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10章 中毒

邪天成的话,同样让赵梦婕和林雅萱脸色一变,唯有诗雨寒一脸冰冷,双手同时从身后掏出两把匕首,凌厉的杀机锁定住邪天成。

哪怕心中明知不敌,也要跟邪天成拼杀,带她走可以,带走的只有尸体。

“有意思,你这个女娃子真有意思,可惜你的实力太弱了,连做我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说话间,邪天成一步一步走向诗雨寒,同时,身上凌厉的可怕气势,也一点点压向诗雨寒压去。

林飞被乌云阻拦着,就算他上前阻止,也无济于事,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传来一阵苍劲的声音。

“酒不醉人,人自醉,哈哈哈……这小小的江城,还真够热闹的啊!”

声音从隔壁别墅的屋顶传来,让邪天成脸色不由的一凝,连忙向后退了几步,因为他感觉到了,来者不善!

退后几步的邪天成,望着那别墅的屋顶,冷冷的问道:“什么人?给我出来,别再给我装神弄鬼!”

“哎呦,邪乌龟,十几年没见,你功夫没怎么见长,这胆子倒是大了不少,不是我不让你见,只是怕一现身就吓跑你,你又当起了缩头乌龟哈哈哈……老酒鬼来也!”

屋顶上的陡然间出现一个人影,身影一闪,看去就仿佛整个人凌空飞来,其实如果换成白天的话,就会看见,其实对方脚下踩在一根细细的草。

草丛对方手中飞射向林飞的别墅庭院!

瞬间就到了眼前,这些所有人都看清这位自称老酒鬼的来者,一位满头白发白胡子,酷似神雕电视剧老顽童的一位老者,手里拎着一个酒壶,落地的时候,还不忘喝上一口,还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老酒鬼。

可正是这位一位看似人畜无害的老酒鬼,随着他的出现,却让邪天成瞳孔猛地收缩一下,整个人也不由自主地一颤。

“徐阳,你个老不死,竟然还没死?”邪天成有些心虚震惊的叫骂着,不仅如此,他叫骂的声音,竟然还略有一些颤抖。

这让林飞心中着实震惊,邪天成的实力,有过交手的他非常清楚,可刚才还不可一世的邪天成,却见到这位老酒鬼后,产生了害怕和惊恐。

如果林飞知道这位徐阳的年纪,估计会更震惊,这个爱酒的老头,如果年轻时候努力一点,都能生出邪天成这位一百多岁的老不少。

“你就是徐阳?”边上的乌云虽然声音平淡,可她的眼神中却多了一丝无法克制的惊恐。

武之一道,到了御气之后一生都是练气养身,练气越久身体自然也就越强壮健康,当年武道第三重,传说都能武破虚空的张三丰,活了足足212岁才老死,成为了一个传说。

而武道第二重,真武之境的极限,据说一般是在150岁左右,在逆天的人,除非打破生命另一层极限,达到武道第三重,否则绝活不过150岁。

可在五年前,这徐阳就已经150岁了,如今的他可是155岁,然而他的身上却感觉不到半点生命衰竭的迹象,唯一的解释就是!

这徐阳打破了生命迹象的枷锁,成为了武道第三重的传说——真我之境的武祖!

“哎呀,你这女娃子,何必这么死盯着我一个老头看,虽说我年轻的时候很帅,现在更帅了,不过我对你们女人没有半点兴趣,你要感兴趣可以找我徒孙谈个恋爱啥的,手机号,微信啥的都可以,我徒孙叫张轩……”

周围人顿时一阵无语,如果换一个环境的话,不知道的人,绝对会误以为,他是来给张轩来相亲的。

可没有一个人敢笑,短暂的无语后却是由心地感觉到害怕,要知道乌云可是穿着宽松的黑斗篷,声音也变成了不男不女,可这徐阳还是一眼就看穿了,乌云是一个女儿之身。

“没兴趣,邪天成,我们走!”

这时候,一直平淡着的乌云,身上的气势变得凝重,目光一动不动注意着徐阳,毫不犹豫招呼邪天成赶紧离开。

“好!”

邪天成现在也不在乎赵梦婕了,徐阳这尊老古董都出现了,再不走就只有等死的份。

“林飞,我就是走,也不会把赵梦婕便宜给你,还有,让你的女人一起陪葬吧!”

说话的邪天成,动作却没有丝毫停滞,手一晃顿时多出了一支黑漆漆的圆筒,此刻由于赵梦婕、林雅萱和诗雨寒几乎站在一起,邪天成只是瞄了一眼,便触动了手中的杀器!

“不好,是唐门失传已久的暴雨梨花针!”

徐阳几乎瞬间就出现在了,诗雨寒等人面前,竭尽全力去挡飞射出来的特制钢针,可当徐阳接触到那些钢针的时候心中一沉,暗叫:“不对,这不是暴雨梨花针!”

飞射空气中的钢针足足有108根之多,这些猛射出来的钢针比一般枪中射出的子弹还可怕,徐阳竭力挡下了105根,还有三根突破他的防线,为了不伤及自己,徐阳只能选择退让。

可他这一退让,就在他身后的林雅萱瞬间暴露出来了,不懂半点武功的林雅萱,如何去躲?

“小心!”

关时刻,就在她边上的诗雨寒,大叫一声,手中的匕首感应气流后提前飞射出去,匕首在空中并没有触碰到钢针,不过匕首上从诗雨寒身上迸射出来的气劲,却扰乱了那飞向林雅萱的两根钢针。

林雅萱成功得救了,可突破的徐阳防御的钢针却有三根,还有剩下的那一根正飞射向诗雨寒,虽说诗雨寒及时闪躲了,可为了救林雅萱,她的动作迟缓了。

不到一秒钟的迟缓,让仅剩的那根钢针,像穿透一层薄纸,瞬间穿透了她的右肩与手臂处,血并没有从细小的伤口渗出,可诗雨寒的伤口却变成了黑色。

“雅萱,你没事吧!”

林飞连忙问去问有了身孕的林雅萱,心中十分担心,林雅萱连忙趴在林飞怀里哭了起来,刚才她真的害怕极了。

“我没事,是雨寒姐姐救了我!”

双眼通红的林雅萱轻轻抽搐着,喊着眼泪的她连忙对诗雨寒道谢到:“雨寒姐姐,谢谢你!”

“我可没打算救你,如果不是你怀着林飞的孩子,我才懒得管你的死活……”

诗雨寒冷冷的说着,忽然间她感觉一阵强烈的眩晕感袭来,整个天地一黑便晕了过去,身体也随即向地上倒去。

不过就在她身体倒下的瞬间,就被林飞搀扶着了,一摸诗雨寒的脉搏,林飞的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连忙在诗雨寒身上查探了起来,很快就发现了诗雨寒的右肩几乎全变黑了。

“中毒了?”

林飞大惊失色,连忙用银针封锁诗雨寒的血脉,为其排毒,一滴滴黑色的血,从诗雨寒划破的右肩渗出,滴落在满是灰尘的庭院草地上。

那黑血落下之处,很快周围的草都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枯死,还发出阵阵恶臭。

“不好,这是鬼见愁!”

边上的徐阳老脸瞬间露出惊骇,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些钢针上竟然涂抹了鬼见愁,这种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剧毒。

鬼见愁,这种毒,就算武道第三重都熬不过三天必死,像他这种半步武道第三重的,最多熬一天就会毒发身亡。

其实徐阳并没有突破武道第三重,而是勉强迈进去一只脚,现在的他,如果不将另一只脚也迈进去,最多还能再活五年!

徐阳在边上来回走着,一边喝酒一边嘀咕着:“多么漂亮的女娃子,就这么死了太可惜……要是活阎王在就好了,这世界能借这种毒的人,也就只有他了!”

“我师父在也救不了,这种毒需要一味几乎绝迹的药引才行!”

林飞擦了擦满头的大汉,连忙吩咐孙旭风去江城最大的中药店抓一些药,不过这些药,也只能暂时压制诗雨寒身上的毒。

加上逆天八针,也只能将半天就会毒发身亡的诗雨寒,硬生生多延迟了四天。

四天一过,找不到药引,诗雨寒必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