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451章 退走

全力一击,这一击轰杀出去,无论是自身的全部能力,还是爆发后超越自己的力量,都是一击之力!

这一击之力用十成力量,如果在出第一重力量的时候,让身体再度出第二重力量,这叠加起来后的威力,绝对胜过一加一的效果。

当然如果全力一击轰杀出去,想要在轰杀瞬间完成第二重力量的叠加,几乎不可能,因此才需要留有余力。

留下的余力,至少三分之一才合适,同样的七成力道。两重力量叠加,也就是十四成力道!

杀神九击,九力一击。

第一击,可以多一道力量,也就是挥出十四成力量!

第二击,可以多两重力量,可以挥出二十一成力量!

……

面具人面对林振不计一切的疯狂,也顾不得任何后果,直接施展白家只传嫡系的杀神九击,六次力量的叠加,可以挥出四十二成力量!也就是整整四倍多原有身体力量。

什么概念?

也就是说,暴露身份的白敬亭,这一击的力量,在瞬间的爆发,已经超越了四个他叠加在一起的力量!

如果是第九击的话,足以让白敬亭拥有可以媲美武帝的力量,而第六击也差不多达到了半步武帝的力量水准。

当然仅仅只是力量上的媲美,不过,这一切足以证明这白敬亭最强一击的可怕,只不过,这杀神九击对身体的素质要求非常高。

“不好!”

察觉到直透灵魂的可怕,林振眼中眼瞳疾缩,浑身上下的骨骼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凭借骨骼强大的承受能力,以超脱人体极限的速度骤移,身体以最快的速度暴退,想要避开白敬亭这宛若君临天下,横扫一切的一击。

林振暴退,白敬亭就以更凶猛的速度刺杀而去,退无可退的林振,怎么也没有想到,白敬亭不仅没有死,也没有成为废人,而是成长到了如今地步,瞬间爆发出来的速度,就连他都心悸,自愧不如!

“该死,这是你逼我的!”

就在眼看林振就要败于白敬亭拳下的那一瞬间,他终于不在隐忍,爆出潜藏的力量,而且是不计后果的爆发。

那些散发在他身体周围的黑气,一下子被林振猛吸入体内。

“剑爆!”

林振一声冷喝,就算那坚固无比陨铁打造成的剑,也发出似乎难以承受的嗡鸣,剑身颤抖着,一剑引出,无声无息!

可就在这无声无息中,仿佛连虚空都被那黑暗给吞噬了,甚至远处观战的林飞等人,都不敢用目光去直视林振这一剑。

因为他们看到不是剑,而是万鬼哭嚎的深渊地狱,那黑气充满了连言语都无法表达的邪气。

两个股极致的力量还未碰撞,他们脚下的地面都在一寸一寸的崩裂开了,浮现出一道道狰狞的裂痕。

下一秒,林振手中之剑与白敬亭的右拳碰撞在一起的瞬间,竟然直接发出一种金铁交鸣的恐怖响声。

跟着,就感觉到,在白敬亭右拳之中,突然间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力量,一种强烈到极致的震荡之力猛的传递到长剑之中。

林振只感觉自己长剑中爆发出的力量在与林振碰撞后,仅仅持续一个瞬间不到,直接就会生生的崩碎掉,跟着,手中的长剑传递出一股强烈的震荡之力,震的血肉都在剧烈的颤动,仿佛要生生崩碎一样。

“白敬亭,今日我一定要将你踩在脚下!”

林振大吼着,整个人的脸都隐隐透着黑色,那股可怕的邪恶力量,持剑的右手一震,一股强大的力量再次自手中灌注到长剑当中。

那尖锐的剑尖,并没有轻易的刺破白敬亭右拳的肌肤,反而发出更强烈的一阵清脆响声,仿佛是切割在铁石之上。

而且,在皮膜中更是传递出一种强大的反弹之力,要将这些刀刃崩开。相互碰撞间,甚至发出可怕的火星。

这一结果,让林振的脸色当场一变,不过,几乎想都不想,眼眸中流露出一丝狠辣的神色,狰狞道:“就不相信你的身体真的是铁做的,就算真的是铁做的,我也要将你生生撕开。”

那林振手中的长剑,随着他的话开始慢慢变得弯曲起来。

噗噗噗!!

顿时,在剑尖下的皮肤,生生被切割开,撕裂出一道道细小的裂缝,一丝丝鲜血快速的自伤口渗透而出。

不过,白敬亭眼中依旧一片冰冷,根本没有在乎,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中更是夹杂着一种有死无生的信念。

“咔咔……嚓!”

林振手中的长剑竟然出现了裂痕,在两股解决半步武帝的力量碰撞中,超越了剑身的承受极限,林振如魔鬼的身影更是如遭雷噬般向后猛的倒退,一步步踏在地面上,每一步都让地面出现一道道可怖的裂痕。

而白敬亭寸步未退,这全力一击之下,看似林振落于了下风,可林振那狰狞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不甘心。

他的剑在白敬亭手中,留下一个恐怖狰狞的血口子,差一点就完全切开了他的血肉,伤及他的手骨,虽然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我恢复着,不一会就止住了血,可事情并不是像表面上如此简单。

ag亚游客服|HOME落于下风的林振,他在笑,在狰狞如魔鬼般狂笑,仿佛看见白敬亭为了求生一点点挣扎,那拼了命却无力改变自己结局的挣扎,那拼命找寻希望,最后只有绝望的挣扎,让憎恨了二十多年的林振,如今从心里感觉到难以言语的畅快。

他露出病态般的笑,望着白敬亭,自负地狂笑道,“哈哈,挣扎吧,拼命吧,尽情地努力吧,可惜你注定改变不了自己的结局,很快你就会变成我这个样子!”

“不,你会变成他们那样,人不人鬼不鬼,哈哈哈……”林振的笑声越来越大。

“至少在哪之前,我可以杀了你!”

白敬亭看了眼右手伤口中,那散不去的丝丝黑气,心中对林振一直心存愧疚的他,第一次爆发出强烈的杀意。

“想杀我?哈哈哈,白敬亭,你这辈子都没有这个机会,我会慢慢看着你去死。”

狂笑的林振看了眼郑海洋手中,那个完全跟林飞一样的人头,身形一闪,甚至没有人看清楚,他就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

当然,白敬亭知道林振退走了,他并没有去追,而是走向林飞,什么也没有说,抓起林飞的右手,手指搭着他的脉搏之上。

一分钟后,带着面具的白敬亭,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本来不想让你与我一同去冒险的,可如今,看样子,你不去都不行,否则你这一身伤势,想要痊愈,太难了。”

白敬亭心中有着说不出来的无奈,他虽然可以暂时压制住体内的黑气,可这黑气就像病毒一样,会慢慢在人的体内扩散,运气好,就会变成林振那般,运气差,就会变成完全没有人性和理智的怪物。

就如他那些曾经去探寻帝王墓的队友一般,不是惨死,就是不得善终。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出来吧!”

白敬亭对着树林大喊一声,正当大家好奇之时,树林中走出来一位,穿着马靴,皮裤皮衣的女人,看样子也就二十六七岁。

“带上人,跟我去后山!”

白敬亭冷冷地朝郑海洋和石凝香纷纷着,然后目光转移到柳生川郎和岛贺夫身上,吓得他们两个腿都软了。

他们跟林飞有着深仇大恨,如今这可怕的强者一看就是跟林飞一伙的,这冰冷的目光,岂不是要杀人灭口?

一想到这里,柳生川郎和岛贺夫差点吓得当场下跪求饶命,就在他们害怕至极的时候,白敬亭冷冷地开口了:“我有两件小事情,需要几位帮忙,当然作为报答,我不会伤害你们中任何一切,包括我身后的人也不会伤害你们。”

说话的白敬亭在心中补充了一句:“待会要是你们自己被机关陷阱给杀了,那可跟我没半点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