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277章 再多的钱,也买不了你的命

!”

站在窗户外的林飞,随着一声冷笑后,举起右手上的匕首,运用自身的气劲,猛地击向那被子弹击出片片雪花状的防弹玻璃。

“砰砰砰……”

林飞右手的匕首,一次又一次击打在防弹玻璃上,玻璃包括窗户都在剧烈的震颤着,发出即将崩溃的声音。

“该死!”

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汪强浑身一哆嗦,他虽然准备了枪,可却忘了多准备一些子弹,慌忙的他连忙丢掉手中的枪,窜向房间唯一的门。

可门在刚才,汪强为了防止林飞进入,已经用床还有各种东西堵死了,同样也堵死了他离开的唯一出路。

“砰!”

随着一声剧烈的声响,那本已负重不堪的防弹玻璃,最终承受不住林飞手中匕首而粉碎了,林飞也随即破窗而入。

“啊……”女秘书那尖锐的声音,瞬间穿透了整个房间。

“闭嘴。”林飞轻轻一挥手,打在了那女秘书的后脑勺,她立刻就昏了过去。

“你杀了她?”见到这一幕的汪强,面露惊恐的向后退了几步,因为绊倒了床脚,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没有,我只是让她昏过去罢了。”林飞冷冷的笑着,说道,“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杀普通人的,更何况是女人……不过你算一个例外,因为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意图对付我的敌人……”

“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钱,对!我可以给你钱,我全部家当近二十个亿都可以给你,还有女人……”

面对林飞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意,汪强哆哆嗦嗦,整个人发颤的哀求着,为了活命,他甚至不惜下跪在林飞面前。

“钱。”林飞冷淡的说道,“在别墅里埋伏了这么多保镖,还特意命人将我朋友绑架来,不就为了设下埋伏,杀我吗,现在我来了,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嘛?”

“不敢,大哥,这都行手下人胡作非为,我根本不知道啊……不知道大哥您朋友没有受伤,我愿意为此做出补充……”汪强试图将一切过错,都推脱给已死的下属。

“不必了,再多的钱,也买不了你的命!”

林飞冷冷的话音落下,手中的匕首顷刻间脱手射向汪强。

噗嗤!

那锋利匕首穿透了汪强的喉咙,瞬间让汪强产生了窒息感,视线也越来越模糊,他的双手在空中胡乱抓住,似乎想要抓住能救自己性命的救命稻草。

扑通!

最终,瞪大眼睛一副死不瞑目的汪强,倒在了血泊中。

林飞仅仅只看了已死的汪强一眼,便走向窗户,然而当他走到窗户边时,一辆雪亮的车灯亮起,让林飞不禁有些疑惑起来。

因为这件事情,他已经让林雨使用权限,这时候,一般是不会有人来这里的,既然来了,那自然不是一般人。

车子很快驶入了汪强这栋别墅中,车上,急匆匆赶来的汪成武随即下了车,看见别墅中遍地尸体,心中顿时产生非常不好的预感。

“原来是他?汪成武……汪强?看样子他们应该都是一家人,既然如此,那就杀了这个汪成武,然后再走吧!”

在看见下车的汪成武后,林飞瞬间下了决定,当然下车的汪成武,也感受到了林飞的目光,顿时大叫起来。

“混账东西,你还真胆大包天,竟敢来这儿闹事杀人,你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林飞轻轻的从二楼跃下,故作不知的说了一句:“不就一个为富不仁的富商,人我已经杀了!”

汪成武一听汪强被杀了,顿时勃然大怒:“该死的东西,你可是他是我弟弟,而我是青城山之人,你竟敢杀我弟弟,找死!”

随着两个人一回一答,脚步并没有因谈话而停止的林飞,此刻距离汪成武还有那辆亮着灯光的车子,已经不足三十米了。

此刻的林飞,依旧戴着眼镜,还是他脸上的伪装也没有卸去,因此这汪成武并没有认出林飞,只将林飞当成了一个不知来历的白木飞。

能让段贺山这位蜀中首富都敬畏的人,如果在别的地方,汪成武或许还要考虑一下要不要得罪对方,可这里是都将堰,是青城山地界,在这里,他无需畏惧任何人。

“汪师叔,这里可是都江堰,青城山地界,一个外人任何与他废话,杀了便是!”

随着一个男子的声音,车下又下来四个青年,从他们对汪成武的敬畏,不用猜也知道,这些人都是青城山弟子。

刷刷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林飞身上,那藐视中带着一丝不屑的目光,似乎已经将林飞当成了刀板上的鱼肉了。

“汪师叔,我去替你杀了他!”

刚才说话的青年再次开口,而且随着他的开口,已经迈开双腿急速向林飞靠近。

“锵!”

手中一把长剑在黑暗中闪过一道银光,像一条跃出大海的蛟龙般,顷刻间杀向林飞。

“区区蝼蚁也妄想撼树?简直自不量力!”

林飞也不没有丝毫留情的出手了,一步跨出,便如鬼魅般消失在对方的封锁中,当那个胆敢向林飞动手的青年,再次看清林飞的身影时,他手中的剑已经不见了。

那不见的剑,却出现在了林飞手中,剑锋正向他的喉咙切割而来。

“不!”那青年大吼起来,企图避开这一剑,然而他的速度,比起林飞差太远了,否则也不会被林飞夺去了手中之剑,才发觉过来。

噗嗤!割喉!

鲜血喷出。

“呃—呃—”那青年前冲的身形戛然而止,双腿一软跪倒在地,瞪大眼睛的他,根本发不出声音。

“他的速度怎么会这么快?呃……”带着最后的疑惑,那青年缓缓倒下,成为了又一具冰冷的尸体。

“该死,他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一起动手!”

见林飞杀了自己的同伴,而且还是在一瞬间杀了的,剩余的三个人目露凶光,配合在汪成武向林飞挥见斩杀而来,举起手中的长剑从四个方向杀了过来,三个青年与汪成武配合的亲密无间,而且一出手就是强招、杀招!

“蝼蚁再多,又有何用?”

林飞丝毫不为所动冷冷一笑,脚步迅速的踏出,身影犹如鬼魅般的,以极快的速度刹那间就来到其中一名青年身前,同时手中夺来的长剑直接碰撞上对方刺来的剑。

在剑尖碰撞的瞬间,林飞右手微微一震,剑身竟如蛇般极限弯曲,一道银光一闪而过,而那名青年手下脖子上溢出鲜血,瞪大着眼睛看着林飞,身子便向着后面缓缓的倒了下去。

那一瞬间,林飞手中的长剑,以一种诡异的角度以及速度,锋利的长剑就杀了这个青年的瞬间,切割了他边上一位青年的脖子。

两杀了两个人之后,林飞的动作并没有因此的停滞,以肉眼都难以捕捉的速度,避开汪成武和仅剩一人的杀招后,长剑在空气暴裂开的锐啸声。

一瞬间在林飞的完美掌控下,在刹那间一连刺杀出两剑,剑剑致命。

踏!

林飞一个凌空翻之后,优雅,面容带着冰冷,右手的长剑随着他的劲道微微一震,瞬间,剑身上的血迹被震散了,杀了汪成武之后,林飞并没有扔掉长剑,还是紧握在手中。

与此同时,以最快的速度,飞捡地上的枪支弹夹,不知为什么,在汪强死后,林飞却忽然产生了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

那种感觉,宛若手无寸铁的普通人行走在丛林中,被一只饥肠辘辘的猛虎给盯上般,处于极度的危险中。

啪啪啪……

忽然间一连串的掌声响起,同时还有一道苍老有劲的声音飘忽而来:“不愧是枪神,行事作风果真十分嚣张,竟敢潜进我们青城山腹地,都江堰杀我青城山子弟,还有一位戒律堂首座!

这声音让林飞一下子浑身紧绷起来,身体摆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剑落地,双手持枪观察着四周:“出来吧,青城山的人都是老鼠吗,没事总爱躲躲藏藏的?”

“枪神,杀我青城山弟子,人赃物在俱在,今天我必将用你的血来扞卫青城山的荣耀……。”

从容的脚步声极有节奏的慢慢接近,黑暗中,一个身材道袍,身后负剑手持拂尘的白发老道,从一棵大树后走了出来,双眼中泛着阴冷的光芒,“今天谁来,也救不了你,枪神,你做好必死的绝无吧……”

林飞握紧双枪,眯起双眼,添了添有些干燥的嘴唇:“想要我的命,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一刻,林飞的精神已经紧绷到了极点,眼前的老道给了他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

一次又一次在生死线上的徘徊经验,以及直觉告诉林飞,哪怕他这一次竭尽全力,都未必能从对方手中活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