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255章 证明

[超多好看小说](www..小说)那张幻神艾露西精心仿造出来的假兽皮,被辰月像丢垃圾般随手丢入江水中,

随后看了看时间,继续用不男不女的声音说道:“时间还剩下十分钟,看样子林飞是打算舍弃这三个人了,选择了兽皮,难不成还真要去绑架林雅萱,这林飞才舍得拿出真正的兽皮,”

正当面具下的辰月自言自语时,谭诗茹毫不客气的上前几步,直接伸出右手道:“把解药给我,我要救他,”

谭诗茹口中的他,自然就是马飞,

“不行,如果把解药给你,让你救了马飞,那么墨天和那个夏颖梦的死,你如何向林飞解释,你这么做会使得你身份暴露……现在还不是你身份暴露的时候,”

辰月的话让谭诗茹大吃一惊,因为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会拒绝她的要求,连忙就急了起来,

“我不管,我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马飞死在我面前的,把解药给我,”谭诗茹大声吼着,语气也变得不容拒绝,

可这时,辰月的眼神变得冷淡,冷冷的目光望着谭诗茹,用冷淡的语气说道:“你这是在命令我吗,别忘了你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你……”

见时间越来越少的谭诗茹急了,这时穿着黑斗篷,戴着面具的辰月打算离去,谭诗茹连忙伸手去阻拦,

“站在,不把解药留下,不许走,”

“怎么,你还敢对我出手不成,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面具下,那不男不女的声音充斥着愤怒的情绪,似乎很不满谭诗茹的行为,

可谭诗茹却坚定不移的回答着:“为了他,哪怕得罪你,违反组织的规矩我也认了,因此别逼我对你出手,”

“出手,”

面具下的声音,顿时由愤怒变成了不屑,目光也藐视的看着谭诗茹道:“你打得过我嘛,”

话音还未落下,辰月竟然主动出手偷袭谭诗茹,毫不留情的一拳,没有任何痕迹与征兆,一出现就直奔谭诗茹胸口而来,

“哼,你高兴的太早了,我可不是你们认识的那个谭诗茹,”

谭诗茹冷声开口的同时,面对那偷袭而来的一拳,不躲不闪,右拳闪电般的轰出,虽然出手慢了对方一拍,可那速度却快得惊人,

“砰,”

两个人的拳头狠狠的碰撞到了一起,顿时响起沉默而响亮的声音,

蹬蹬蹬蹬,

碰撞的劲道使辰月那身影急速向后退了几步,再看那面具下的眼神,双瞳中尽是震骇之色,只看到跟她对轰了一拳的谭诗茹,竟然比她少退了半步,

“御气,”那不男不女的声音,顿时变成了惊呼,

后退了两三步谭诗茹,双手五指微微的舒展,控制着呼吸的节奏,这时她的眉头,却悄然紧皱了起来,因为她心中非常疑惑,

她感觉眼前的辰月似乎是假的,否则刚才那一拳,哪怕她将自己一直隐藏的事情完全爆发出来,也不会占得一丝上风,能平局就不错了,

虽然心中有些怀疑,可谭诗茹嘴上还是说着:“赶紧把药给我吧,否则,如果马飞死了,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让你为他偿命,”

“值得吗,你这么做值得吗,马飞现在还不是组织的成员,你就算强迫我救了他,可你想过没有,你自己的下场……在星火你是一个违背组织规矩的人,在他们眼中,你却是一个叛徒,别忘了夏秀芸那个女人的死,你也有份……”

谭诗茹丝毫不在意辰月的话,直接回答道:“我不在乎……”

“可我在乎,”

就在谭诗茹说了四个字时,林飞的声音陡然间响起,一脸阴沉的他,明明早就知道谭诗茹是叛徒,而还要装出现在才获知般,

在林飞的身后,跟着已经解了毒的马飞,至于墨天被留在了车上照顾夏颖梦,

“林飞,,”

谭诗茹和辰月同时一声惊呼,无论是谭诗茹的脸上,还是那面具下的面,都在顷刻间变得惊恐,不可置信的目光死死盯着林飞,

看见林飞与马飞同时出现,谭诗茹整个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几步,那状态,就跟夏颖梦看见她妈妈死在她面前时一模一样,都仿佛丢了魂般,

那面具下,不男不女的声音,颤抖着问道:“林飞,你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为什么机场没有你出入的记录,你不可能忙过我们的眼线,”

林飞冷冷一笑的回答:“普通客机当然不行,可军用的飞机自然可以……为了避免再次被人破坏,为了替死去的夏阿姨报仇,今天,你无论如何都必须死,”

说话的林飞,手中多了一把枪,这时,那面具下的瞳孔一缩,连忙挟持住谭诗茹,企图用谭诗茹的命当护身符,

辰月一只匕首架在谭诗茹的身上,用谭诗茹身体作为掩体的她慢慢向甲板边缘退去,大喊着:“马飞,刚才谭诗茹的话你也听见了,她为了你背叛我们,甚至给对我出手,难不成你忍心看着她死在你面前吗,,”

“卑鄙,”马飞冷冷的低吼着:“你把匕首放下,还有活命的机会,否则你必死,”

“别把我当成三岁小孩,放下匕首我死的更快,”

说话间,辰月的身影已经快退到甲板边缘,就差一点她便可以从甲板上跳江逃生了,然而就在这时候,林飞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一次不忠,终身不用,你认为我会在意一个叛徒的生命,你太天真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枪声陡然间响起,

“蓬,”“蓬,”

三颗子弹从林飞手中的枪膛中射出时,一颗子弹便将林飞手中的那把枪击飞了,与此同时,感受到空气流动变化的辰月,果断用还处在失神中的谭诗茹去挡致命的子弹,

噗噗噗,

三颗子弹同时击中谭诗茹,却为辰月赢得了一丝逃命的时间,连忙不顾一切双脚一瞪向滚滚江水跃下,

然而就在她从甲板跃起的那一刻,林飞的左手上陡然出现一把枪,顷刻间枪口锁定目标,一声枪声中,三个子弹咆哮着射出枪膛,

“不,”那回荡整个江面的不男不女声,满是恐惧,

处于半空无处躲闪的她,三个子弹分别击中了她的眉心和胸口,然后随着“哗’的落水声,尸体冒了几个泡便沉入了江水中,冒起的血,瞬间便被江水冲走了,

“这是你第二次朝我开枪了,不错,很不错,”

冷笑的林飞浑身散发杀强烈的杀意,连看都不看甲板上奄奄一息的谭诗茹,头也不回地走向货轮,在他走下货轮的瞬间,黑暗中传来张轩的声音:“你杀了那个面具人,就不怕计划出现意外吗,”

“她是假的,”

回答完的林飞,脚步却没有停止,直接上了车,不顾墨天的疑惑,命令他将车子开离东港码头,

其实刚才谭诗茹的猜测并没有错,这个戴着面具的辰月是假的,至于林飞,他是从对方身上的气息感觉出来的,

虽然身形和样子都差不多,黑斗篷和面具都会遮盖人的样貌,变声器也能隐瞒一个人的真实声音,可人身上的气息却完全不同,而且辰月最大的露点就是,无人可用的她,选择了一个男人代替她去见谭诗茹,

就在林飞走后几分钟,真正的辰月现身了,看着奄奄一息的谭诗茹,她笑着说道:“马飞,这应该算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吧,”

“你是谁,,”马飞头也不回的问道,

真辰月回答道:“月君卫,我手中有能救你女人的药,哦,差点忘了,我想谭诗茹还没有告诉你吧,她怀孕了,已经有了你的孩子,如果你在这里犹豫下去,她可就要一尸两命了,”

听完辰月的话,马飞动容了,谭诗茹怀孕是最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情,连忙转身恳请道:“求求你,救救她……她不是你们组织的人吗,”

“她刚才的行为你也看见了,竟然对我的替身动手,她的行为已经背叛组织了,当然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加入我们,我就救她,”

马飞想也不想便回答道:“我答应,”

真正的辰月也非常果断给谭诗茹注射了一支生命药剂,当然邀请马飞加入星火的她,自然不是仅凭一句话,

“人我先带走替你照顾着,想要加入星火,就拿出你的诚意来证明,”替谭诗茹注射完生命药剂的辰月,抱起谭诗茹冷冷的说道,

“如何证明,”马飞在深呼吸后问道,他已经做好面对一切的准备,可辰月的条件却出乎他的所有意料之外,

“组织上不允许我们杀了林飞,因此唯一能证明你加入星火诚意的那就是——杀了林飞身边一位亲近之人,如果你拒绝,那就等着为你的女人和孩子收尸吧,”

“好好想想,你在林飞心里究竟算什么,他为了自己的女人不顾一切,可对于你这个兄弟的女人呢,他又做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