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93章 瞠目结舌的一群人

在罗文齐走后,余婷婷的大姨方翠英,见本来打算要走的林飞,忽然间又死赖着不走了,眉头一皱。

她有点看不出来,眼前这位年轻的林专家究竟是真佛还是假僧,不过一想到那位罗主任,还是没忍住劝了句。

“林专家,要不我改天再亲自请你吃饭,今天这顿,你也看见了,这罗主任喝了点说话有点冲动,可他又是卫生局的办公室主任,万一待会闹得不愉快,影响到你事业,我会很内疚的。”

不管林飞这个专家是真是假,单凭罗文齐的态度,方翠英真不想将这一餐本应该愉快的饭局,给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都说不怕富十人,就怕一权贵!

这年头一夜暴富的有钱人太多了,就如之前罗文齐所说,这专家教授也到处都是,可有权之卫,那可不是谁都能当上。

尤其是罗文齐这种市卫生局的办公室主任,那屁股下的地位,所代表的权利,就连市人民医院的院长,见了也要客气讲话啊。

以罗文齐三十多岁坐到这个位子,那可是非常难得的,因此见多识广的方翠英,担心林飞一根脑筋把罗文齐往死里得罪。

不过她说话也十分客气,毕竟也不想得罪更年轻的林飞,此时此刻,她才是架在中间最难受的那个人。

面对方翠英的好心提醒,林飞淡淡一笑道:“没事,我一不偷二不抢,这专家的位子也是我靠真本事获得的,他罗主任未必会真把我怎么样。”

林飞当然不在乎啦,他那么多身份,随便拉出来一个,都足以将罗文齐给吓死。

“话不能这么说!”

方翠英立马就不赞同林飞的话,见林飞如此年轻,想着或许林飞这专家是他家人在背后走关系,这林飞并不知道,因此思想太单纯了。

为了让林飞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好在罗文齐回来前自己主动离开,把不该外扬的家丑给说了出来。

“林专家,或许有些事是你父母给操办的,因此你不懂,这年头做什么事情都讲究关系,钱和权,就拿我女儿说吧,正儿八经的艺术大学毕业,靠实力通过面试拿下一部电影的四号女配角,我还特意送了钱把这关系给稳定下来,结果呢,别的女人把衣服一脱,往那导演的侄儿床上一躺,这到手的角色都黄了,钱也打了水漂……”

方翠英说起这事,就气不打一处来,一部电影的四号女配角,几乎已经快要处于龙套的边缘了,一部两个多小时的电影,估计也就七八个到十多个镜头。

要是女一号,二号的话,牺牲一下也很正常,毕竟娱乐圈就是这样,可为了一个不入流的女配角,这就有点不值当了。

可你不愿意,有的是人愿意啊,这年头,啥都缺,就不缺两条腿的人。

闻言,林飞面无表情的说了句:“娱乐圈就是这样,不过既然事情黄了,你把钱要回来不就行了?还有,我们医生是完全讲究真本事的,你无需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要钱?角色人家给安排了,一个龙套,还说爱咋咋滴,他叔叔是华影娱乐集团的张导,想要回钱,没门!”

方翠英越说越气,见林飞无动于衷的样子,一咬牙,把更不该说的话也给说了。

“林专家啊,你还太年轻了,这年头什么职业都一样,我们家青青的男友,在银行做了差不多也有五年了,今年市里财物局空出了几个编制名额,还面对社会公开考试招人,他都笔试第一名,业务还对口,加上也走动不少关系,还是被刷了下来……”

这方翠英的女儿叫黄青青,男友叫雷成建在银行干了五年,勉强当上一个大堂副经理,虽说这职位也不错了,可谁不想往上爬?

这财物局多出来的编制,其中有一个副科级的位子,这雷成建报考就在这个位子,他父亲在县里也是一位副处级。

可惜这次报考的人中,有好几个背景比他还硬,别的位子这雷成建也没兴趣,因此虽然面试还没开始,不过已经基本没戏了。

这次让余婷婷跟罗文齐相亲,就是因为罗文齐保证,他来走动关系,让雷成建顺利通过面试,黄青青的事情,也能想点办法。

至于是不是吹牛,方翠英他们也不敢断定,毕竟过于追问,很容易得罪人的。

“还有这事?”

林飞闻言微微皱了皱眉头,毕竟他在社会上的底层经验太少了,而且以他的实力,结交的人,根本无需走什么关系,要走,也是别人来走他的关系。

“所以说你想事情太简单了,这罗主任可不是你这个小专家能得罪的,这论年纪我也算你长辈,听我一句劝,你还是赶紧走吧。”余婷婷的姨夫用长辈的语气,对着林飞说着,一副我也是为你好的样子。

余婷婷的妈妈方翠兰也犹豫着,咬了咬嘴唇道:“林专家,您要不先走,待会我再亲自向您道谢去?”

她也认为,罗文齐这位办公室主任得罪不起。

林飞正想说话呢,忽然间包厢的门开了,紧接着罗文齐的身影一下子走了进来,高兴地说着:“大家赶紧起来,我们卫生局的庞局长来了!”

说话的罗文齐忽然发现那个林飞竟然没有走,而且还坐到了余婷婷身边,眉头一皱,心里冷冷想着:这小子简直找死,看我待会怎么收拾他!

包厢里的人一听,连卫生局的局长都来他们这个吃饭包厢了,都激动地站了起来,不管这庞局长有何来意,看着罗文齐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坏事。

唯有林飞坐着一动不动,他在想,这庞安宜来这种地方,是吃饭吗?

如果是吃饭的话,这庞安宜恐怕也不是什么好官,不过林飞这次想错了,这庞安宜的的确确是来检查卫生健康的。

随着罗文齐的话音落下,那庞安宜走了进来,脸上还带着笑容,这毕竟是罗主任相亲的对象,他也不会绑着脸。

当他目光落在包厢里,眉头紧皱的林飞时,身子忍不住一颤,双脚不易察觉地一哆嗦,那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消失了。

边上的罗文齐见庞安宜没了笑容,随着庞安宜的目光也注意到了坐在椅子上的林飞,连忙大叫起来:“姓林的,庞局长来了,你这个假专家还敢胆量坐着,你……”

“闭嘴!”

罗文齐话还没说完,耳边就响起了庞安宜的吼声,正当所有人都疑惑的时候,只见庞安宜客客气气地对林飞微微弯腰。

“林专家,您也在这里吃饭啊,真巧啊!”

庞安宜这话明显有一些讨好的意味,让包厢里的人,那脸上的表情更震惊了,那罗文齐更是快吓懵了,可下面还有更让他们瞠目结舌的事情呢。

听到庞安宜打招呼的林飞,冷冷一笑,扭头瞥了庞安宜一眼,很严肃地说着:“挺巧的,据我所知,这家餐厅一顿饭起码也要上千吧,庞局长,你来这种地方吃饭,还挺有钱啊!”

很平淡的一句话,一下子让庞安宜的额头冷汗直冒,连忙解释:“林专家,您误会了,我是来检查卫生健康的,过几天省里的人要下来调研……我可是在局里的食堂吃了饭,您要不信,可以去问问……”

这庞安宜是真怕了,他没什么大问题,不过一点点小毛病还是有的,人非圣贤,一点点恶习还是有的。

一般情况下,那点恶习也没什么,可他清楚,以林飞这位年轻的国医学院专家,要是得罪了,那他的恶习下刀子,虽说也就记个大过。

可这大过一记,他这辈子也就到头了,再无往上爬的可能了。

这鲜明的反差,一下子就表明了双方的身份地位,然后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