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三二九章盛大的婚礼三

“王勇!赶紧出来接客啦!”

门口一声中气十足的吼声,让王勇忙不迭地从屋里跑出来了,身后还跟着小尾巴雯雯,还有跟着爷爷外出访友归来的琪琪格。

“我说你们俩混蛋谱摆的还挺大啊,怎么的,我不出来你们这还不进我家门是怎么的?”

王勇来到大门口,看着各自站在一辆奥迪车旁边的两个人,他的高中同学,庄耀胜和杜志友。只是不知道庄耀胜媳妇柳眉怎么没来啊?看着车里没人了啊?

“你媳妇没来啊?”

“来什么呀!人家老庄同志要当爸了!狗日的心里美着呢!你说说,这结婚才几天,他就等不急来了,他媳妇怀孕了!现在可是他们家的保护动物,跟你家的大熊猫一个级别的。”

还没等庄耀胜开口呢,一边的杜志友就是一股子带着浓浓的酸味的话就出来了。

“恭喜啊!恭喜,你这回算是名正言顺的要生了!”

“滚!有多远滚多远!”

庄耀胜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笑容,可是怎么看怎么让人腻歪。

看的人心里都发毛,要说你笑就好好笑,干吗还故作掩饰的还不想让人知道你心里高兴啊?关键是你那演技也太次了,看的都让人反胃的想吐啊!

一边杜志友可能也是被他恶心坏了,干脆不理他,扭头问王勇胖子来了没?说是先前他们已经通过电话了,胖子说,说会带他儿子过来,要自己准备好看钱。说是不多要,给个万八千的就行了!

“给个屁呀!你说说咱哥们怕什么呀!非要听算命的说啥也不办满月酒,不办就不办呗,那我过来看看孩子行不?”

庄耀盛满满都是不满,什么事啊这是?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信这个?

“不行!”

王勇直接就替胖子说了。这事胖子却是冤枉,他做不了主啊!

这事王勇也知道,胖子和他说起过。他爸妈,她老丈人,丈母娘,还有被胁迫的小崽儿夫妻俩都一致同意听从人家算命先生的话。

不能办满月酒,而且百日之前不能让除了家人之外的人见孩子,要不然孩子就会多灾多难什么,反正是怎么吓人怎么来。

王勇当时就说了,都是吃饱了撑的。有自己在。那小子能有什么事啊?再说,经过自己的调理,要是还有病那才是奇了怪了呢!

“成了,别废话了,这样你俩一个县城火车站,一个高速路口等着接人去。好了,这就走吧!”

王勇这话让杜志友和庄耀胜听得都傻眼了!就没这么办事的!大门口都没进,水没喝一口,烟也没抽一颗呢。这就让咱们开始干活了?

以前最抠门的地主老财也没这么剥削人的吧?不行,说什么也得压榨他一条烟才行吧?

“不去!”

“没空!”

杜志友和庄耀胜两人都谷一扭头不看王勇,弄得王勇挠挠头,不知道这二位这是怎么啦?这活可挺急。要不了一个小时,自己几个大学同学可就要过来了。

看着眼前这二位抬头四十五度看天,一副装逼样。王勇恍然大悟,一拍脑袋。俯下身在雯雯耳边低语几句。

雯雯转身就跑回屋里去了,没一会儿手里拿着一条没有任何字样的白皮的香烟。王勇接过来,直接对着杜志友就扔了过去。

“还敲诈起我了。你小子可别忘了,你还没结婚呢?”

“对,你小子还没结婚呢,跟着凑什么热闹,给我!”庄耀胜一把抓住那条烟的一角就想拽自己怀里。

“滚蛋,你丫的媳妇都怀孕了,你还抽个屁的烟啊!”

对呀,庄耀胜一听杜志友的这话,心里一想可不是这么回事吗。不对,自己现在不抽以后可以抽啊!在家不抽,在外面可以抽呀!

再不济,自己也可以拿回去孝敬给老爸和老丈人啊!

可是趁他愣神的功夫,杜志友早就把烟揣怀里,直接坐到车里顺手就关上了车门。

任凭庄耀胜怎么啪嗒车窗就是不开门,直接在车里隔着窗户来了一句:我去火车站,然后发动车子一溜烟的跑了!

他是跑了,留下庄耀胜一脸幽怨地看着王勇。弄得王勇别提多不自在了。

没办法只能又让闺女去屋里给他拿了一条,这家伙儿才兴高采烈地开着车去接人了。

这种没有任何标识的烟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肯定不是一般的烟。实际上这是王勇提前通过办公厅在烟厂订购的特供烟,都是部级以上官员的特供。

只是,因为现在中央开始大力的反腐倡廉,所有的特供都取消了。这些烟也就没有了以往的特供字样,不过东西还是那些东西。

就二十箱烟,就花了王勇三十多万,几乎和中华一个价了都!付账的时候让王勇当时就愣了半天,这烟这么贵呀!不时内部价吗?

结果直接就被人鄙视了!

人家告诉他国内最贵的烟,一盒三四千的都有不少种,人家一盒就顶自己这一条了!质量上还比不上这烟呢,纯粹就是炒作的样子货。

等两人都走了一会儿了,王勇才想起来还没跟他们说清楚呢。急忙又打电话告诉他们,接到人直接去县里宾悦酒店,自己在那里定了房间。

为了接待这些外地来的同学朋友,王勇好不容易才在县城的一家大酒店定了三十间客房。房间定了七天,交押金的时候说好了,到时候住不了这么多的话,多退少补。

没办法,旅游城市吗?这个时候就是旅游旺季,客房紧张。这还是小崽儿帮忙找了关系才订上的。

大伟已经过去了,和提前过来的板哥还有冯蕾在酒店里负责招待这群人。等明天再派村里的大客车去接他们过来参加婚礼。

王勇自己打算晚上再过去一趟见见面吃一顿饭,话说这还都是有长辈们张罗着呢,还把王勇忙活的脚不沾地的,要是自己全程参与,那还不知道的忙成什么样呢?

这不,刚打发了俩同学去接人,电话就响了。掏出手机一看,是小叔的电话。不敢耽搁,赶紧接了。

“小叔,你什么时候过来啊?”

“你小子办的这叫什么事?”

王勇的话还没说完呢,小叔急已经气急败坏的打断了他,而且那群话的语气是相当的不善啊!

“我怎么了?没办啥事啊?”

王勇被小叔的话给弄懵了,自己这是犯了什么罪大恶极的大罪了?惹得小叔这么生气啊?

“你还问我怎么了?你小子给我说说巴铁的那十六张请柬是怎么回事?”

“哦,您是说这事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王勇心里明镜似的,不过那可是我干爹给的,跟我真的没什么关系,不过王勇自认为还是挺忠诚的,咱现在可是党员!却对不会当叛徒的,尤其是办出这事的还是干爹。

“有什么问题吗?我的小祖宗哎!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有多少人都在求爷爷告奶奶的求一张你婚礼的请柬!”

“有吗?”王勇这话说得连他自己都听出来了浓浓的不自信了。

“你小子就气我吧!你知道光我自己就给你挡了多少的人吗?你倒是好,还真是大方,一下子就给了人家十六张请柬,是十六张啊!”

“呃,这个人家不是巴铁吗?”

“我,算了,我跟你说这个干吗?我就通知你,因为你给了巴铁十六张请柬,他们呢把其中的十张给卖了。好家伙儿,这帮人这回可是趁机发大财了!”

小叔那是满肚子的羡慕嫉妒恨啊!我可是你亲叔,你说这么好的机会,你不给我竟然给外人!这也太胳膊肘往外拐了吧?

“我明白了,小叔你是吃醋了!这样,我给你拿一百六十张,要我说咱们是什么关系,小叔你带来的人我还能往外推不是?还用什么请柬啊?”

“就等你这句话了,行了,就这么说好了!你多准备出来五桌吧!就摆在基地就行了,不在村里参合了。”

王勇傻眼了,原来这老家伙儿是故意给自己下套啊!在这等着自己呢!不亏是玩政治的,看来自己跟人家相比,到底是太嫩了!

吃一堑长一智,以后遇到这帮玩政治的,可得躲远点,要不没准真的卖了自己,还给人家数钱呢!

再后悔也没用了,赶紧的找到这次婚礼的总负责人大伯,通知他小叔打电话交代的事,加五桌,摆在基地那边。

“我说你小子是真的忙糊涂了吧?既然都在基地吃,那就在让基地的炊事兵做几桌不就成了吗?你还打算咱们这里做好了让人往哪边端啊?”

大伯也是忙的脚不沾地,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烦的他都想王强结婚的时候干脆就像王勇说的旅游结婚得了。

这个时候,王勇还过来给自己找麻烦,这气儿就更不顺了!没好气地逮住王勇就是一顿数落。

王勇一拍脑袋,可不是吗?村里离着基地虽然挺近的,可是再近,就是开汽车往那边上菜那也来不及啊!

看来真的忙傻了!不行,自己必须得要找地好好休息一会儿。

于是,自觉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之后,王勇就心安理得的拉着闺女和琪琪格跑自己屋里歇着去了。

只是,显然,老天看不过眼了,刚躺床上,兜里的电话就又开始吵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