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269章 段贺山来了

砰!

将桌子撞翻的段鹏,彻底傻眼的他,一时间竟然连疼都忘了喊,因为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在林常县对他动手了。

包厢里的喧闹,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还清醒着的人,目光都看向林飞,心中满是震惊。

而王木兰,还有早已被吓得小脸苍白的白思若,都在心中替林飞担忧,也有一些责怪林飞行事莽撞。

其中一个正端着酒杯的人,瞪大眼睛的他将嘴巴长得大大,右手不自觉地一松开,直到那盛满酒的酒杯,啪地一下子在地上摔得粉碎,所有人这才反应过来。

从短暂的震惊中反应过来后,王木兰第一个反应就是想拉着林飞逃走,最好将林飞送出林常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段鹏的报复。

“白木飞,你这个愣头青,简直太胡来了,这事闹大了,赶紧走,不然我都帮不了你!”

王木兰真的心急了,她虽说是一个副镇长,可泾河镇只不过是林常县一个不起眼的落后小镇,加上她出身普通工薪家庭,没有任何身份背景,因此基本上,她还不如有些地区,一个村的村书记。

加上这事还是林飞先动的手,要是段鹏报复起来,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飞为此倒大霉,当然,这仅仅只是王木兰的自认为而已。

“想走?”

根本不用段鹏吩咐,包厢里其他几个人,一下子将门给堵死了。

这些平日里跟着段鹏耀武扬威,靠在段鹏发家致富起来的狐朋狗友,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王木兰,将闹事者带走?

有人竟敢在林常县内动手打段鹏?而且还是当着他们的面动手打了段贺山,这位蜀中首富的亲侄儿?

那些阻拦在包厢门口的人,心里面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这穷小子也太不知道什么叫太高地厚了吧,简直是去厕所点灯,找屎(死)。

足足3秒钟之后,反应过来的段鹏,连忙捂着疼得不行的肚子,叫喊着,“哎呦喂,疼死了我……”

“砰!”

ag亚游客服|HOME一个身材最胖的男人,听得段鹏的叫喊声,顿时就把桌子拍得震天响,他指着林飞的鼻子,“你他妈竟敢打段总?!傻B一个!瞧你那样子,傻不拉几的,我们段总给你一点脸色,你还真给我登鼻子上脸了,麻痹的,给老子跪下道歉!”

那喝多了酒的胖壮男人,一下子露出了本性,此刻他就跟街上的地痞流氓差不多了,趾高气扬的,仿佛林飞必须去照他的话去做,完全一副不容拒绝的样子。

见包厢的门被堵住了,那一刻,王木兰心里真后悔,早知道会遇见这种事情,刚才她就答应让林飞在那家酒店请客吃饭了,非跑这里吃什么烤鸭啊。

“段鹏,抱歉,真的非常抱歉,我这朋友书读得太多了,把脑子都读坏了,你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他一个脑子不清醒的人计较……”

见逃走这条路不行的王木兰,只见低声下气的向一脸阴沉的段鹏求原谅。

有时候,尊严在残酷的实现面前,真的一文不值。

然而段鹏并没有说话,他在想着如何收拾,眼前这个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愣头青,而边上打算趁机拍马屁的人,却没有停下动作和嘴里的话。

“小子,你他妈聋了?没听见让你跪下道歉吗?草泥马给我老子快点跪下!”

那胖壮的男人一见林飞竟然半天不动于衷,一副无视了他的样子,顿时恼火了,一下子就窜到林飞身边,一抬手就想给林飞一巴掌。

“都给我滚!”

林飞一抬脚直接横扫了出去,虽然没有用尽全力,但是快得只能看见一道腿影,这一腿的力道更是惊人,不仅将冲上来的那个男人给踢得倒飞回去,一声惨叫,背后重重的砸在墙上。

连同那些堵在门口的人,全都在这一脚之下,横扫到了地上,一个个顿时双手握着被林飞脚踢中的部位,躺在地上哀嚎着。

这一幕,吓得王木兰和白思若,一时间竟无法组织语言,脑子里也一片空白。

“好,很好,那个王木兰,他是你朋友吧,我告诉你,你这个朋友,这辈子就给我待在牢里别想出来了等着把牢底给做穿吧。”

见到一个愣头青的书呆子,动起手来如此嚣张,这段鹏算是彻底吓破胆子,不敢跟林飞凶,只能对王木兰嚣张。

在说话间,刚拿起手机打算找人来,也不知道是隔壁用餐的客人,还是餐厅的服务员报了警,这烤鸭店的门外,忽然间传来了警察的鸣笛声音!

“哈哈,警察来了!小子你不很能打吗?有种你当着警察的面打老子呀……我把话撂这里了,今天不把你整个半死,我段鹏就是你孙子!”

听到警车的鸣笛声,段鹏不仅没有露出慌张害怕的表情,相反立马收起了脸色的慌张,得意嚣张地冲林飞叫嚷道。

“那我就满足一下你!”

林飞直接冲了过去,几个巴掌狠狠地扇在了段鹏的脸上,顿时一个新鲜的猪头出炉了,要不是林飞稍微控制了下自己的力道,否则的话,稍微使点劲,就会把这段鹏给几巴掌扇出脑震荡来。

“哎哟!”段鹏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脸肿的跟猪头一样,嘴巴里都是血,甚是骇人。

边上那些之前被林飞踢倒在地上的人,看见这一幕后,那心脏猛地一颤,被林飞的凶残给吓得都不敢从地上爬起来,这年头横的怕愣得,愣得怕不要脸的。

在他们眼中看来,眼前书呆子样子的愣头青林飞,就是属于那种没脑子的二愣子。

否则怎么敢当众殴打段鹏,而且还是在天林常县这段鹏的一亩三分地中,在这里,除非找死的,否则谁敢招惹段鹏啊。

而这时的林飞,在听了警鸣声后,走出包厢门外,发现真有警察来的林飞,在见到几个身穿警服的警察下了车,连忙掏出手机给段贺山打了一个电话。

……

此时,坐在车上,已经快要到林常县的段贺山,忽然发现他的手机响了,拿起手机看了眼的他,顿时眉头紧皱。

这部手机的号码,可是他非常私人的号码,一般只有家里人,或者对他而言非常特殊的人,才知道,因此疑惑之下的他,还是接听了电话。

“喂!我是段贺山,请问你是哪位?”

手机听筒里顿时传来林飞的声音:“我姓白,叫木飞,昨晚我们刚见过,在牛头山温泉度假山庄!”

“原来是先生您呀,不知道您这时候突然给贺山打电话,有何吩咐?”

经历了昨晚的事情,这段贺山可是一心想结交林飞,至于白木飞这个名字,是林飞与他约定,在林常县内使用的假名。

正苦无机会与林飞进一步接触的他,如今突然接到林飞的电话,整个人都有种欣喜若狂的感觉。

“我现在正在林常县,听说你这里有一个侄儿叫段鹏的?”

林飞的话瞬间让坐在车里段贺山心中一颤,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连忙试探着问道:“先生,难不成是我那个不争气的侄儿,招惹到您了?”

“也不算招惹,就是他做人太嚣张了点,我看不惯顺手教训了他一下,听说他在这里关系非常硬,这不,刚教训完他,警察就来了……我不想把事情闹大了。所以就只能给你打电话咯!”

林飞拿着手机笑着说道,可他的话让段贺山顿时毛骨悚然,恨不得立马出现在段鹏面前,狠揍段鹏。

惹谁不好,偏偏招惹到一位杀人不眨眼的煞神,吓得段贺山心脏陡然加快整个人紧张的不行,连忙说着:“先生,我马上就到,您放心,我现在就打电话,保证不会让您受到半点委屈。”

这个不到一分钟的电话,却吓得坐在车上的段贺山一身冷汗,可他当给段鹏打电话时,却得到这样的提示:“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