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69章 相同的结果

自从确认林飞会来医治自己的父母,王木兰那紧张的心,放松了许多,自从父母得病后,她就一直没怎么安心好好睡过一觉。

昨晚,是她有史以来第一次睡得最踏实的时候,太阳都高老了,还在带着淡淡微笑熟睡着,但是她根本不知道,就在她熟睡的时候,一件惊恐的事情,正在她家中发生。

就在她家的客厅中,多了两个小孩,一男一女,年纪最多不会超过五岁,脸色白净得有点不正常的廖元华,正添着嘴角看着那两个小孩子。

在他的身后,站在王木兰的父母,此时她父母的眼神有点类似空洞,牙齿不停的摩擦着,发次兹兹的骇人声。

同时嘴里还喊着:“廖先生,我们好饿啊,给我们吃的,快给我们吃的!”

王木兰因为受不了自己的父母,那可怕怪异的饮食习惯,因此她父母的食物,都是这廖元华找来的。

那廖元华阴森地指着地上那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很平淡的说着:“饿了就吃啊,食物不就在你们眼前嘛?吃了他们,只要吃了他们,你们不仅不会饿,以后也不会再受病痛的折磨了!”

吃人?这话传出去,简直是骇人听闻,先不说违法,这根本就是完全背离了人性的道德。

因此,虽然身体上十分渴望,不断促使他们去索要食物,可面对那在地上睡着的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眼神空洞的王木兰父母,有些退缩。

“廖先生,他们可是人啊,能不能给我们些猪血,鸡血!”

“当然可以!”

那廖元华并没有拒绝王木兰父母的要求,而是将早已准备好的两份猪血递给了王木兰的父母,只不过这猪血,跟以往的猪血不同,已经被廖元华给动了手脚。

他在猪血之中,加入了一点点人血,一旦身中蛊虫的王木兰父母,尝到人血之后,他们体内的蛊虫自然便会不再会满足普通家畜之血,而是分泌一种物质。

这种物质会影响人的中枢神经,对人体各个器官的协调造成影响,甚至于让人的大脑,产生超出他们本身的念想与渴望。

这也正是黑苗族蛊虫与蛊毒的可怕之处,不过无论是蛊虫还是蛊毒,都非常难培养,加上黑苗族这一脉人丁稀少,因此在暗界之中,都很难发现他们的踪迹。

当王木兰父母喝下那一小袋装猪血的时候,来自身体深层次的渴望,并没有因此减少,反而越来越强烈。

面部的肌肉也开始挪动起来,变得狰狞起来,望向那一男一女的眼神也变得灼热起来,那样子,宛如饥饿的野兽,望着摆放在眼前的食物。

不过人性的道德让他们还在挣扎,在犹豫,在努力的抗拒着。

“呵呵,看样子,这一切还不够啊,不摆,就让我在添一把火吧!”

廖元华狞笑着,走向那在地上,搂在一起睡着的一男一女小孩,抓住那男孩的手,用锋利的匕首,在男孩左臂之上,轻轻划了一下。

他这一动作,顿时惊醒了那小男孩,一下子便哇哇大哭起来,同时,小男孩的哭声,也惊醒了那小女孩,两个人同时大哭。

可小男孩左臂上的血却还在流着,血腥味在空气中飘荡着,刺激的王木兰父母体内的蛊虫,蠢蠢欲动起来,释放出更多的神经毒素。

而王木兰父母的理智,正在一点点被来自身体上的渴望而摧毁着,一旦他们跨出第一步,必将永远无法回头。

……

“呜呜呜……”

这是女孩的哭声,让王木兰很吃惊,心中疑惑地想着:“我们家什么时候有小孩子了?”

也不知道为何,当王木兰听见那小孩哭声的时候,心中忽然有种不安的感觉,也顾不得自己身上只穿着睡衣,连忙从被窝里钻了出来,下床一打开房门,整个人傻眼了。

她万万没想到,一觉醒来自己家里多了两个小孩,其中一个还留着血,而她父母的眼神,越来越像野兽了。

“爸!妈!你们再干嘛?”

正当王木兰震惊的时候,她的父母忽然间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渴望,猛地扑向那个流血的小男孩,见到这一幕的王木兰大叫起来。

同时冲了过去,一下子推开她的父母,拉起正在哭的一男一女,连忙跑回房间,随着一声“砰”,房间的门被关上了。

可紧接着,门房被剧烈的砸着,发出一连串“砰砰砰”的声音,整个房间的门都在震颤着,同时想起还有她父母的声音。

“木兰,妈好饿,好难过,快开门,让我喝一口,就喝一口就好!”

“你这个不孝女,给我开门,你想让我饿死被折磨死吗,我这么多年生你养你,想不到你还是一个白眼狼……”

王木兰的父母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他们身上有说不出来的难受,那种难受比那些瘾君子犯病时还可怕。

他们难过,可王木兰心更难受,毕竟门外是她的亲生父母,而她也是一个出了名的孝女,否则也不会被一个廖元华逼迫到这个地步。

“对不起!”

王木兰只能隔着一个门道歉,连忙给那个受伤的小男孩包扎伤口,见砸门的声音越来越激烈,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拿出手机报警。

可就在王木兰在手机输入110这个三个数字时,砸门声忽然静止了,似乎知道王木兰要报警,门外响起了廖元华的声音。

ag亚游客服|HOME“王小姐,如果你想报警的话,可以,只要你愿意背负害死你亲生父母的罪责,只能你能看着他们被病魔活活折磨而死……顺便说一句,这个两个小孩,可是用你父母的名义,从人贩子的手中买来的,报警之前你可以仔细想清楚啊……”

廖元华每一字每一句,都像刀子般插进王木兰的心中,落在手机屏幕上,那拨打号码键上的大拇指,迟迟不敢彻底地落下。

同时,王木兰的父母,还在门外用各种哀求叫骂的语气,让王木兰开门。

一脸阴笑的廖元华,见王木兰迟迟不开门,正打算亲自动手暴力开门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看到手机屏幕上所显示的号码后,廖元华脸色一变,瞬间露出了敬畏和害怕的表情,连忙接起电话,将手机放到耳边。

“大人,您有何吩咐?”

手机听筒里传来一声略带苍老的男人声:“枪神林飞,已经来了,一个小时前就在都江堰机场下了飞机,现在应该快到了,按计划行事!”

“是!”

廖元华连忙挂了电话,准备按计划撤退,可他并不知道,就在他挂电话的同时,在王木兰家隔壁楼顶上,一位样子非常普通的老者,也挂了电话。

那一脸慈祥的老者脸上,整露出一抹森冷的笑容,如毒蛇般自言自语道:“枪神,林飞?哼,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没有传言中那么可怕。我可不是青木那个废物……也不知道你的命,值不值龙魂用玄火之晶来交换!”

哪怕龙魂隶属国家下,暗界中的势力,可得到两件帝王墓的开启钥匙,也会引起其他势力的眼红。

尤其是那些寿命所剩不多的老怪物,为了得到帝王墓中的机缘,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何种疯狂而事情。

这位来自黑苗族的老者,那有些疯狂阴冷的双眼,很随意地扫视了对面楼下,从一辆奔驰车上下来的林飞,然后就挪开了。

他不敢多看,怕引起林飞的注意与警惕。

他是看见林飞到了之后,才给廖元华打电话,因此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让廖元华活着。

在他眼中,廖元华是一枚必须死,才能发挥其最大价值的棋子。

...

下一篇:第370章 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