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三八五章三婶的趣事

熩白薯深得媳妇儿的喜爱,那真是吃上一口就停不下来了,吃的香甜极了。

看的人家小嘴叭叭的一口一口地没一会儿,一根白薯就进了肚子,然后又从锅里毫不犹豫地拿起第二根,王勇那是不停地吞咽唾沫,看的真真的傻眼了。

这破玩意有那么好吃吗?这才刚吃完午饭好不好?

不管王勇怎么想,反正是媳妇儿是正儿八经地给他下了一个任务:没吃够,明天还要吃。

“这锅里不是还有这么多呢吗?既然你喜欢吃,那就都给你留着,够你顿顿吃的吃上几天了。”

王勇对于媳妇儿这么喜欢吃白薯很是不解。这破玩意偶尔吃一回,那还真是挺不错的。可是也不用像自己媳妇这样表现的这么夸张吧?

“你知道什么呀?这么好吃的东西,一会儿我拿点给雯雯还有胡刚送过去,他们一点也没吃过这么做的白薯。恩,和烤白薯比,这种蒸的白薯味道也不错。”

王勇一看,得了,既然你喜欢吃,那还不简单。在咱儿这片,虽然是不种这玩意了,可是想当初,往前推十来年,咱们县那可是号称“白薯之乡”啊!弄点白薯吃还不是轻而易举啊!

“这事好办,待会儿我给胖子和小崽儿打个电话,让他们给家里送一车过来,你就是今年冬天天天吃也吃不完。”

“哼!你可别光说不练耍贫嘴啊?”

这是不相信你老公的实力啊?怒了!

“等着,明天要是不能给你拉一车白薯,我任你处置!”

“君子一言?”

“不用激你老公,你就等着天天吃白薯吧!”

媳妇儿一听这话,兴高采烈地拿一个袋子装了不少的白薯,拎着就出了家门,给自己那个干闺女送她自认为很美味的“美食”去了。

王勇则是一个电话打给小崽儿,他觉得干这种事还是人头熟。又有声望的大老板小崽儿靠谱一点。结果不出所料,他这刚一说,人家就痛快地答应下了。

ag亚游客服|HOME“没问题,别说一车,十车也是一句话的事。对了,县里有个六裕山谷,那是一个农场,里面有不少果树,我和人去哪里玩过几次采摘,和他们老总也认识。他那里就又不少的新品种的食用白薯和淀粉用白薯。都是绿色无公害的,明天你就在家等着吧,最晚下午也给你送过去了。”

听他这么说,王勇也就不在担心。小崽儿办事还是挺靠谱的,既然他说让自己明天等着收货,那就等着呗!

放下心思的他刚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就发现大伟连拉带拽的带着一个上了年纪的村里妇女进了院子。

“三婶?”

王勇不确定的喊了一句,实在是眼前这人和记忆中的三婶差别太大了。前几天见她可不是这个模样啊?

王勇记忆中的三婶是个性格直爽,有啥说啥的老实的农村妇女。除了爱传点闲话和爱吃零食,另外记性差几乎没啥缺点。

哦,对了,三婶近些年听说还有一个毛病。就是喜欢打麻将。而且因为急着去打麻将占位置,经常的还会闹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好像有这么一个事情,这几天村里都传开了,连王勇这样的宅男都听了好几拨人说起过这事了。

说起这事。就得先说说三婶的家庭情况。

三婶家里一子一女,加上老两口还是老公公。女儿呢,初中毕业后就去打工了。现在早就嫁人了,女婿还是市里的人,她自然跟着进了城,住上了楼房。

儿子则是刚毕业没多久,本来三婶想让他回村里的企业找个活干,可是人家作为大学生很有傲骨,非要自己去外面独自闯荡出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

不过,这小子和大部分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都是些眼高手低的主。这不,换了两个工作之后,现在正在他姐家里一边闭关修养,一边在努力找工作呢。

三叔则是原来大伯工程队里的一个大工,大概是干了半辈子建筑的活,干习惯了。

再说现在工地上工钱也不少给,于是就成了半山村少数几个没回家还是一直跟着工程队走南闯北的到处在工地上干的主。

不过是人家那是混的相当不错的,一天就能挣二百多,好的时候还能拿到三百一天的工资。平均下来一个月怎么也有五六千块钱,这可是比一些天之骄子的大学生都要强不少啊!

所以三婶家里,一般都是只有三婶和她老公公在家里。三婶在家里除了要照顾身体还很壮实的老公公之外,家里的地也都是她一个人忙活。

以前她们家里好几亩地,三婶既要忙活家里的活,又要忙活地里的活,那是整天忙得脚不沾地啊,这想打会儿麻将那都要挤时间。

可是自从王勇弄出来那个半山公司之后,三婶家里就只剩下了一亩地还不到。和大妈一样,这一点地里都是种点东西自己吃个新鲜。

那点地对于忙惯了的三婶根本就算不了什么,抓个空闲时间打理一下就弄得妥妥当当的了。所以,现在三婶算是解放了,手头又不缺钱,打麻将的时间自然就多了。

一天早上,三婶睡不着就起得早了点。据她自己说,大概是四点多钟不到五点的样子。想到老公公昨天晚上说想吃饺子了,干脆闲着没事就捏点饺子吧。

于是,大早起的,天还黑咕隆咚的呢,三婶就挑灯夜战,和面,剁馅,就包起了饺子。

三婶那是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给两个人包一顿饺子那是不在话下。手脚麻利的没用多长时间就包好了几十个皮薄馅大的蒸饺。

接下来就是点火烧水,由于是用的液化气,所以也不用她烧火。闲着没事的她就回屋里躺炕上一边嗑瓜子,一边等着饺子出锅。

有个十几分钟之后,看着炉子上的蒸锅冒出了白色的蒸气,三婶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把锅盖掀开,准备把饺子拣出来一个尝尝是不是熟了。

可是等她揭开锅盖一看!立刻就傻眼了?

里面空空如野,根本就没有饺子。

饺子哪去了?自己明明包好放锅里了?怎么没有了?而且连笼屉也没有了?难道还是闹鬼了不成?

想到这里,三婶这个一辈子几乎都没出过远门的典型农村妇女就是浑身一抖,鸡皮疙瘩可就起来了。

不会是真的有鬼吧?这是闺女她奶奶馋自己捏的饺子了?可也不应该把笼屉都拿走啊?

在农村,一般老人和妇女都是很迷信的。因为本身没上过多少学,加上见识有限,对于鬼神精怪,算命风水什么的可是深信不疑。

三婶也不例外,甚至是其中的佼佼者。虽然不是哪个教的信徒,可是对于这些东西确实很虔诚和信服的。

每回村里来了算命的,就算是心疼钱舍不得让人家给算一卦,可是总是会跟在人家东奔西走的看热闹捧场。

要是自家有个什么事了,那更是不用说了。

就像她闺女结婚的时候,那是前后三次去找一个本地很有名的,据说算的非常灵验的大师那里,前前后后给人家捐献了一千多块钱不说,还到处帮人家宣传,扬名,说是人家本事高,算的可准了,有事就得去找人家这样的。

今天这事一发生,三婶心里不由自主地就想到了鬼神身上那就一点都不怪了。

那么饺子到底在哪呢?

等到心里害怕的不行的三婶慌里慌张的把老公公给叫了起来,把这事跟他一说,老爷子也傻了?

这怎么可能啊?

“你是不是根本没把饺子放进去啊?”

老爷子疑惑地问了一句,立刻让原本还心里忐忑害怕的三婶恼了。

“不可能啊?我刚刚都进进出出的好几趟了,也没看见饺子啊?肯定是放进去了。”

三婶这么一说,尤其是语气很坚定,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让她老公公心里打鼓了。

这事怎么回事啊?难道真的闹鬼了?这个时候,天还没亮呢吧?

心里这么想着,就不由自主地扭头往外面看去往外面一看,哦,东边已经发白了,太阳要出来了!这就不怕了,再牛的鬼怪那也怕太阳啊?再说,刚才院里的大公鸡可是叫了好几声的。

电视上可是都演过的,这大公鸡一叫,晚上出来活动的小鬼儿们可就都得跑了,要不太阳出来可就要他们的命了。

老爷子到底是个爷们,想到这里,也胆子壮了。一会儿功夫就镇定下来,开始让媳妇回忆是在哪包的饺子,怎么把饺子端出来的?端出来之后放哪里了?

听到媳妇是在里屋包的饺子,老爷子打算从源头查起,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一挑门帘,就进了里屋。三婶紧跟在他身后,嘴里还嚷嚷着:

“那不,就地上的这张桌子上,我包了完了之后……”

三婶再也说不下去了,和老公公两人瞪大了眼睛,看着桌子上摆在笼屉上的那些大肚子的饺子说不出话来。(未完待续。。)

ps:继续停电中,这是用提前充好电的笔记本码的,使不惯,太费劲了!

以后更新时间暂时放在早上七点了,暂时只能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