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三六二章兄弟

王亮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这个亲哥哥还有这么一层身份。不过,他想到平日里许多让自己很是不解的事情,马上就明白了,哥哥肯定没有撒谎。

想想在村里经常看到,那些官兵遇到王勇都会举手敬礼,很是尊敬。以前自己也只是认为那是因为哥哥巨大的声望和杰出的贡献的使然。

当时可根本就没想过,哥哥竟然是拥有军职,而且那些人都是他的下级。下级见到上级,在部队里,那肯定是要敬礼啊?

这个时候王亮突然明白了很多事情,看向王勇的目光也变得不同了。那里面蕴含着非常明显的询问意味,还有什么能说的没有?

不是王亮对这个消息不感到震惊,而是已经麻木了。就算他哥告诉自己他是神仙自己也信了。

从自己这个“亲哥”决定回家发展,在市里找了几天工作不理想,跑回家里要当小农民之后,王亮就开始被先后经历的一系列的惊人事件给震得麻木了。

超级蔬菜,超级水果,黄金蛋,三种神草,然后还有国家建设军事基地专门保卫半山村,接着就是那种到现在还没有被搞明白的神秘物质,接着又是半山基金的出台。

一件一件的,王亮作为风头一时无两的王勇的亲弟弟,那也是几乎第一时间就成为了人们争相关注的对象。

从一个没了父母的孤儿,一瞬间就变成了王子一般高高在上的存在,到处都是被人恭维着,讨好着。

还好,王亮自己守住了本心,没有被这种状况给迷得飘飘然,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那时候,他就已经想好了。自己面对这种情况只要保持平常心就好了。说起来容易,平常心,只有三个字。

可是做起来,那绝对是难上加难。幸好,王亮做到了,而且做得异常的好。

没有人感觉和发现到王亮和之前有什么不同,同学,老师,亲人都没人感觉到王亮的变化。

实际上王亮只是将自己的担心和忧虑,还有疑问都深深地埋到心底。没有对任何人说起。

因为他也不傻,早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哥哥一定是有了不可告人的神奇地奇遇。

“嗯,我还是咱们半山分局的局长。”

“哦!”

王亮毫不在意地吱了一声,筷子不停地对着自己眼前的一盘油炸花生米和泡菜发起攻击。

这东西太对他胃口了,以至于吃了一口马上筷子就停不下来了。

王勇看着自己这个已经长大了,变得成熟起来的弟弟,非常欣慰地笑了。

他知道弟弟的意思,如果是保密的。那还是不要告诉他了,他一点也不在乎这些。

“到了学校不要担心,不要怕花钱。”

王亮听了这句话,嘴里含着满嘴的花生米诧异地抬头看着王勇。王勇被弟弟的动作搞迷糊了。不知道他怎么了。

不会是惊呆了吧?不应该啊?

“窝商的时俊笑!”

王亮嘴里满是食物,话音迷糊不清的来了这么一句。看到哥哥一脸的诧异地看着自己,意识到是自己没说清楚之后,赶紧嚼了几下。把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噎的他非常难受。

他赶紧端起酒杯一仰而尽,借助酒液的帮助他很快就舒服了很多。这才赶紧有重复了一边自己的话。

“我上的是军校,军校懂吗?不花钱,还有工资拿!”

王勇这次明白了过来,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端起酒杯掩饰自己的失态和难堪。他奶奶的自己怎么忘了这茬啊?

人家上的军校,上学期间就享受连级待遇了,每个月怎么着也有两三千的工资吧?可别自己那个不入流的野鸡大学强的不知道多少了。

不过他还是放不下作为哥哥的威严和权威,强词夺理地说道:“就那么点钱够干啥?我给你的银行卡里每个月打一万块钱,你自己看着花,不够就给我打电话,不要亏了自己,咱现在不差钱。”

看着哥哥暴发户一般的嘴脸,王亮很无奈。只从父母去世之后,哥哥执意拒绝了亲人的帮助,扛起了家庭的担子。

王亮虽然嘴上不说,可是心里也曾经按下决心,一定要考上一所不用花费学费的军校或者警校来减轻哥哥的负担。

去年的一系列巨变虽然让他不再有经济上的压力,可是已经对于军旅有了非同一般的兴趣的他还是毅然决定继续坚持自己的选择。

现在钱对于他来说真的就是一个数字罢了,别的不说,现在自己那张用来收哥哥每个月按时打来的汇款的银行卡里还有十几万。

没你自己考口要钱,那是从来不问理由,要二百给一万,要五百给一万,反正从哥哥回来之后,自己就要了两次就不敢要了。

就这样,这个暴发户哥哥估计是在别人那里不敢显摆,全表现给自己看了,都不通知一声,想起来就给自己的卡里来一万,要不是人家银行短信通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卡里到底有多少钱了。

现在哥哥又说每个月给自己开一万块钱的额外“工资”,对于物质生活没有什么高要求的他还真不知道这么多钱要怎么花。

“对了,干妈也说会按月给你卡里打点钱,估计怎么也得有个万八儿的吧,要不她老人家也拿不出手不是。所以千万别在钱上面委屈自己,想吃啥就吃,想买啥就买。”

王亮一拍脑门,心说你们这是要把我培养成纨绔二少爷的节奏啊这是!刚想到这里,王勇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他直接趴在桌子上不干了。

“到时候你把干妈给你买的那辆车也开过去,我给你上个军牌,然后在学校附近给你买套房子,宿舍住不惯的话就出来住。”

“停,停,停!你们是不是还打算再给我雇个保姆照顾我上学啊?”

“干妈倒是有这个意思,不过被其他那几位长辈给拒绝了。你要是有这个要求的话,我偷偷给你雇一个。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钱。”

“你牛!”

“咱不差钱!”

没有共同语言啊!怎么家里人都是这样啊?就不能低调点吗?一个个的整的都跟个暴发户似的,家里就没有一个正常人。

哎?不对,王亮突然发现哥哥王勇一直嘴角含笑的在偷偷打量观察自己的,原本就不笨的他哪还猜不出是怎么回事。

“好啊,你耍我?”

说完就站起身,气呼呼地看着微笑不停地哥哥。

王亮心里马上明白了,这是这个一直虽然没有什么言语,但总是默默地关心自己,给自己遮风挡雨地哥哥用这种方式在提醒自己。

提醒自己不要失掉了平常心,不要因为现在条件好了。有钱了,就变成了纨绔,学着那帮坑人坑爹的二代干出一些不着调的混蛋事。

“明白了就好,咱呐,说到底还是因为哥运气好,才能有今天这个样子。别看你哥我在外面很受人追捧,好像名声不小,可骨子里哥就是个农民,还是小农民。”

说到这里。端起酒杯一扬脖子喝干了杯中的酒,然后又不紧不慢地伸出筷子夹了一片香味扑鼻的酱牛肉放进嘴里,慢慢地嚼着。

“你也不要以为有了钱了,就瞧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咱就是农民出身,没比别人高贵多少,知道不?”

看到王亮想要开口说话,王勇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他要说什么,继续说道:

“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可还是要给你提个醒。做人呐。到了啥时候也不能忘本,知道不?”

“知道了,我你还不了解吗?到是你们这些人,要是一直这么下去,真的有可能把我给宠成了那啥了。”

王亮不忿地回击了一句,你也不过比我才大几岁而已,这闹得比二奶还啰嗦呢。要说让家里人担心的话,那也应该是你才对吧。

“我们不就是给你了点钱吗?能有啥事,还把你给宠坏了?不知道内因对事物的发展起决定作用啊?”

“那外因的作用你怎么不说啊?外因就是个引子,没有这个引子,内因也没办法发挥啥作用,知道不?虽然你是学文的,我是学理的,但是老子对于哲学也是懂点的。”

看着弟弟一脸臭屁的得意洋洋的样子,王勇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地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

这样的弟弟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了,以前虽然他也总是在人前一副活泼开朗的样子,但是王勇明白那都是他做给自己,还有别人看的。

从父母去世之后,到自己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强硬拒绝去大伯和二爷家里住的之后,自己这个弟弟虽然在很多人眼里好像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很快就摆脱了哀伤,重新变回那个活泼开朗的孩子。

可是熟悉王亮的人都知道,他还是变了。嘴上不说,可是偶尔总是能从他的眼里看到一股哀伤,还有一股坚定。

曾经的稚气和顽皮都不见了,几乎眨眼之间就成熟起来,成了人们眼中乖巧懂事,什么都不用让人操心的好孩子的代表。

“你个混蛋玩意,敢跟我面前称老子啦?”

“扫瑞,扫瑞,顺嘴了,顺嘴了,失误,失误啊!”

“失误你个头啊,过来,把脑袋伸过来让我弹一下。”

“喝酒,喝酒啊,吃菜,多吃菜少喝酒,省的一会儿回去了让我嫂子说你。”

“别打岔,一桩是一桩,别躲啊!”

“那你轻点啊,一定的轻点。”

“肯定的,放心吧,我一定轻点行吧?”

“嘣——”

“啊——”

“你耍赖啊!”

“喝酒,喝酒吃菜啊!”(未完待续。。)

ps:喜哥在客户端给了一个男生最爱的推荐,非常感谢喜哥一直以来对房子的厚爱,鞠躬感谢!

感谢书友游客4811和猫咪想睡中的月票打赏,谢谢你们的厚爱和鼓励,房子鞠躬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