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三百二十九章婚宴开始了

早上八点,王伟还有一帮要跟去迎亲的亲戚,包括作为押车过去的王浩,上了婚车,去接媳妇去了,王勇和大伟也开始认真的忙活起来。

大伟人家那是正八经的大厨,虽然平时那都是做小炒的,可并不意味着人家没做过大锅菜。用他的话说就是咱好歹也做了半年的员工餐,那锅的个头也不比这个也小多少。

王勇更不用说了,人家可是十来岁就跟着王老大走南闯北,吃遍四方,啊!不对,是在周边十里八村都做过婚宴,并且广受好评的。

这不,许多过来上礼的长辈,不管是本村的还是外村的,都是很缅怀地吧嗒着嘴说是要好好尝尝这重出江湖的少年大厨的手艺。

有年轻的不知道这个典故的,一打听,感情人家王勇还有过这么一段风光的少年时期。纷纷打趣中午要好好尝尝王勇这个大富豪的手艺。

上午十点半,随着一阵阵的鞭炮声,王伟抱着一身洁白婚纱的新娘子历经磨难终于进了家门。然后等候在一旁的跟着凑热闹的王倩立刻就开始给屋里挂新门帘子,这也是本地风俗,具体什么含义,王勇就不清楚了。

接下来就是在婚庆公司的主持人的支持下进行结婚典礼。这玩意也是新兴起没几年,大路上都是一个样,热闹了一阵,娘家亲戚上桌,立刻就有喜糖瓜子花生端上,茶水摆上来了。

到了十一点半,把瓜子花生盘子一撤,换上了四色糕点,这意味着马上要开饭了。点心上来,大人都是象征性的吃了一点。只有几个孩子把着把装有自己喜欢的美食的盘子搂在怀里一顿狠吃。惹得父母亲戚纷纷劝说,马上就要吃饭了。可不能光吃这玩意给吃饱了。

话说人家半山村可是以超级蔬菜出名的,今天这个日子,肯定少不了。怎么的也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尝尝这菜是不是有传闻中那么好吃。

没等多久,第一道凉菜就上来了。重新过油炸透的炸钱子,没有人不喜欢吃这东西。虽然是油炸的,不过控过油之后再加上了白糖一起吃,却毫无油腻之感,让人吃了一个还想吃第二个。那种香酥嫩滑的混合口感,让人一吃就欲罢不能。

特别是孩子们,一看盘子里要空了。干脆上手将盘子拉到自己跟前,准备一人独享。孩子父母立刻装着训斥几句,陪娘家亲戚吃饭的陪客立刻站出来劝说,孩子想吃就吃呗,一会儿再让他们给上一盘!

当然。没人会拉下脸再去要一盘。不过也不用遗憾,接下来的几道凉菜。除了栗子枣罐头那是买的现成的。讨个口彩之外,其它的几个凉菜那都是让客人吃的大呼过瘾,很快就一抢而光了,真正的实践了一把“光盘”行动。

话说前十几年还可能见到这种情景,但近些年大家生活条件都好了,根本不缺吃穿。所以每次遇到宴席。经常会碰到一盘菜怎么端上来就怎么端下去的情况,至于像今天这样,上一盘光一盘的情况绝对是独一份。

这情况可是把王老大给乐坏了!今儿真是涨脸啊!不愧是大师级的人物啊!这随便露一手就让人吃的欲罢不能,涨脸啊!

没错。今天这些凉菜的调料都是张叔调配的,配上从王勇大棚那里弄来的新鲜的葱姜蒜辣椒等调味,不用多说,看看那一个个干干净净的空盘子就知道了。

接下来的热炒,让大伟也着实的风光了一回。据说好几个外村人,包括新娘那边的娘家亲戚都打听这菜是谁炒的,等自己办宴席的时候一定也请他。

ag亚游客服|HOME结果本村人就一脸自豪地告诉他们,这是我们村里的大厨师,人家可是真正的大厨师,有证的,可不是王老大这种野路子能比的。那是在大城市里大酒店当过大厨的。现在就在村里餐厅当大厨,这次可是王老大面子大,人家才出手操持的,一般人像咱们这样的,要是没这次机会估计一辈子也吃不到一回人家做的菜。

一帮人听说原来人家来头这么大,再也不提请人去帮自己操持宴席的事了。不说这能不能请到人家,就是请到了,难道也跟村里厨子一样给个二三百块钱,几盒烟就打发了?请不起啊!

等到王勇亲自上手的六大碗上桌,立刻就在食客中间引起一股骚动。很快大家都知道了,这六个大菜都是半山村的村长,这一片的首富,还是神医的王勇做的。这能吃到王勇这个大能人做的菜,许多人本来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也重新拿起筷子,又开动了。

这一吃就停不下嘴了,炖的软烂的烩肉,肘子,看起来就让人感到一阵油腻。可是当试着夹一块放进嘴里之后,所有人都不由得眼睛一亮。脑海里挺尸浮现一个成语:入口即化。

炖的太软烂了,轻轻一抿,那肥肉部分就化了。瘦肉部分也没有任何柴的感觉,十分的好吃,不像在别处吃的,吃完了就得找牙签去剔牙去了。

而且吃进嘴之后立刻就能感觉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油腻。秘密很简单,要知道这可是从昨天开始就炖煮了大半天的,今天早起又开始烧火继续小伙慢炖了半天,把肉里的脂肪都已经给炖出来了,几乎把肉都炖化了,能不好吃吗?

接下来就的说那条鱼了,这可是王勇以前最拿的出手的招牌菜。不少老人就等着这道菜呢。第一时间就很有经验地一边招呼大家吃鱼,一边自顾自的抢先下手,夹上一筷子到自己碗里慢慢品尝。

这鱼可不仅仅是王勇以前的秘制手法了,而是经过了大厨师张叔的改进,加入了许多新的调料,又用大铁锅文火炖制了俩个多小时。换一个人,恐怕只能喝鱼汤了,而王勇做出来的鱼不仅没碎没腥味,吃起来更是将鱼肉鲜香的口感发挥到了极致。

所以一条鱼从上桌。没用两分钟就只剩下骨头了。连盘子里的鱼汤都被人弄到碗里拌米饭吃了,甚至还有人跑到其他桌子上去抢人家的鱼吃,惹来一阵怒斥。

“哎!还是王小二做的鱼吃着舒服啊!”

“就是,这一晃都多少年没吃到王小二的鱼了?有十多年了吧?”

“可不是怎么的,好像从他家里出事之后,就再也没吃过了。”

几位年纪大一些的中年大叔们的谈话让旁边的一桌小年轻很是疑惑,年轻人没那么多想法,有了问题立刻就问了出来。

“王小二?难道是二哥在江湖中的匪号吗?怎么起了这么个名字?”

“呵呵,王小二就是王勇。当时他不是一直跟着王老大走村窜户的做宴席吗?大家熟悉之后,就把他跟王老大排一起了。而且他当时年纪小,所以大家就叫他王小二了。”

一个五十多岁的外村老人笑着给一帮好奇的小年轻解释了一句。旁边另一位老人明显刚从品尝了美味鱼肉的满足中清醒过来,听了老伙计的话,也插了一嘴。

“呵呵,你们现在年轻人不是都追星吗?我们那时候可都算得上是王小二的粉丝。是这么说吧?”

一旁年轻人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虽然都多少知道一点当时二哥和王老大组合做婚宴很牛叉。可是这连粉丝都出了。也太夸张了吧!

似乎知道这些年轻人不相信自己所说的,那位老人接着说道:“要知道,当时可是有好多人只要一听到有王老大和王小二做的宴席,那都是不管认识不认识的,哪怕跑上十几里路,也要过来凑个份子。上份礼,就为了能吃上这口鱼!”

“太牛了!二哥威武!”

“威武!太威武了!”

“要是我也有这本事就好了!”

“别做梦了,就你,省省吧!”

“我靠!没想到二哥当时这么牛啊!太牛逼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天才吧?”

一帮人在这里议论的声音引得附近一帮人也加入了大讨论。一时间,一件件当初王勇的牛叉事,让一帮年轻人听得热血沸腾,一帮亲自经历过的上了点岁数的人无比缅怀。

王勇呢?这小子在大伟把菜炒完之后,就让他先操持着赶紧弄一桌子自己吃。他自己等几大碗都上了桌了,也赶紧操持着跟着他们忙活的一群人围坐一桌,准备开吃。

从早起六点多吃了点东西一直到现在十二点多了,又是一直在忙碌,所有的人都有点饥肠辘辘了。幸亏张叔已经被王老大给硬拉着请过去陪二爷他们吃饭去了,要不然现在和王勇他们在一桌吃饭,有他老在,至少王勇和大伟是不敢太放肆。

现在吗,那是想干嘛干嘛,他俩就成了山中无老虎时的大王了。不过还是悲剧了,一帮嫂子婶子们直接把他俩给轰了,说是这一桌都是女的,你俩大男人跟着凑什么热闹?

于是,俩人恨恨地又来到了早起吃饭的那间空屋里,还好桌子凳子还在,不用重新放了。感觉受了天大委屈的两人干脆自己重新开小灶弄了一桌。

大伟这家伙直接把人家新买的,估计还没用过的煤气灶电磁炉都给搬过来,然后配齐调料,各种蔬菜,鱼肉,哥俩各显神通做了七八个菜,这才美美的坐下来,准备享受自己的美味大餐。

等到众人意识到今天出了大彩儿的两个大厨不见了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多,娘家亲戚早走了。期间不是没人来这屋里找过他们,可是这两家伙早就把门给从里面反锁了,又没有其他入口和窗户。来人还以为是主人家里在这里放了什么贵重东西,所以上锁了呢!所以发现门锁上了之后,也没多想扭头就走了。

当王老大用钥匙打开房门的时候,里面的一幕看的大家都傻眼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