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61章 有其子,必有其父

身为岭南知名的企业家,宁路青自然认识很多人,也包括眼前的张局长,甚至还挺熟悉的,打过不少交道,可他万万没想到,有一天,平日里跟他家长里短的张局长,会亲自带人来抓他。

连妻子儿女一起带走调查,这肯定不是一般的罪,想到这里,宁路青的双脚有些难以控制地颤抖着。

他努力挤出一点笑容,向张局长笑着问,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可张局长的回答,却让他完全绝望。

“非常抱歉,宁路青,这是上面直接下达的命令,包括任何跟你关系密切的人,都将接受调查,甚至包括我,也要写报告和接受上面的特别调查组问话!”

张局长平静地说着,他口子的调查问话,仅仅只是一个形式而已,因为,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人正何必怕影子歪?

ag亚游客服|HOME“宁路青,你该不会忘了自己是怎么发家致富的吧,还有,你嘴上说惹不起许家,一定要把女儿嫁进许家,以免得罪了许家,可是你心里,应该巴不得吧……许泰鸿废了,许泰运那个花花公子简直就是废物,等许泰运当上许家之主,许家的东西还不是你囊中之物?!”

林飞的语气平淡,可每一个字都让许路青的心都微颤,哪怕他竭力想要克制,都克制不了内心的害怕。

许路青脸上那见了鬼的样子,似乎在问林飞,为什么林飞会知道他,心中最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个秘密,就连他的枕边人都不知道。

“你究竟是谁?”宁路青踉踉跄跄向后退了几步,脸色苍白,他已经知道自己无路可退。

“像你这种人,根本没资格知道我的身份,张局长这里就交给你了,我需要去一趟许家,处理一些事情!”

林飞冷冷丢下一句话,带走白若思离开了,他口中要处理的事情,自然包括杀了许泰运那个家伙。

路上,白思若始终歪着脑袋,时不时偷偷打量着林飞,一副语言而止,很想问,却又不敢问的样子,最终让林飞有点受不住,开口道:“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别在边上跟我装可怜。”

“林飞哥,我爸他纠结犯了什么事啊,很严重吗?”在林飞的允许下,白若思毫不犹豫地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在接到你电话后,我就急急忙忙坐军机赶来岭南,刚下飞机就接到电话,上面有人让我顺带在这里处理点事情……具体什么你也别多问,只需知道,宁路青年轻时曾经是岛国的留学生……”

林飞不想让白思若涉足太深,又担心她好奇心害死自己,含糊之下,尽量将事情的严重性告诉白思若,让她以后别再想这件事情,也不要向任何人提及,宁路青是她生父。

关于白思若所涉及到的一切,他会让人删除的。

白若思不再多说,她也不知道笨蛋,想到那张局长,要将宁路青所有关系密切之人带走调查,年轻时,宁路青又是岛国留学生,答案已经非常明显了。

其实无论林飞还是白思若,有一件事情他们都不知道,那就是许泰运其实被深层次精神上催眠过。

他虽然是花花大少,从小生活在许泰鸿的影子下,逐渐有点心里压抑和抑郁,可却远远没有达到人格扭曲变态的地步,只不过某些有心人,在精神上催眠了他。

释放了许泰运想而又不敢去做的事情,让他潜移默化下,一步步成为了今天的许泰运。

还有这宁路青,身后之人的确是一位岛国之人,在龙魂清理内部的时候,露出了蛛丝马迹而被抓,经过审讯酷刑后把宁路青给透露了出来。

可那个岛国暗影卫安插在龙魂之中的高层内奸,还是位双层间谍,他是岛国暗影卫的间谍,更是星火的潜伏人员。

至于许家,这个因为历史种种原因,已经完全弃武从商从政的家族,掌握着开启帝王墓,十二把钥匙中的玄火之晶!

许家的事情,不便宜太多人知道,因此许家之行,只有林飞一个人,有他一人也足够了。

……

岭南市第一人民医院中,一抢救室门外,许东明和许泰运父子俩站在抢救室门外,除了他,其余人纷纷被支离到三米之外。

见没人能听见自己的话后,许泰运在许东明耳边轻声说道:“爸,老爷子晕过去之前见过许泰鸿,我想他为什么吐血晕过去,你应该清楚,如果被他醒过来,我可就要倒大霉了。”

许兴国非常看着许泰鸿,尤其是许泰鸿残废之后,他对许泰鸿就更疼爱了,否则得知整件事情真相的他,也不会活活气吐血,被送进抢救室。

当然,这跟许兴国一直以来身体状态不好,又有心脏病,高血压等等疾病有关。

这许泰运嘴上说自己要倒大霉,可脸上却没有半分害怕,甚至说话时,还在阴冷地笑着。

因为他手里有许东明的把柄,他倒霉,许东明自然也会跟着倒霉。

听了自己儿子的话,许东明自然明白,许泰运话中的意思,他阴沉着脸,眉头紧皱,半天不吭声,更让许泰运心中得意,整个人都开始膨胀起来。

过了几分钟,一个主治医生走了出来,这个主治医生叫叶元泽,是岭南市最好的医生,其医术非常之高,平时非常难得进入手术室。

要不是抢救室里躺在的是许家的老爷子,他也不亲自动手抢救许兴国。

“叶医生,我爸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看到叶元泽走出抢救室,许东明急忙上去问道。

“血压急剧升高,心脏供血不足,是导致许老爷子晕迷不醒的主要原因,很有可能是许老爷子情绪过于激动造成的,当然这仅仅只是我的猜测……人已经抢救过来,至于苏醒,估计需要一两天的时间!”

叶元泽详细介绍着许兴国目前的状况,见许东明父子脸上都露出欣慰的笑容,心中也十分舒畅,可他并不知道。

得知这一消息的许家父子,那欣慰的笑容之下,都藏着一颗几乎相同的阴冷之心。

这许兴国可是军人出生,曾经参加过保卫朝鲜的战役,性格是出了名的倔,跟头驴似得,而且非常不能容忍手足相残之事。

见晕迷的许兴国被推出抢救室,许东明的心越来越阴冷,看了眼自己昏迷的生父,心中暗道:“如果被你知道当年的事情,你一定会毁了我下辈子,你老已经快一百岁了,已经过得够久了……”

在许兴国被推进病房后,许东明对着许泰运轻声说了句:“我下不去手,你来吧,别留下把柄!”

害怕被许兴国苏醒后,处置责罚,甚至送进监狱的许东明,最终把心一横,选择了一条更深的不归路,心中的害怕和恐惧,已经蒙蔽了他的良知。

……

几分钟后,刚换下手术服,准备换衣服出院的叶元泽忽然收到,许兴国突然病危的消息,让他赶紧再次手术救人。

得知这一消息,叶元泽震惊的同时,也非常疑惑,不过救人第一,没多想,只能再次穿上干净的手术服,灭菌之后变匆匆忙忙走进了抢救室。

在他再次进入抢救室后,许泰鸿也被几个保镖推着轮椅,送到了抢救室门前。

见抢救室的灯还亮着,许泰鸿还问了句:“爸,爷爷还在抢救吗?”

谁知道,这句话刚问出口,许东明一脸愤怒地举起手,狠狠一巴掌扇在许泰鸿脸上。

啪!

这一巴掌,不仅把许泰鸿的脸给打肿了,整个人也,打傻了!

与此同时,医院楼下,林飞找了个停车位,将车子停稳之后,带着白思若下了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