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271章 前往泾河镇

完了!

彻底完了!

那段贺山对待林飞的态度,尤其是他的那些话,宛如来自地狱的魔音一般,侵袭着段鹏那快要吓崩溃的心,令他浑身剧烈一颤,双腿不停的颤抖着。

脸色狂变不止的他才明白,本来打算收拾一个书呆子,结果一不小心把天都给捅破了。

连他叔叔都要恭恭敬敬,微微欠身叫一声“先生”的人,这样的人,岂是他能得罪的起的?

“现在的有钱有身份的人,都开始喜欢穿地摊货了?哥,我的亲哥,你有钱有身份能不能说一下,我这小身板真的玩不起啊!”段鹏悔恨的恨不得自己再给自己扇几个巴掌。

依靠段贺山起家致富,才有了今天的他,偏偏得罪了一个他叔叔都要交尊称先生的人……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的话。

或许在这一刻,段鹏也一定愿意用他所有的一切去交换,可惜,一切仅仅只是如果……

那些躺在地上的段鹏狐朋狗友们,以及刚才嚣张至极的周汉辉,耳畔都是林飞的话在嗡嗡飞着,心头一凉,看段鹏的表情就知道了。

这段鹏要是完蛋了,他们自然也会跟着完蛋!

“该死,这王木兰认识谁不好,偏偏认识了这样一位大人物……”

ag亚游客服|HOME心中怨恨王木兰的段鹏,面色惊恐的他连忙跪在了地上,没有任何人开口,就那么很直接的跪在林飞面前,哭求着:“大哥,我该死,都是我该死,一不小心喝多了酒,胡言乱语,求求你大人有大量,把我当成一个屁给放了吧!”

此刻的段鹏,面对林飞一点脾气都没了,他眼里高高在上,只会给别人脸色看的亲叔叔段贺山,都恭恭敬敬,不敢有丝毫懈怠站在林飞面前。

现在想想,段鹏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行为,该有多愚蠢啊,更可悲的是,自己竟然还那么无知地嘲讽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招惹对方。

段鹏心里一片冰凉,这还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刚才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可惜你并没有珍惜,如果做错事单凭道歉就有用,那么这个世界上,还需要警察和监狱吗?”

林飞冷冷的说着,对于段鹏这种仗势欺人的人,他根本不会产生任何怜悯,从刚才对方那种嚣张的态度,以及段鹏做事的行事风格,林飞便断定,这种人,绝对做了很多违法乱纪的事情。

林飞的话,宛如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的插在了段鹏的胸口,顷刻间便让段鹏陷入的绝望。

而绝望的他,连忙跪着转身,一把抱住段贺山的腿,堂堂一个七尺男儿,竟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着。

“叔!你一定要救救我啊,我爸当年为了你,可是丢了一条腿,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我妈死的早,我爸还躺在病床上等着我给他送终养老,你一定要救我啊……”

现在,段贺山已经是段鹏心中唯一的救命稻草了,因此,段鹏向段贺山打起了亲情牌,企图用亲情来挽救自己,可惜他的想法注定,只是妄想。

听了段鹏的话后,一脸为难的段贺山,望着林飞,咽了咽口水,最终还是选择了替段鹏求情开口道:“先生,他也没有干出非常出格的事情,你看,能不能饶恕他这一次?”

“出格的事情?”

林飞脸色泛着冷漠而严肃的笑容,那呆板的书生气质,瞬间被高高在上的气势所代替,宛若至高无上的君王,平淡的语气中,却有着令人不敢拒绝,也不容反对的气势。

“你觉得这件事情还不算出格吗?那么请问,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人不是我,换一个人,又会是什么下场?你让我饶恕他,可他在此之前,可曾想过饶恕过别人?”

“这……”

林飞的话,让段贺山顿时犹豫起来,跪在地上祈祷这段贺山能就自己的段鹏,再次哭腔喊着:“叔,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段贺山在犹豫,他在结交林飞与保全段鹏之间权衡。

最终,重情重义的段贺山,为了偿还段鹏父亲救他而失去右腿的恩情,段贺山冒着得罪林飞的风险,说着:“先生,您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饶恕他一次?”

林飞很直接的回答,他对着段贺山身后的林雨一招手:“林雨,这件事情,交给你们处理,我想以你们的权利,足够了,如果真出了事情,让上面的人来找我。”

闻言,林雨连忙站了出来,歪着头打量着段鹏好一会,才开口问了句:“是直接拉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杀了吗?还有其他人,要不要也全杀了!”

额!

林雨的话,让林飞一阵无语,他想不到,这林雨长得漂亮,可做事的风格却如此暴力,开口就是把段鹏杀了。

林雨的话,将周围刚刚反应过来的人,再次给吓蒙了,他们无法相信,一个如此漂亮的女人,嘴中的话,杀人竟然跟杀鸡一样,说的那么轻松简单,似乎,这种事情他们经常干。

这下,段贺山脸上一变,连忙改口:“先生,还请你手下留情,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偏袒半分,无论是谁,只有是违反了国家法律,全都一律严肃处理,这事,我亲自监督,求你给他们一条生路吧,他们都是一些普通人!”

“这可是你说的,如果被我发现你,利用关系徇私舞弊的话,到时候,既不要怪我不讲情面,连你一起收拾了!”

林飞的话,吓得段贺山连连点头,见堂堂蜀中首富都被林飞吓成这样,正目瞪口呆中的王木兰和白思若,忍不住浑身猛地一个哆嗦,惊醒过来的她们,用无比崇拜的目光盯着林飞看。

“木飞哥太牛逼了,太酷了,竟然连蜀中首富都被他吓成这样,要是他真是我哥的话,该多好啊……”白思若两眼闪闪发亮,满脸兴奋地想道。

“这白木飞究竟是谁啊?简直太帅,太酷了,要是能有这样一位男朋友,那该多好啊!”

单身至今的王木兰偷偷打量这林飞,露出一脸憧憬的表情。

足足三秒才清醒过来的她,连忙在自己心里骂着自己不要脸。

三分钟后,待林飞等人纷纷离开这烤鸭店后围观的顾客们,纷纷炸开了锅。

“卧槽,我这是在做梦吗?段鹏竟然在林常县让人给吊打了?还吓得下跪道歉?这年轻人谁啊,这么牛逼,连段贺山都害怕他?!”一个刚才极不看好林飞的人,第一个大声叫了起来。

“估计是某个牛逼人物的儿子吧,这么嚣张的人,早晚因此嚣张倒大霉!”一个青年男子说话时,酸溜溜的,很明显是在羡慕嫉妒恨!

“哇,这个男的好man啊,不是他有没有女朋友,人家好像跟他生猴子!”餐馆中某个服务员陷入花痴状态中。

在众人各自的惊讶中,这件事也总算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而离开烤鸭店后,因为刚才的事情太过震惊了,让心里没有丝毫准备的王木兰,吓得一时间都把她一直努力正事给忘了。

刚才在包厢里,她被段鹏灌了不少白酒,加上心情起伏跌宕,上车后,心情完全放松的王木兰,竟然将头靠在了白思若肩膀上,一下子便呼呼大睡起来。

而怕自己身份因为这件事,暴露出去的林飞,在白思若的指引下,开着车急急忙忙向泾河镇驶去。

可林飞并不知道,一个天大的麻烦正在一步步靠近他,也正是这个麻烦,将青城山牵扯了进来,以至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