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195章 公司的打算

拿着打包的十香粥回到酒店房间后,林飞发现林雅萱已经抱着一个枕头睡着了,看着熟睡的林雅萱,忍不住低头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

刚亲完,林雅萱就醒了,慢慢睁开眼睛的她慵懒的开口:“林飞,你回来了啊!”

闻言,林飞‘生气’的捏了捏她的鼻子,抗议道:“叫老公!”

“老公!”林雅萱温柔地叫了一声,乐得林飞连忙将打包的十香粥端到她面前,一口一口的喂着。

“你知道吗,刚才还好你叫我出去买这十香粥,不然我都救不了庄雅惠……”林飞一边小心翼翼给林雅萱喂着粥,一边将刚才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五亿?!”

林雅萱直接无视了林飞救庄雅惠的过程,此刻她的眼睛里都是钱,望着林飞问:“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五亿人民币啊,这可是真金白银的钱啊,就这么白给了?林雅萱的心里有点不舍,而且她还在怀疑,林飞究竟能不能拿出这么多钱。

“五亿而已,艾伦每年自己挣的零花钱都不止这个数,庄国盛也算我师傅半个弟子,就凭他这半个弟子身份,给五十亿都不算多,就当他继承我师傅一小部分财产吧!”

林飞很随意的说着,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可越有钱的人越怕死,活阎王的出场费就贵的吓人,更别说他这辈子积攒下来的各种天价医疗费。

“五十亿?”

ag亚游客服|HOME林雅萱咽了咽口水,她现在才发现林飞比她想象中的有钱多了,不由得想到那时候,去杭城参加法郎多集团的宴会时,林飞对她所说的那番话。那时候她原本觉得林飞是在调侃她的话,如今想想,却发现,那些话竟如此的浪漫……

“对了老婆,你没有想过如何处理公司?”

刚才的遇见庄雅惠的事情,让林飞想到了林雅萱家里开的红魅公司,从欧洲回来以后,他打算处理完凌家的事情,就去京城。

而且此行欧洲,他也不知道需要花费几天的时间,还是安排好红魅公司的事情比较好。

“我想找个适合的人担任红魅的总经理,代管公司运营,可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林雅萱有点为难的说着,红魅是她父母一手创建的,她希望红魅未来能越来越壮大。

“没事,还有三天我们才会去欧洲,万一不行我们就把行程推延几天。”

面对林雅萱的为难,林飞选择了以林雅萱的事情为主来安排行程。

“嗯,遇见你真好!”

闻言,林雅萱幸福的一笑,喝完十香粥的她,主动对着林飞献上香吻,而林飞搂着她,双手不老实的游走着,慢慢倒向床上……

……

夜晚褪去它寂静的黑色,绚丽的阳光为大地带来了崭新的一天。

中午接到庄雅惠电话的林飞,如约去见了她,却发现庄雅惠眼睛有点红,随口问了句:“你怎么了?”

顿时,庄雅惠一脸苦涩的说道:“还不是你昨晚打得那个男人,他是Z省花旗银行总行长的儿子,这家花旗银行是国际银行,势力很不错,昨晚连夜带人上门找了我们家的麻烦……”

说着说着,眼红的庄雅惠,再也忍不住眼眶中不停打转的眼泪。

唉!

林飞叹了口气,拍了拍庄雅惠的肩膀安慰道:“我陪你走一趟吧,不就花旗银行在Z省分行的行长儿子吗,就算他老子来,我也照打!”

随着,林飞开着车子,带着庄雅惠在一家环境不错的星级酒店前,那几乎爆满的停车场,稳稳地停住了。

下了车,两个人便肩并肩朝酒店方向走,刚到门口,一个约二十六七岁的男人连忙靠了过来。

“雅惠,你怎么现在才来,快点,吴少已经等你很久了。”

那男人一靠近就很直接伸手来拉庄雅惠,他的话让庄雅惠脸色一变,身子微微向后退了些,退到了林飞身后。

这时,那个男人才注意到林飞,见林飞一身不太贵的衣服,眉头不由得一皱,:“雅惠,这个男人是谁?别跟我说是你喜欢的那个学长!”

男人的语气有些重,似乎是对林飞的不满,但他却不知道林飞的衣服,只是他懒得跑,随便找了家衣服店买的,而且他本身对衣服也没刻意的要求。

“啊!”庄雅惠脸一红,连忙摇头道:“不是,他叫林飞是我朋友,也是爷爷……”

庄雅惠的话还没说完,那个男人立马强行将她拉到身后,指着林飞很不客气地开口:“我警告你,离我妹妹远点,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你的德性,没钱还想泡我妹妹……我呸,给我滚!”

庄雅惠的堂哥庄伟森,在一眼过后,心里就对林飞很不屑一顾,在他眼里,一个穿着几百块衣服的人,能有什么钱?

在庄位森眼里,年轻漂亮的庄雅惠可是一棵摇钱树,可不能砸在这个穷小子手里,他们全家可都在等着钱呢。。

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了林飞的预料,也让庄雅惠措手不及!

林飞脸上的微笑,在一瞬间僵硬住了,同时也让一边的庄雅惠,那小脸瞬间变得有些惨白。

昨天,她还为了求林飞帮忙,不惜用自己的身体和青春作为筹码。

可她想不到林飞竟然答应无条件帮忙,虽然心有疑惑,可庄雅惠总是小心翼翼,不敢触怒刘林飞,就是害怕他临时反悔,可现在庄雅惠万万没有想到,刚到酒店门口,她哥就将林飞往死里得罪。

“哥,你胡说什么,他是我请来帮我们家渡过眼前难关的,你不知道就别乱说,快跟我朋友道歉!”

“就他这鸟样还能帮我们家?”

听了庄雅惠的话,眼里只有钱的庄伟森笑了,一个身上衣服才几百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有钱人的家伙,这样的人能挽救他们家即将破产倒闭的公司?

这事,庄伟森想想都觉得太可笑了,就这人的样子打扮,最多也就能拿几万块。

想到这,庄伟森很不耐烦地朝林飞挥手,“我没时间在这里跟你瞎扯,在我没揭穿你前赶紧给我滚,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看样子,你们家人挺不欢迎我的,那我也只有走了!”林飞笑了笑,他看在庄雅惠的面子上懒得跟她哥哥,这种目光短浅的家伙一般见识。

说完,林飞转身便打算离开。

“等等,你走我也走!”庄雅惠连忙甩开庄伟森抓着她的那只手,她心里很清楚,要是让林飞就这么走了,那她最后的希望也就没了。

林飞走,庄伟森乐得其成,可庄雅惠要是走了,他可就要被债务逼得跳楼了,无奈之下,庄伟森只能退让一步。

“算了算,不就一顿饭吗,时间不早了,你们赶紧进去,可不能让吴少等急了!”

林飞听了后,脚步并没有停下,庄伟森这话,搞得似乎他在求对方一样,这让林飞心里很不爽,想走,却被庄雅惠给紧紧拉住。

“林飞,求求你,帮帮我……”庄雅惠双眼通红,泪水汪汪地哀求着,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林飞心一软,点点头。

在庄伟森带领下,三个人直接上了四楼的402,一进包厢,林飞就看见两男一女三个人。

门打开的一瞬间,包厢里的人也有些错愕,各自目光瞥了林飞一眼后,有些疑惑,这是他们的家宴,怎么会走进来一个外人?

要不是林飞身边跟着庄雅惠,这包厢里的人,都会认为,眼前他们都不认识的人,或许是走错了包厢。

“小子,竟然是你,这还真是冤家路窄,昨晚打了我就跑,今天我不让你跪着我面前道歉求饶,我就不叫吴风瑞!”

昨晚那个被林飞脸上揍了一拳,到现在脸还肿的男人,见走进包厢的林飞,顿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林飞大吼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