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三二七章真英雄(一)

几天之后,小龙事件算是彻底地平息了,村里人知道的也已经慢慢的适应了。

过了这么多天,就算是跟别人说,看见传说中的神龙了,估计也会被人当成神经病躲得远远的。

ag亚游客服|HOME毕竟没有亲眼所见的东西,没有几个人会相信。更何况,被网络上各种ps图片洗礼,熏陶,考验了无数回的“骄傲无知”(科技发展的太快,真的跟不上节奏啊,每天都感觉自己好多东西都不懂,落伍了)的现代人,尤其是那些年轻人,更加不会相信这种奇谈怪论。

当今社会虽然各种高新科技层出不穷,不断地改变着人们的生活。虽然大多数都是往好的方面发展,但是也有很多是大多数人不愿意看到了。

这其中最让国人心痛和无奈,更多的是气愤的,就是道德的缺失。

原本好心的搀扶倒地的老人,结果被冤枉把老人推倒在地,然后就开始的要一大堆的赔偿什么的。

所以,遇到有老人小孩摔倒的事,所有人都开始变得小心翼翼,,躲多的远远的,生怕被厄上。

路边小女孩被车撞到,不但开车人不停车救援,反而倒车继续碾压她。事后司机的回答让每一个华夏人都不得不深刻反思,我们这是怎么了?

我怕她不死,赖上我!

佛家讲因果,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些事情不是孤立的突发偶然事件,这些年以来在新闻上看过了多少类似的事情?而上了新闻的才能占到这种事情的几成?一成,还是两成?

人与人之间变得缺乏信任,彼此相互的怀疑,提防,没有了亲情,友情,只剩下冷冰冰的利益。金钱。

这让这个原本应该很美好的世界总是不时的就飘过几朵乌云,遮住了天空的太阳。

离着王勇和媛媛的婚期越来越近了,村里人更加的忙碌了。这不一大早王勇家里就来了一大帮人,在大伯的带领下,研究着可能会遇到的问题,然后应该怎么解决。

这都研究多少天了,也不知道他们都研究出个啥?王勇十分不满地提拉着拖鞋,咬着贴心的闺女带给自己的小笼包子,带着自己的小兵兵们,向着房后的那片竹林走去。

昨天媛媛睡不着觉。缠着他煲电话粥,一直到了午夜一点多,王勇同志的生物钟彻底被打乱了,弄得现在很是没精打采的。

所以王勇觉得自己应该补个觉,想来想去只有这个地方合适。让这帮子小家伙儿们去和那帮子大熊猫们耍去,有哨所的战士和干警帮着看着,也出不了事。

当然,最关键的原因是因为哨所那里很安静,不容易被打扰。而且那里还装有空调。在这样闷热的天气里,躺在床上,吹着空调,们。盖着大被睡大觉,不要太惬意呦!

可是老天似乎和他故意过不去一般,就是不让他如意。这才刚闭上眼睛,还没等他跟周公大哥招呼呢。门外执勤的战士就敲门进来了。

“报告首长,您的紧急电话!”

王勇十分不情愿地把脑袋从被子里钻出来,这是因为王勇吧空调温度调的太低了。有点冷,所以就毫不犹豫地拉了一床被子给自己盖上了。

“什么事?你先问问什么事,不重要就不要打扰我睡觉。”

“首长,是基地司令部来电,中央紧急命令让您火速进京,基地马上会派直升机过来接您。”

一听这话,王勇马上就从床上坐起来了。能给自己下这种命令,肯定是出大事了。

“我的电话呢?赶紧给我找出来!“

王勇睡觉之前为了怕被打扰,直接就关了机了。然后随手一扔,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现在一时间还真的不好找。

“首长同志,手机在抽屉里。”

王勇一愣,顾不得别的,赶紧打开抽屉,手机就在抽屉里好好地待着呢。王勇第一时间就拿起自己的手机,立刻开机。

手机一开机,立刻就冒出来好几个未接电话的提示短信。他的这部手机是国家给配的保密电话,有很多市面上手机没有的功能。

像什么跟踪定位,什么发出高压电,什么超长待机一个月什么的,都是小意思。当然比他自己那部经过小光改造的还差不少。

这还没等他好好看看,电话铃声就响起来了,王勇下意识就就直接按下了接听。

“王勇,你过来了吗?要快,我命令你不惜一切代价,必须要快,人命关天啊!张国富同志那是为了我们国家立过大功的功臣,几十年隐姓埋名,不求名利,我们国家亏欠他太多了!”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陌生很官腔的声音,王勇的记忆力那是非常恐怖的,只要听过一次,绝对不会忘记。所以他很确信,从来没有和此人打过交道。

而且电话里那人满口的官话,套话,还给自己下命令,这是谁呀?这心头就有了一股子怒气。

“你谁呀?老实说,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

王勇的话估计也是让对方愣住了,电话那头好半天也没有任何声响。就在王勇不耐烦地要挂掉电话的时候,对方开口了。

“我是刘杰。”

“刘杰?”

王勇觉得自己没听过有这么一个人啊!正在他还在疑惑不解的时候,旁边的小战士偷偷地做了一个手势,眼神看向王勇的手机。

王勇把手机从耳朵边拿开,一手捂住听筒。

“这是总政的刘部长!”

“总政?就是搞肃反的那帮人?”

“这,这,”

“行了,我知道啦!”

王勇毫不犹豫地直接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想了想又拿电话翻出一个号拨了出去。

“老田吗?”

“王大将军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啊?这可是稀奇事了?”

“别扯犊子了,我问你,知不知道一个叫刘杰的?总政的。”

“刘杰?总政的副部长?”

“对就是他,我问你,我的事情他怎么知道的?为什么他会有我的保密电话号码?”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

“你觉得我想是开玩笑嘛?”

“好了,我这就让人去调查这件事。”

“别的先别管。把人先给我逮住了。你的人要是办不了,我让我的人去办。”

“行了,你也别小瞧人,这种事,你的人还不一定有我的人有经验呢。就这样,你等我消息吧。我还得赶紧把这事上报上级领导,好了,挂了。”

挂断电话之后,王勇这才算是出了一口恶气。话说自己现在大小也是个将军吧?你说你要是个一把手,你命令我也就算了。怎么说这四总部的一把手那也是个上将吧!

给自己这个小少将下命令还有情可原。可你说你一跟我不搭边的副手,你牛气什么呀!自己什么身份?那是直属中央的特殊保密单位的头!是你一个副手能下命令的吗?

不过,这事有老田盯着,王勇很放心,毕竟人家就是干的保卫工作,这点事对他来说驾轻就熟。

调整了一下心情,王勇就打开手机开始翻看一下到底是谁在这段时间给自己打电话了。这一看,就看傻眼了!

一号,二号首长。还有二号的那个秘书李哥,还有媛媛的,二爷的,大伯。干妈,干爹,好吗,几乎自己手机里的所有人都在给自己打电话。

这是出了什么大事了啊?彗星撞地球了。还是要和膏药国开战了啊?正想着呢,二爷的电话又打进来了。

“王勇,你小兔崽子在哪呢?”

王勇听出来了。二爷的火气可是不小,不敢耽误,赶紧回答。

“我这带着孩子们在咱家房后大熊猫这边呢,怎么啦,我这刚开手机,就看到了一堆的未接来电?出什么事了?“

“别废话了,赶紧的,以你最快的速度感到京城三零一。到哪里你去给一个叫张国富的看病,一定要救活,要治好了!”

这下王勇疑惑了,刚刚那个副部长打电话好像也是因为这个叫张国富的吧?难道这是那个家族的老爷子?没听说过呀?

姓张的政治家族那就是张叔他们家,他们一家人自己很熟悉,没人叫张国富啊?

“你小子听见了没有?是以你最快的而速度赶过去,其它的等你把人救活之后再说。”

“是,首长,我这就去。”

“你小子就不能正经点啊?”

这电话还没挂呢,王勇扭头就对那个战士说;

“你通知基地,不用他们派直升机了。”

“是!”

战士敬礼之后出去打电话去了,王勇想了一下,觉得还是不用基地的幽灵号了,大白天的太容易暴露了。还是自己走吧,比幽灵号还快不少。

出了哨所的门,吩咐执勤战士照看好孩子们,自己如果中午之前不回来,就送他们去自己家里。然后王勇就径直地走进了树林深处,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来到树林之后,王勇就立刻开始瞬移。如今随着小世界的不断扩大,他瞬移的距离也较之当初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他瞬移一次最远可以达到一百五十多公里。而这里到京城的直线距离也即是二百多公里。所以王勇几秒钟之后,就已经到了京城三零一医院内部。

神念展开,瞬间就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迈开脚步,似缓实快的几步就消失在原地,来到一个有着武装卫兵把守的楼道里。

“同志,请出示证件。”

王勇被人家很礼貌很友好的拦住了,站在楼道里的还有一群各种年龄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把目光看过来。

王勇很不适应这种“万众瞩目”的情况,从兜里掏出了自己的军官证递了出去。等人家打开一看,当时就傻眼了!

第一反应就是:假的吧?

任谁第一眼看到这个军官证都会是这种反应。这实在是太吓人了!正当两位战士准备上报上级查证的时候,一个突然从屋里出来的人给王勇接了围。

“王勇,你可来了!快跟我走,首长们都等着你呢!”

王勇认出来了,这是一号首长的机要秘书陈光远。那两个卫兵应该也认识他,没说什么就把王勇的军官证递给王勇,然后一脸敬佩地向王勇行注目礼。

“对于王将军的事情必须严格保密,不准向任何人透漏,这一点必须牢记,到死都不能够向任何人透漏一点。”

陈光远小声地命令让王勇心里一暖,这才对嘛。像刚才那个什么姓刘的,哪里有一丁点保密常识吗?还高级领导呢?(未完待续。。)

ps: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就是中秋节到了,要放假了!坏消息是,房子也呀休假了!老家农村没有网线,所以没法更新了,请假两天!

祝大家中秋快乐,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