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80章 阴谋算计

想要给林飞一点教训却反被羞辱的唐文斌,心里怨恨极了林飞,有种恨不得将林飞挫骨扬灰的念头。

唐文斌想到了一条毒计,一条他自认为可以让林飞万劫不复的毒计。

从刚才短暂的交手,唐文斌确认,林飞的身手绝非一般,否则也不会那么轻松让他吃亏,林飞的超强身手让唐文斌想到刑法的规定。

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作为一名从警校优秀毕业的警察,唐文斌深知刑法的量刑,法乃国之根本,天子犯法都要与庶民同罪。

唐文斌想着,因为医院中两名警察牺牲,接下去将会进行一场很长时间的严打,只要林飞在这个时候犯了事,肯定要从重处罚,谁都保不了他。

想到这,唐文斌连忙给自己的亲叔叔打电话,电话一通就问道:“二叔,求你个事,我想收拾一个人,可需要一些道上的人帮忙,你有没有认识那种可以完全信任的朋友?”

要想让林飞犯事,那就必须找人去挑事,而且这事他还不能参与进去,否则一道被人知道,那不止前途尽毁,甚至还要判刑坐牢的。

这一点唐文斌深知,可对林飞的怨恨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只要可以报复林飞,将林飞狠狠踩在脚下,唐文斌可以为此不择手段。

“你想收拾什么人?你要知道,市局刚下达全市严打的命令,你可不要在这时候闹事。”

唐文斌的叔叔唐金水,一听自己的亲侄儿要知法犯法,吓得脸色都白了,虽然这种事他之前也干过一些,可那时候跟现在可不一样。

严打期间,出一点事那都要严肃处理,更何况是警员知法犯法的事?

可惜时候的唐文斌,根本听不进去一句话,只想着该如何将林飞踩在脚下的他,连忙说道:“二叔,你不是鼓励让我追夏颖梦那女人吗?这林飞整天纠缠着夏颖梦,还用卑鄙手段让夏颖梦对我产生偏见,不把他这块石头搬走,我追到夏颖梦的机会,几乎为零。”

陷害林飞的事情,唐文斌知道仅凭他一个人根本做不了,如果没有他叔叔的帮忙,这完美的计划只能胎死腹中。

他也知道,自己的叔叔一直希望他能把夏颖梦追到手,两个人以后好一起升官发财,前途似锦。

电话里,唐金水沉思了很久,依旧犹豫的说道:“把你的计划说给我听听。”

“好,二叔你认真听我说,计划是这样的……”

唐文斌一听他二叔的话顿时变得很兴奋,手舞足蹈的跟唐金水打着电话,将他自认为非常完美的计划告诉了唐金水。

“这样计划可以,不过必须在我管辖的辖区进行,只要用的人可以完全信任,保证伤残鉴定天衣无缝就可以了,到时候是非黑白全由我们说了算,林飞他插翅难飞。”

“另外小混混是绝对不行的,这些人有案底,未必能把他给收拾狠了,还要找一些靠得住的,最好是有正当职业的!”

唐文斌冷静下来,仔细的分析了一下,点点头:“,二叔,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我刚才警校出来没多久,认识的人不多,你那儿有可用的人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你二叔我这么多年的副所长可不是白当的,你现在就在我的管辖区,那家宾馆老板就可以,你现在马上去找他说下这事,我也给他打个电话提个醒。”

挂了电话,唐文斌一想到林飞即将倒霉,甚至还会被他亲自送进监狱,心里面从未有过像现在这般的畅快。

有些阴沉的他,也在一瞬间整个人精神抖擞,气宇轩昂的向楼下走去。

很快他便找到了刚跟唐金水通过电话的汪华,当时鼻青脸肿汪华,还在自己宾馆附近的一家酒店里招呼着江枫。

“你就在汪华?”

唐文斌见到鼻青脸肿的汪华被吓了一跳,有些不敢认,试探着问道。

“您就是唐所长口中的唐警官吧,不愧是唐所长的侄儿,风度翩翩,完全是一表人才啊,你的事唐所长都跟我说了,放心,这事保证我身上,妥妥的。”汪华拍着胸部保证,脸上尽是讨好之色。

看着媚笑讨好自己的汪华,心里自认为高对方一等的唐文斌眉头一皱,这种人换平时的话,别说聊天说话了,就是看,他都懒得多看一眼。

可现在为了报复林飞,不屑与汪华为伍的他,只能忍了,脸上挤出一点点笑容,问道:“汪老板过奖了,恕我多嘴,你这脸上是怎么了?”

“妈的!”

一听这话,汪华顿时猛地一拍桌子,火冒三尺的他不止脸,就连脖子都气红了,愤怒道:“还不是那个林飞,仗着自己有点本事,仗势欺人,你看把我打得,这脸上,还有身上……”

说着汪华还脱掉了上衣,那背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唐文斌顿时就看不下去了,拉着手汪华的手就说:“你放心,这次只要你配合的好,我保证让这个目中无人的林飞被判刑,十年八载那都是最少的。”

“行,唐警官,有你这句话,以后你就是我亲哥,放心,人明天我就给你安排好,我也要让林飞知道,我汪华可不是谁都可以惹得。”

汪华眼中含着泪,激动的说着,连忙拉过唐文斌准备干一杯,可唐文斌以任务在身不便喝酒拒绝了。

而且他还要在徐娟离开林飞房间前回去,绝不能让徐娟知道他离开过,否则很容易被人怀疑的。

“林飞,跟我抢女人,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唐文斌心里咬牙切齿的叫着,回去的路上已经在幻想,林飞最后那戴着手铐,站在法庭上被判刑的样子。

可惜唐文斌并没有发现,在他走后,原本脸上还有着讨好笑容的汪华,一瞬间没了笑脸,还对着他离开的背影叫骂着。

“呸!披着人皮的狗。”

叫骂完,汪华一转身对着从另一个包厢里走出来的江枫嘿嘿一笑:“枫哥,刚才我的演技怎么样?”

“不错!”

江枫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夸赞,伸手一拍汪华的肩膀道:“这事干得不错,待会彪哥来了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彪哥看得起我汪华,那就是我三生有幸,不过枫哥我很好奇,这彪哥不是在林飞手上吃了亏,按理说应该趁机狠狠的报复林飞,这干嘛还要帮他?”

汪华的疑惑,也正是江枫的疑惑,刚才正在还汪华喝酒的江枫,听到了他和唐金水的谈话,知道林飞要到大霉的他,连忙把这一好消息告诉了陈彪。

本以为陈彪会为此拍手叫好,可万万没想到,陈彪竟然来了句,让汪华假装配合唐金水和唐文斌演戏,这事等他来再去告诉林飞。

如果汪华敢不配合,那就让他知道,江城道上,谁说了算。

一听陈彪这话,汪华立马就点头答应了,他害怕唐金水,可更怕陈彪这位狠人。嘎吱!

酒店门前,一辆疾行的黑色轿车急刹车挺稳,车门一开,陈彪带着三个人从车上走了下来,见状,江枫连忙带着汪华迎了上去。

“彪哥,这位就是浪漫之夜宾馆的老板汪华。”江枫说着,连忙踢了一脚有些发愣的汪华一脚,“还不快叫彪哥。”

“行了,一会等你宾馆的警察走了,一起跟我去见林飞吧。”

陈彪说完便靠在了车上抽烟,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他此刻都在心里想些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