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五百六十七章农产品博览会

当漆黑的夜幕彻底拉开,一轮弯月升上半空的时候,半山村又恢复了寂静安宁。除了偶尔传来几声狗叫,还有微风吹动树叶的哗哗声响,似乎没有了任何其它的声音。

道路两旁,农家院子里的各种花草放出的香气和空气混合在一起,充斥着整个村子的上空,很多出来纳凉聊天的村民们就闻着这些令人愉悦的香气悄悄地述说着一天的经历。

“王勇!在家没?”

王勇家大门口站着一个六十来岁的中年人,扯着嗓子一边喊,一边毫不停留地就进了院子,根本问都没问主人家是否允许你进入了。

这也就是在农村,而且是华夏的农村。如果实在国外某些国家,你这就是强闯民宅,主人家完全可以将你一枪毙掉而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就算是在华夏的城市里,这种情况也是不可能见到了。因为城市里全都是一户户的楼房,每家的门前都有一扇看起来很结实的,但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所谓防盗门。

来人推开客厅的门,一眼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一边往嘴里扔葡萄,一边看着手机屏幕,偶尔还是看几眼那个正播放着电视节目的超大屏幕的液晶电视。

“在家呢怎么不说话啊?死啦?”

说完,这人一屁股坐到那个位于正中的长沙发边上的单人沙发里,伸手拿起一串葡萄就往嘴里送,一点都不客气。

“我一听就听出是您老人家了,在没在家您想进谁还能拦着你啊?”

“你这小子,说什么话呢?怎么的,你大伯我就这么不找你待见啊?要真是这样你就说一声,你大伯我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琢磨不清你那些弯弯绕的玩意儿。”

王勇一听这话。翻了一个老大的白眼,信你才怪了!怪不得明明那小兔崽儿总想着快点长大呢,看看大伯这无赖的劲头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古人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您老现在才六十出头,离着七十还远着呢好不?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小世界出产的灵物吃多了的缘故,大伯真是越活越年轻了。

整天的忙忙碌碌。吃吃喝喝的,不但身体没垮了,反而越来越精神,越来越有活力了。

就跟年轻了三十岁一般,整天的跟一帮小年轻打得火热,带着他们东奔西走忙活着村里的一堆事儿,不仅不觉得劳累,反而干的津津有味。想让他歇一天那都跟要他老命一般,跟你急眼。

“大伯。我服了成不?您老都这时候了过来,是有什么事吧?赶紧说吧,说完了您也赶紧回去睡觉。你说你这天天的两顿酒席吃着,您也不怕喝坏了身子啊?”

说完。王勇不情愿地放下手机,起身给大伯泡了一杯浓茶解解酒。

那家伙,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离着老远就闻到一股子很冲的酒味。他往沙发上一座。一口气喷出来,整个屋子都变成了酿酒小作坊了。为啥不是大舅厂呢?大酒厂设备好,怎么可能有小酒坊那么浓的酒味啊!

这要是干妈还在家的话。一准把自己和大伯赶出家门,甭管有啥事去外面说去。干妹子怀了身孕,最是闻不得酒味,红酒还好,那个酒精味道太淡了。

这白酒就不行了,尤其是高度白酒,一闻到这味就恶心,呕吐,反应那是相当的严重啊!

哪怕是一丁点白酒的酒味都闻不得,闹得张伟都吐槽好几次了,说是自己媳妇儿都可以去帮交警查酒驾去了,一准比酒精测试仪还准。

大伯接过侄子给自己泡的浓茶,满足地喝了一口。现如今王勇那是什么身份?能让他这么恭恭敬敬地奉上一杯茶的人可是不多了,而自己恰恰就是其中之一。

这么一想,就越想越美,不由自主地就裂开大嘴傻乐起来。王勇一看,就明白大伯又开始做啥美梦了,也不去管他,拿起手机继续看刚开始看的一本超好看的网络小说。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大伯手里的热茶都不烫手了,他才从自己臆想的美梦中清醒过来。然后下意识的擦了一下嘴角流出来的口水,这才猛然想起自己这不是在自己家里。

恶狠狠地抬头一看,还好,侄子看书都看入迷了,根本就没往自己这边看。还好,还好,要不这么丢人的样子让这小子看到了,还不一定在外人面前怎么编排自己呢!

“那个,那个你先等会儿再看,我跟你说个事,你老老实实好好听一下,然后拿个主意,看看这事到底成不成?”王大海说到这里,皱起了眉头,显然是想到了什么让他很为难的事。

“什么事您直接说吧,我听着呢!”王勇头都没抬一下,低着脑袋盯着手机屏幕,大拇指不时的滑动一下屏幕。

他手里的这部手机也是和王菲一起买来的那批里专门用来上网的高配置手机,四核,手机自带三十二个g的内存,然后还带了一个十g的内存卡一点不比被果粉们热捧的新款大苹果机差。

这家伙儿屏幕还超大,差不多能有六七寸了都!

这家伙上起网来,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野外,都是刷刷的,那叫一个快呀!而且这手机信号接受能力超好,就是辐射大了一点,恐怕得是普通手机的好几倍吧。

不过王勇是谁呀,这点辐射对于能够肉身在太空漫步的他来说那就根本不值一提。

“听没听见我说话啊!”

大伯一看这小子又是这幅样子,立刻就怒了!张开大嘴,就开始吼上了。不过即使他不嚷王勇也没办法专心致志的看书了。

因为大伯那嘴一张,满嘴里的口臭加上那股子酒味,哎呦我的个老天爷爷的,差点没熏的王勇背过气去。

“你要端正你的态度,你的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你说说你一个正八经儿的一村之长,管过村里的事吗?啊?我这上杆子过来找你商量来了,好吗?你这是什么态度?是对我不满吗?”

大伯嗓门越来越大。满脸通红的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冲着王勇就开喷了。可怜的,王勇只能低着脑袋屏住呼吸承受着漫天挥洒的带着浓浓的酒味的唾沫星子。

大伯可能是今天晚上又喝了不少的酒的缘故,才喷了一会儿,都没有十分钟,就不得不停下来了。嗓子痒痒了,干的难受,端起王勇给他泡的的那杯浓茶一口喝干了,然后把茶杯往茶几上重重的一放。

要知道以大伯如今的演讲水平,那一般来说只要开口。说上一半个小时的就跟玩一样的,连停都不带停的。

“咣——”

“看啥!一点眼睛劲儿都没有,赶紧给我满上!”

看着冲自己吹胡子瞪眼的大伯,王勇赶紧狗腿子似的拿起茶杯,屁颠屁颠地跑到饮水机那里去给大伯接水。

总算是逃出来了,王勇想到这里空出一只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大伯真是越来越老当益壮了,看这架势今天自己是没跑了。

要是自己不好好应对,没准这越活越年轻的老家伙真敢当街就跟自己脱光膀子干一架!用他的话来说,我说不过你。咱打一架再说,谁要是不敢谁就是孙子!

好吧,大伯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是喝多了耍酒疯。一旦清醒过来。从来不承认有过这么一回事。你要敢拿出什么证据之类的,那你就等着他真的脱光膀子跟你干仗吧!

“大伯,您的茶水来了!”王勇满脸的奸笑,两手捧着滚烫的茶杯递给大伯。

“呀!”

大伯刚一接过王勇递过来的茶杯。好悬没扔凑在跟前等着看戏的王勇脑袋上。连连倒手,最后把茶杯放到茶几上,还使劲的搓了搓手。那是真烫啊!

“哎呀,大伯,烫着没?赶紧的,我带你去医院,快起来!”王勇假模假样的照着很关心的样子,实际上心里早了开花了。

看着凑到跟前,好像是很关心自己的侄子,这么多年相处下来,王大海那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这事被这混小子算计了!不过,你小子以为就这点小花招就能吓到我老人家吗?

“嘶——疼啊!”

王大海呲牙咧嘴的样子,似乎手真的背烫坏了。这下王勇不淡定了,这可是他亲大伯!开玩笑可以,但是真的伤到了大伯,他自己都没法原谅自己。

“大伯,怎么啦?赶紧的让我看看!”

王勇猛地窜了过来,伸手就要拉过大伯的手看看烫成什么样了。

结果——

“啪!”

“啊——”

王勇一脸幽怨地看着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水的大伯,一边抚摸着后脑勺,一边嘴里嘟嚷着:“老奸巨猾,老奸巨猾啊!”

“成啦!装什么装,我还不知道你小子啊!赶紧老实坐好,跟你说正事。”

说这话的时候,大伯一脸严肃,连手里的茶杯都放下了,这事要郑重其事地跟王勇说事情了。同样熟知大伯性格的王勇也赶紧正襟危坐,一副认真听讲的好学生模样,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大伯。

对于王勇这幅认真听讲的样子感到满意的大伯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然后迅速就消失不见了,恢复严肃认真的表情。

“是这样,有人提议在咱村里,不对,是由咱村承办一个农产品博览会,叫农产品交易会也成,不过我觉得吧,还是叫博览会听着更大气一点,你觉得呢?”

看着大伯一脸不善地目光,这个时候王勇还能说什么啊?

“大伯你说的太对了,您老真英明!就叫半山村博览会!谁要是敢反对,咱爷俩一块儿脱光膀子干他丫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