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83章 初见周惠安

酒吧!哪怕是非常正规的酒吧,都不适合小孩子进入,而且对周灵欣也毫无意义,因此下车的林飞对李安说了句。

“你在这里等着吧,我进去一会就出来。”

林飞不是不想直接把余文豪送回家,而是他们家在开州市内是租的房子,去的时候,已经人去换了新租户。

周围的人也问了,都不知道余文豪父母的去向,再得知余文豪有个姐姐在这里经常驻唱,林飞想来碰碰运气。

他可不想这么一点点小事,就去调动第九安全局的力量,而且一旦调动第九安全局的力量,就非常容易暴露他的身份。

林飞走进酒吧之后,因为时间还挺早,酒吧里并没有什么人,他直接走到服务台对着一服务员说道:“你们老板人呢,在哪,叫他出来,我有点事情找他!”

“先生,您稍等!”

因为是正经营业的酒吧,服务员也不怕有人来闹事,而且林飞一身名牌衣服,也不想来闹事的人。

很快,一位瘦瘦高个子男人走到了林飞身边,很客气地说道:“您好,我就是这酒吧的老板,请问你有什么事情?”

“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一位叫余婷婷的临时驻唱,你能不能联系到她,她弟弟走失了在我这里,让她赶紧来这里把人领走。”

ag亚游客服|HOME林飞直接开口道出了自己来的目地,那酒吧老板一听,一脸为难道:“先生,我们这的确有这么一个人,可这个女的一个星期前就没来过了,现在连电话也打不通了,似乎是家里出了事,父亲得了什么重病,我只知道这么多!”

“那就麻烦你了!”

林飞眉头一皱,也不再多做停留,连忙转身离去,上了车后对李安吩咐道:“去水岸枫庭小区,对了,顺便给你胡院长打个电话,帮我问问,医院里有没有一个叫余婷婷家属的病患!”

“没问题,林先生,我马上就给我舅打电话!”

李安连忙热情地说着,连忙照林飞的吩咐去做,而林飞口中的水岸枫庭小区,自然就是周灵欣的家。

自然余文豪的家人一时间找不到,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兴师动众的林飞,只能选择先去见见周灵欣的妈妈。

开州市的医院大大小小也有七八家,算上社区医院的话,上百家都不止,林飞也不敢确定余文豪的亲人就在市第一人民医院,还好今天的偶遇,那庞安宜临走前留下了名片。

林飞也不客气,直接打了个电话给庞安宜。

而正想着如何跟林飞拉进关系的庞安宜,一听林飞要在医院找人,连忙丢下手头所有的事情,就把这件事情,当手头大事来处理。

……

水岸枫庭,在开州也算一富豪别墅区,这里的别墅都是五百万以上的。

一栋临近人工湖的别墅大厅里,脸色憔悴的周悔安,宛如红楼梦中生了病的林妹妹,令人忍不住想要怜惜。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眸中的神色呆滞,脸上充满了倦容,这么多年了,她真的好累,好不容易将女儿拉扯到懂事,结果一个星期前丢了,到现在都没有半点消息。

正在这时,周惠安的妹妹周惠秀,从门外捧着一束鲜花走进了别墅的大厅,原本脸上淡淡的幸福笑容,在看到姐姐周惠安的神色后,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她连忙悄悄退出别墅,将手中爱不释手的鲜花给丢掉到了垃圾桶里,然后再次走回大厅,静悄悄的走到了周惠安的身旁坐了下来。

“姐,你是不是又想在欣欣了?”

面对自己妹妹的问题,周惠安只能无奈的点点,轻轻地“嗯”了一声,忍不住将面前桌上的周灵欣照片,拿起了,看了又看。

“姐,其实我觉得这欣欣丢了或许是件好事,她也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只不过是当初姜家的人为了绑住你,才安排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婴给你抚养的……都这么多年了,其实你可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的。”

闻言,周惠安脸色连忙一变,整了整脸色,说道:“惠秀,这些话你可不要在外门胡说,我从始至终都把灵欣当做亲生女儿看待,只是我这个当母亲的太不尽责了,害得她都不知道在哪吃亏受罪!”

周惠安这些天,不仅要承受失去女儿的心痛,还有应付姜家的指责,周灵欣的丢失,在姜家人眼中,自然是认为周惠安故意丢失的。

否则以周惠安的家庭条件,完全可以给周灵欣配一位24小时寸步不离的保镖。

“姐,我同样也把欣欣当做亲人看待的,可你总不能因为她让自己一辈子孤独终老吧?你可别忘了,当初是姜家硬生生将欣欣塞到你手里,凭什么那家伙可以在外面乱搞死了,你却要孤受一生?”

周惠秀越说越气,她姐姐周惠安结婚当天,新郎竟然还跟一女人在车上坐着苟且之事,结果那漂亮性感的女人,竟然是一杀手。

然后周惠安那位还没来得及洞房的新婚丈夫,姜家二少爷,就悲催地死在了那杀手的肚皮上,成了一个风流鬼。

而周惠安这位姜家二少奶奶,只能守着活寡,还有养一位姜家送来的女婴,似乎是她那个风流鬼老公在外面的私生女……

随着妹妹周惠秀的话。

那伤心的周惠安,脑中瞬间浮现周灵欣那可爱乖巧的身影,苦笑着:“都这多年了,我已经习惯了。”

“习惯什么呀,我现在越来越咽不下这口气。”

周惠秀一下子从沙发站了起来,不甘心地说着:“姐,因为一个死人,你这些年错过了多少追求者了?女人的青春是有限的,等到老人珠黄,你就算想嫁了,也未必会有人要。”

周惠安惨然一笑,笑容中带着凄苦。说道:“惠秀,有些事你不清楚,姜家的能量不是你能想象,除非有京城的顶级家族愿意为我出头,要不然我这辈子也休想要走出姜家的阴影。”

“一般人我接受谁,谁就会倒霉,至于有京城那些顶级家族,你觉得会同意他们的嫡系子孙娶一个寡妇为妻呢?”

额……

周惠秀顿时一阵无语,虽然她姐姐比她这位影视学院的系花还漂亮,但她是寡妇这个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别说是京城大家族,就连一般的有钱人都是非常要面子的,周惠安想嫁入那些顶级家族,几乎这辈子都没有可能。

那些顶级家族的公子爷,有谁身边缺少美女的?

周惠安的爱慕者虽然很多,可只不过是一些在开州混得不错,在省内稍微有点影响力的人,比起姜家差远了。

而且大部分人都看中了她的相貌和身材,大部分人的最终目的也只是想要得到她的身体而已,这一点姐妹俩心里面再清楚不过了。

否则也不会因为姜家一句话,个个吓得都跟过街老鼠般。

两姐妹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因为姜家的势力太强大了!

“姐,你放心,今天去特意去庙里为你和欣欣求了一签,是上上签,说你最近会转运,不仅欣欣会平安归来,你还会遇见贵人。”

周惠秀看着自己姐姐那从眼神里透出的哀伤神情,心里面也一阵的刺痛,连忙安慰着。

“这世界上哪有贵人啊,求签之类的,都是骗人的迷信。”

周惠安摇摇头,她也曾有有过这样的幻想,任何看过大话西游的女孩,都希望自己的生命之中,会出现一位顶天立地的盖世英雄。

可梦就是梦,梦想越美,现实就越残酷。

“姐,你一定要相信啊,那庙里的签很灵验的。”

周惠秀其实也不信,只不过她想安慰自己的姐姐,明白自己妹妹心意的周惠安,哀愁的脸上努力挤出一抹笑容。

“要是真有贵人,我就嫁给他,不过那是不可……”

话还没说完,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