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87章 大大出手

对于关志嘉的处理,林飞的态度,就如之前处理那位没有半点医德,为了点面子处处针对他的宗宏义一样,让胡卫祖全权负责。

这开州对他而言,只不过是一个暂时路过之地,要不在遇见周灵欣这位天资卓越之人,林飞估计这辈子,都不会来开州。

自知自己未来一片黯淡无光,而被吓晕过去的关志嘉已经被抬走。

在一番介绍下,余婷婷也终于知道,为何忽然间,这胡院长会出现在她面前,全都是因为眼前这位,戴着眼镜,看去斯文的林飞。

“病人的总体情况还不错,只不过人年纪大了,恢复力慢,一些伤很容易留下隐患,不过这些隐患处理的好,都可以避免的……”

林飞一边检查余梁雄的身体状况,一边详细说着,小小一个病房里,挤满了医生,有的连头发都有些许白了。

有些那些医院里,本来不怎么受重视的老中医,这下一个个都激动的哭了,个个手里拿着小本子,把林飞话中一字一句都记了下来。

这些老中医心里跟那周根明的反应都差不多,如果林飞这时说一句收徒的话,估计这些人都会抱着林飞大腿,一副打死都不放开的样子。

半个小时候,胡卫祖回到自己办公室,刚准备换衣服走人,办公室的门连门都人敲就开了,把胡卫祖吓一跳,转过身一看,原来是院里一位资格最老的中医刘福生。

“老刘,原来是你啊,你这么不声不响,像做贼一样溜进我办公室,想干什么啊?”看清来者,胡卫祖才松了一口气,疑惑的问道。

“嘘!”

刘福生连忙将右手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左顾右看后,那鼓鼓怀里似乎抱着什么,小跑着来到胡卫祖面前。

哒!

一瓶药酒被他放在桌子上,然后才小声说道:“胡院长,这是我用百年老山参泡出来的药酒,特意给你送来一瓶!”

这下胡卫祖一下子懵了,他可是眼馋这刘福生的药酒很长时间了,也讨要过几次,死皮赖脸的他,也就从刘福生手中要了半瓶。

他跟这刘福生处事也有二十多年了,还是第一次发现,刘福生这个小老头如此大方。

“老刘啊,这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今天突然间这么客气,有什么是求我啊?”胡院长有点戒备地问着,一直小气抠门的人,忽然间如此大方,他必须防着点。

“胡院长,实不相瞒,你能不能将林专家写得那张药方给我,反正医院电脑里已经备录过了,不如给我研究研究!”

刘福生嘿嘿笑着,让胡卫祖非常惊讶,一张药方而已,就值得这抠门的小老头,如此大人?

“不就药方吗,给你!”

胡卫祖本来打算自己留着的吗,结果抵不住刘福生送来那药酒的诱惑,把林飞随手写的那张药方,给了刘福生。

结果这如愿以偿的刘福生,立马笑呵呵地,从胡卫祖的办公室屁颠屁颠走了,可他前脚刚走,这市第一人民医院,另一位大名鼎鼎的老中医也堵上门来了。

“胡院长,麻烦你把林专家那药方给我仔细看看。”王立祯一进办公室的门,就扯着大嗓门喊着。

胡卫祖愣了下,问道:“药方在医院的网站就能查到,你何必要林专家亲笔写的?”

“网络上那么多明星签名,干嘛还要那么多人发了疯去问明星本人要签名?别废话,赶紧给我!”

这王立祯一句话,把胡卫祖说得顿时哑口无言,只能说林飞那张亲笔写的药方,已经给了刘福生了。

王立祯二话不说,扭头就走,而这时胡卫祖已经收拾了差不多,刚下楼准备上车,电话就响了。

打电话的是医院一医生,这个电话的内容大致是:刘福生和王立祯,这两位为了林飞一张手写的药方,年过半百的他们,竟然像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一言不和就打了起来。

无奈之下,胡卫祖只能厚着脸皮,带着那两位,一个青了左眼,一个肿了右眼的老中医,去找林飞。

……

与此同时,林飞将余文豪交还给余婷婷后,在所有医生都走后,寒暄几句便打算离开,忽然间,三个男人门外走了进来。

两个人生的人高马大,走着最前面的一个男人看去还有点猥琐,看了眼林飞一眼没说话,然后有手指着余婷婷说:“余婷婷,你爸欠我们公司的五百万什么时候还啊?”

“什么时候变成了五百万了?”余婷婷一下子大叫起来,之前的三百多万,她们家都还不起,更别说五百万了。

这三个人,便是明辉建设公司老总,也就是余梁雄出事楼房开发商的老板霍总,所派来的要债之人。

那霍总自然知道余家拿不出这么多钱,他也不指望能拿到,不过既然把责任推给了余梁雄,那么演戏也要演得逼真一点才行啊。

这江天听了余婷婷的话,冷笑着道:“花了三百多万建筑的楼房毁了,这楼房拆除要钱吧,重建要钱吧,这最重要的工期耽误了不说,五百万你以为很多吗?”

余婷婷不服气的大叫道:“你们这是敲诈!”

“铁证如山,你休想抵赖,你要是没钱还,那就去卖,反正你这么年轻漂亮……不如你陪我玩几年,一年我算你五十万,这么多钱,比你干什么工作都挣钱!”

这江天说着,还打算动手去捏余婷婷的脸蛋,连关志嘉这个玩了不是年轻漂亮护士的老手,都对余婷婷动了心思,可见这余婷婷也算得上一位难得一见的美女。

江天的忽然动手,吓得余婷婷花容失色,就在这时,一只手擒住了那只狗爪子,边上被无视的林飞,笑着说:“这里可是医院,不是你耍流氓的地方。”

“还有如果这个女孩真欠你钱的话,要钱的也应该是执法人员,而是你们这种下三流的混混,还是或许说,你口中的五百万,是非法资金?”

看见林飞挡住了自己面前,这几天已经被折磨的快要崩溃的余婷婷,这一刻,仿佛自己那倒塌的天,又出现了。

有种说不出来的安全感。

林飞的话,让这江天顿时火了,看着林飞满脸不屑道:“小子,你谁啊,你爷爷的事情也敢管?”

说着,还不死活退了林飞一把,结果手还没碰到林飞,只听见一声脆响,紧接着就是那江天的惨叫。

手被林飞一下子给折断了。

江天身后两个人见了,想也不想就上前,结果三秒钟后,这两个人高马大的家伙,狼狈不堪,带着手被折断的江天灰溜溜逃走了。

这还是林飞手下留情的结果。

“天色不早了,这是我电话,你今天要是再遇见麻烦的话,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求助,至于你父亲的事情,我先了解一下情况,会尽量帮你的!”

打发走三个不识趣的小混混,没有丝毫成就感的林飞,看了看时间便打算走了。

“我送送你吧!”

余婷婷说着,将弟弟交由一位护士暂看着,坚持要送林飞下楼,刚出门口就遇见匆匆而来的胡卫祖。

“胡院长,你有事?”林飞问道。

“那个……那个,事情是这样的……”一件简单的事情,愣住被胡卫祖支支吾吾说了半天才说清楚,毕竟两位年过半百的老中医,竟然为了一张手写药方打了起来。

这事传出去,估计会成为整个天南省医学界的笑话,胡卫祖感觉自己都快没脸见人了,可那两个小老头见了林飞却笑呵呵。

“林专家,你要徒弟不,你看我怎么样。”刘福生见人少了,也不顾脸面了,直接开口说道。

边上的王立祯也连忙跟了一句:“林专家,你收我吧,你这么年轻应该还没结婚吧,我有个孙女,年轻漂亮,跟你简直是郎才女貌啊!”

“我靠,老王,你太不要脸了,竟然来这招!”

刘福生一脸不屑的样子,很鄙视的样子,可一扭头,对着林飞就叫了起来:“林专家,他孙女才16岁,太小了,我孙女二十,外孙女二十一个个貌美如花……”

“姓刘的,你还有脸说我不要脸,你比我还不要脸。”

“你不要脸!”

“你才不要脸!”

……

“你好不要脸,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猴子偷桃?”

“我呸,你那是桃?鹌鹑蛋都比你的大……卧槽,你插我双眼,我跟你拼了……”

一时间,看着又打成一团的两个小老头,所有人都一阵无语,尤其是胡卫祖很很自觉默默走开了,一副我不认识他们的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