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283章 生死一线

面对青竹道人那凌厉的杀机与气势,林飞眉头一皱,手无寸铁的情况下,他根本没有一战之力,唯一的办法只有……

“打断了我跨入武道的契机也就罢了,难不成你还想仗着利剑对方我这个手无寸铁之人?这就是你们青城山的荣耀?我看着只是一群欺负弱小的无耻之辈……”

这还是林飞第一次,用言语去刺激对手,这也是他的无奈之举,丢弃节操,总比没命要好一些吧?

“闭嘴!”

青竹道人脸上立马就挂不住了,常年在青城山上修身养心,一直钻研武道的他,最崇拜的就算一些武侠小说里的侠义人物,例如金庸武侠下,大名鼎鼎的乔峰!

被林飞言语刺激到的青竹道人想着,反正眼前的林飞,最厉害的就是枪术,没有枪的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可言。

“清风师兄就是死在他的枪下,不没有枪的枪神,难不成还能打赢我?”

想到这里,青竹不禁想到自己几十年如一日的苦修武学,身上这柄长剑更是寸步不离,一个练剑几十年的人,难不成还打不过眼前这个枪神?

更何况对方还不是武道高手!

于是乎,青竹道人连忙向边上一位年仅三十出头的道士,一伸手道:“把你的剑给我!”

“是,青竹师叔!”

那名被青竹指着的道士,虽然不知道青竹的意义何在,可碍于如今青竹已经成为青城山青字辈,也不敢多问,直接将剑丢了过去。

接到剑的青竹,又将剑丢给了林飞,然后才开口:“现在你手中已经有了兵器,拿出你最强的实力与我一战吧,虽然无论如何结局都将是你死在这里,可你至少还有一个可以挣扎求生的机会!”

青竹的语气,已经他那脸上淡漠嚣张的表情,似乎林飞已经成了他刀板上的鱼肉,只要他愿意,就可以随时随地的宰割。

手中虽然多了一把剑,可林飞的脸色却变得凝重了起来,他心中清楚,这一战,绝对是一场舍命之战,尽管他身经百战,自信能做到同阶中无敌,甚至依靠枪术能威胁到刚晋升武道的高手。

但是那是双枪在手,才让林飞有一些信心,可眼下只有一把利剑的他就算拼尽全力,也必败,败了也就死了,根本没有能力扭转结局。

除非剑走偏锋,主动让自己陷入死局,在生死之下,人的潜能是最容易爆发出来的,不是借助外力爆发,而是凭借本能。

在爆发中一举突破武道,这是唯一逆转整个局势的关键。

“想杀我,那就给我做好垫背的打算!”

拔剑出鞘!

陡然,林飞发出一声爆喝声,脚下踏步,快速的向着青竹道人冲去,速度极快,眨眼间便来到他的身前,已经化为一道残影,手中的利剑悍然挥舞,卷起一阵强烈的剑风。

“找死!”

看着林飞竟敢对他主动拔剑进攻,青竹道人眼中凶光如潮喷涌,佩剑瞬间出鞘落入右手,猛地向林飞刺杀去。

见到这一幕的其他青城山弟子,都双手抱在胸前,嘴角冷笑,眼神不屑的在一旁看着,虽然清风道人死在林飞手中,完全颠覆了他们的想象。

可一位没有枪的枪神,半步武道的林飞,怎么可能是他们青竹师叔的对手?

越级挑战?越级斩杀?那只不过小说中的故事情节,这里,武道代表这一切,速度决定谁生谁死,对气劲的掌控强弱,才是证明谁才是这个世界的王者标志。

两剑碰撞,没有任何花俏,都是最简单,最直接的一刺。

火光迸射!

铛!铛!铛!铛!

剑尖与剑尖碰撞出绚丽的火光,两人都全力出剑拼杀,两个魅影般的身影在树林间快速晃动,洒落的阳光在剑刃上泛着迷梦般寒光,点点火星随着剑刃与剑刃的一次次碰撞、摩擦,闪耀在树林中。

这一刻两人仿佛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人类,似乎剑才是他们的本身,剑才是主宰他们的一切,化身为剑,浑身上下每一个地方,每一处细胞,每一处毛发,甚至每一处呼出的气,都是手中利剑的延伸。

青竹道人其明显,手中的长剑似乎已经完全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剑随身舞,身随剑动,唯身既唯剑,心、身与剑三者合一,人剑合一的境界。

而林飞虽然倾尽全力,可从一开始就处于下风中,被青竹道人一直压着打,才短短交手十多秒的时间,身上就已经多了好几道伤。

“云师兄,枪神的近战能力竟然如此恐怖,而且他的剑法似乎是…·”

一个长相阴森的道士,眼眸中露出震惊和难以置信,因为林飞在青竹道人的凌厉攻击下,仅仅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

闻言,边上立马有人答复道:“是武当山的太极剑,虽说与武当山的太极剑不完全相识,可却有着武当太极剑的基础,这枪神难不成是武当之人?”

这一猜测,立马引来众多青城山弟子的惊呼和震惊,甚至有人刚上联想,这会不会是武当针对青城山的阴谋?

“不管他是谁,这里可是青城山,更何况他还杀了我们清风师叔,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只有死路一条……就算他是武当掌教的私生子,也没有用”

“没错,这里是青城山,无论枪神背后是谁,今天他必死!”

“青竹师叔,杀了他!”

“杀了他,杀了他……”

……

人群仿佛一堆被火焰点燃的干柴,一下子所有人都在喊着,杀了林飞。

“林飞,他们的话想必你也听见了,我不管你的太极剑从何学来,今日你必死……”

说话间,青竹道人的气势更强更凌厉了,一剑将林飞逼退之后,不给林飞丝毫喘气的机会,又是更快更凌厉的一剑刺杀而去,这一剑,引动周围的气流震荡出一阵阵嗡鸣。

阳光透过树叶,照射在剑身之上,反射出令人不敢用目光直视的锋芒,无比凌厉,说不出的惊人心魄。

以只有用诡异来形容的速度,瞬间直逼林飞眼前,在林飞眼中,这一剑,就如那锋芒般忽然乍现在他眼前。

在面对死亡,全身毛骨悚然的林飞,爆发出他潜在的力量,那股自从他窥探武道后,发现一直潜在他身体中的力量。

“当!”

随着一声钢铁交鸣声,青竹道人的剑被阻挡了,尽管如此,但剑身恐怖的力道也毫无保留的传到了林飞手臂之上。

顿时,林飞只感觉整条手臂都猛烈的一震,那强大的反震力把他的虎口都震的隐隐发麻。

与此同时,他的身形被击飞出去,直接飞腿了正在三米多远,落地的瞬间林飞毫不犹豫用剑,将青竹留在他身上的力量引出。

剑身重击在一块山石之上,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倾卸在了那山石之上,一瞬间,这本来只有一道微小缝隙的山石,居然被剑身倾卸下的力量,完全震裂开。

噗!

在力量倾卸出去的瞬间林飞再也克制不住伤势,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旧伤未愈的他,此刻又增添了新伤。

而此时,白忘川与青玄子的战斗,依旧难解难分,根本无暇顾及林飞。

而青竹道人,在刚才这一击之下,仅仅只是后退了三步而已,身上的衣服连半点灰尘都没有,更别说受伤了。

“枪神,受死!”

青竹道人并没有在意林飞受伤,他本就为了杀了林飞而来,就在林飞喷血的瞬间,他手中的长剑已经再度降临。

剑锋之寒,竟然比刚才那一剑还要快上一分,而刚才那一剑,已经让林飞穷途末路,更何况,这夺命的一剑,比刚才更快。

伤上加上伤的林飞,已经无力躲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