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64章 你这是找死

区区几根银针,就救活自己竭尽全力都毫无办法医治的病人?什么时候,中医变得如此牛逼了?

随着林飞救回已经到了鬼门关的许兴国,这已经被震惊到几乎说不出话的叶元泽,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一下子跪在了林飞面前。

叶元泽是谁啊,岭南市大名鼎鼎的名医啊,在国际地位上,也是小有名气的一名医生,他这一跪,把抢救室里其他人都给吓蒙了。

而林飞则一脸平淡地开口道:“叶医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元泽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林飞有些疑惑,不过也隐隐猜到一点点,这种情况下,一般都是有求于他。

“林前辈,我……我想拜您为师,其实我也是中医世家出身,在上大学的时候,我选择了西医,因为我认为,西医比中医更能治病救人,但是今天看见您这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当年的选择,是多么的愚昧!”

叶元泽不禁想到他爷爷,曾经手把手教他中医的时候,曾说过的一句话,医学天才,或许可以用十年,二十年将一门西医学到巅峰。

可再妖孽的医学天才,这一辈子都无法将中医学到极致,真正的中医之术,可以有着起死回生的本事。

一直以来,叶元泽都将他爷爷的话,当成一种无稽之谈的笑话,而且随着他的名气越来越大,开刀救人的医术越来越精湛,他也越来越看不起中医。

直到眼前这一幕的发生,他才发现,不是中医无能,而是想他这种瞧不起中医之人,目光过于狭浅,虽说起死回生有些夸大其词,可许兴国把硬生生救活,确实不争的事实。

因此,叶元泽兴起了拜师林飞的冲动。

“拜师?”

林飞楞了一下,的确,他是有过收一个徒弟,将活阎王传授给他的医术,传承下去,以免他发生意外,断了这门传承,因为他现在的敌人,不仅多,而且个个都是大有来历的家伙。

但是,收徒不仅要讲究缘分,更要是的是天赋和年龄,无论那一样,眼前的叶元泽没有一点合适。

“抱歉,叶先生,不管你想跟我学医术的目地何在,先说一点,我这一脉有着非常严格的规矩,心术不正者不收,年龄超过十二岁者不收,天资愚钝者不收……”

林飞的话,几乎让叶元泽绝望,不过他并没有放弃,既然林飞有这要求,那他就试着动用所有的关系去找,一定要找这样一个让林飞满意的人。

到时候,在死皮赖脸偷学几招……

叶元泽默默地想着,如果被别人知道他这个想法,估计都会无语,什么时候大名鼎鼎的叶元泽名医,也变得如此无节操了?

这叶元泽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笑呵呵地看着林飞:“林前辈,我还想再求您一件事情,下个月,将有我们中国举行这一届的世界医学交流大会,我们的国粹中医,一直都被世界所瞧不起,我想求你出参加一次,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医的博大精深!”

闻言之下,林飞皱了皱眉头,说实话,这种无聊的狗屁大会,他根本没有一点想要去参加的念头,前不久他也闹够了,想低调过日子,这种医学交流会,他根本没有半点兴趣。

见林飞眉头紧皱,有些不情愿的样子,叶元泽心里一颤,一下子紧张起来,比他第一次做手术还紧张,眼咕噜一转,猛然想到一个注意。

ag亚游客服|HOME“林前辈,这年头学医之人很多,可能达到您要求的天赋之人,必定是人中龙凤,这样的人万里挑一也难寻,但是,如果您去了这场全世界医学交流大会,必将震惊整个世界,到时候,你在想找弟子,一句话,全世界的医学界都会挤破脑袋给你送人才……”

这些年,虽然国内的医学水平一直都在发展,可在世界上,一直都被认为是三流医学国家,中医更是被人瞧不起,认为这根本是一门毫无用处的狗屁医学。

叶元泽虽然当年该学西医,可一直都想为国内的医学界争一口气,由于家传中医,让他这些年总感觉自己愧对爷爷,也盼望着,中医能被世界认可。

一年又一年,盼望变成了一直几乎无法达成的奢望,直到现在,他终于看到了希望。

“到时候,有空再说!”

林飞有一点点动心了,打算考虑考虑,随后跟叶元泽寒暄了几句后,确定许兴国已经完全稳定之后,才走出抢救室。

“那个许泰鸿,你爷爷许兴国已经被我救回来了,现在你该实现你的承诺,将玄火之晶给我,当然我之前的承诺依然有效,拿到玄火之晶,我让你恢复成正常人。”

这话林飞说的信心十足,只要腿在,他就有办法让许泰鸿站起来。

“真的?”许泰鸿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不过却有一点儿怀疑。

这时,从抢救室里走出来的叶元泽,脸色一沉,指着许泰鸿就骂:“你这不懂事的臭小子,竟然敢怀疑林前辈,我告诉你,这位林前辈可是位神医,你爷爷已经没事了,还不快点把东西给林前辈!”

一脸严肃的叶元泽话说一半,然后一扭头,那严肃的脸上,瞬间露出讨好般的媚笑,双手还不停的搓着。

“那个林前辈,待会您医治许泰鸿的时候,我能不能在一边观摩观摩?要是能打打下手,那就再好不过了!”

林飞还没无语,震惊的许泰鸿就整个人凌乱了,眼前这个叶元泽,简直跟他认识的那个叶元泽,完全就是两个人啊。

什么时候,岭南市被各大富豪权利者,都要讨好的叶元泽这位大名医,变得如此无节操了?该不会是他的双胞胎兄弟吧?

就在这时,走廊的尽头,传来一阵阵整齐一致的脚步声,随后一群持枪核弹的士兵,从走廊尽头的楼梯口,还有电梯里冲了出来。

这一群突然出现的士兵,瞬间站满了整个走廊,个个举枪指着林飞这边,随后队形整齐地分开了,许东明一脸阴沉,双目之中尽是杀气,从这群士兵身后走了出来。

在林飞进入抢救室的时候,许东明利用许家在岭南军区的影响,以许泰运被恐怖分子杀害,许兴国被恐怖分子挟持为借口,调来了一支军队!

他也给市公安局和特警打过电话,可因为宁家的事情,一听是林飞,都不敢插手,而且还劝告许东明别去招惹林飞。

因为宁家的事情还在进一步调查,他们不敢透露林飞的身份。

可害怕自己见不得人的秘密被曝光,满脑子想要找林飞报仇的许东明,便找来了军队。

他用手指着林飞,大吼道:“此人就是杀害我儿子,劫持了我父亲的恐怖分子,此人穷凶极恶,而且还擅长催眠,绝不能让他靠近,听我命令,立即开枪射杀。”

“许先生,这……这似乎不合规矩啊!”那带队的排长,一脸为难地说道。

而面对三十多把枪的林飞,见到这种状况,脸色不由得一沉,低吼道:“许东明,你这是找死!”

“你们都听见了,这个人当众威胁我,我要求你们马上将他抓起来,如有反抗,就地格杀!”许东明大声对那个排长命令着。

“是!”

这受命而来的排长同样大声喊道,抓人,对方反抗之下再开枪,这才不会让他们违反军规。

“且慢!”

就在那排长准备指挥下属士兵展开行动的时候,林飞从口袋里掏出一本证件,手指轻轻一弹,那红本子直接飞向持枪的排长。

下意识接过红本子看一眼,仅仅一眼,吓得脸色一下全白了,瞬间就站直了身子,一边对林飞行军礼,一边大声吼道:“岭南军区,718旅团,三连二排,排长石少清见过首长,首长有何吩咐,请指示!”

这一下,走廊里的人,连同那些士兵全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