢别人打扰,我也不缺钱,千万不要让他们过来!”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得这么说。放心吧,我跟他们都说了,你这人喜欢装逼,装低调,劝了老半天总算是让他们打消了这个念头。”

“靠!早说啊!你这吓我一身汗。”

又说了几句,实在受不了这家伙儿的啰嗦,王勇就以下雨天不要打电话,以防被雷劈的强大理由强行挂断了电话。

打完电话,和收拾完桌子的干妈说了一声,王勇又回到自己的卧室。看看手机,已经八点多了。望着窗外依旧下的稀里哗啦的春雨,王勇微微一笑。

这个社会,没有谁能一手遮天,比如那个以为有个副县长亲家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副院长。估计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是栽在几个农民,泥腿子手里。

听胖子说,调查组一到县里,立刻就收到了数不清的举报信,甚至很多都是实名举报。当天这老色鬼和他那个相好的小三就被调查组传讯了。接着,他那个靠山副县长也被双规,之后很快就传来消息,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一场大雨不仅洗净了天空中的尘埃,也将地面上的污垢冲洗一清。

真是一场好雨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