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466章 卖花的小女孩

有时候,就连林飞自己都觉得自己这个师傅做得一点也不称职,自从收了周灵欣这个天资不错的弟子后,基本上就没有认真管过。

也就一开始那几天教了一些,然后就很不负责地丢给了诗雨寒,也幸亏诗雨寒跟着活阎王也算学到了一些医术,如今教导刚入门的周灵欣,也勉强不算是误人子弟。

第二天上午,林飞和徐莹坐上了最早一班飞往西安的飞机,为了低调行事,还特意准备了一辆十多万的捷达轿车。

到了西安,两个人并没有多做任何停留,林飞负责开车,徐莹坐在副驾驶上便上了前往临潼的骊山高速。

人有三急,在途经高速路服务站的时候,徐莹让林飞在服务站停一下车子,她要去卫生间解决一下生理问题。

银白色的捷达刚停稳下来,一辆红色的保时捷疾驰而来,耍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漂移后,在林飞驾驶的捷达车边上的停车位停了下来。

这时徐莹刚好打开车门下车,那就停靠在边上的保时捷跑车,忽然间将车窗降了下来,驾驶位上坐着一个戴着墨镜,样子十分帅气的青年。

他还特意很帅气的将墨镜摘下,对着难得一见的美女徐莹,很礼貌地打了声招呼:“嗨!美女,我叫楚朝云,漫漫人海相遇即是缘,我们有幸再次相遇,能认识一下吗?”

“又是一个有钱想要泡妞的富二代,有钱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徐莹轻声地嘀咕了一句,由于那保时捷跑车并没有熄火,轰鸣的发动机声音,盖过了徐莹的声音,因此那个叫楚朝云的富二代,并没有听见徐莹的声音,脸上还依旧保持着非常帅气近人的笑容。

说到最后五个字时,徐莹还特意回头看了眼林飞,在她心目中,林飞属于最不东西的禽兽。

“尼玛,我这算躺着中枪吗?”

林飞自然听出了徐莹这话中有话,可他始终想不到,自己究竟哪得罪了这个莫名其妙,总是有意无意带着针对自己的女人,自己明明从见了面就以礼相待。

“女人还真是这个世界上最难以理解的生物,尤其是处于每个月不舒服的那几天!”

林飞在心中无奈地苦笑着,上次在日本虽然话很少,不过徐莹对他的态度还是不错的,因此林飞只能当,徐莹正处于女人每个不舒服的那几天。

徐莹瞥了一眼跑车中的楚朝云便向着服务站的卫生间而去,那楚朝云立马向驾驶位上的林飞,投去一个不屑的目光。

一个开十几万车子,一个开几百万的跑车,楚朝云看林飞的目光中,那种不屑之意都显得非常自然。

对于对方的不屑,林飞似乎不在乎,一个偶然相遇的陌生,又何必在乎对方的眼光呢?

见林飞没有半点反应,楚朝云将车子熄火,连忙朝服务站的卫生间走去,解决完私事后的他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守在了女卫生间门外。

守株待兔的他终于等到了徐莹,看着徐莹那被靴子和黑丝袜包裹着,修长又圆润的双腿,令她的身材高挑而凹凸有致。

柳叶般的弯眉,红润诱人的红唇,精致的脸蛋出落地如盛开的百合花,洁白而美丽动人心。

见到徐莹出来后,楚朝云连忙伸手拦住了徐莹,非常绅士地笑着:“再次介绍一下,我是绿城集团的开发经理,我叫楚朝云……我想认识你,交个普通朋友也行。”

绿城集团可西安一家非常有名的地产开发建筑集团,酒店,房地产,还有像学校医院等公共大型建筑,都西安可谓是一家独大。

这绿城集团在全国都小有名气,当然,无论楚朝云如何介绍,徐莹都不可能,也不会去认识。

虎怎么可能与猫为友?

“滚!”

徐莹直接丢了下一个滚字,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尴尬的楚朝云站在那儿,望着徐莹远去的背影,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还真是个有意思的女人。”

楚朝云并没有死缠烂打,想要认识徐莹,也不过是他的一时冲动,为了一个一面之缘的女人,去大费周章,这不符合他的行事作风。

人生中,一辈子要遇见的人太多太多了,很多人都是一面之缘的过客,因此当两辆车子先后离开这高速服务站后,对此并没有过多在意。

跑车的速度自然要比捷达的速度快多了,驾驶着保时捷跑车的楚朝云,比林飞早了近十分钟到了临潼……

ag亚游客服|HOME到了临潼后,林飞和徐莹并没有马上去秦始皇陵墓,而且在临潼县找了家环境不错的酒店,车子刚在酒店门口停下,徐莹便一脸不解的问:“你干嘛把车子停这里?直接去秦始皇临摹,取了东西就可以走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办呢,赶紧去取东西然后再吃饭。”

见林飞在酒店门口停车,徐莹自然认为林飞是打算在这儿吃饭,这时候也差不多快要到饭点了。

“秦始皇陵墓白天都是游客的,现在怎么去拿?你别忘了,这次拿和氏璧一定要低调,这低调嘛,自然是大晚上偷偷摸摸地去咯。”

林飞白了徐莹一眼,直接下了车走进了这环境非常不错的酒店中,想了想,觉得林飞话挺有道理的徐莹也只能老实地跟着。

两个人找了个位子,很快负责点餐的服务员就拿着菜单走了过来,“先生,这是菜单,如果有什么特殊需要,请您尽管吩咐。”

林飞点点头,随便点了几个菜,都是林飞和徐莹各自喜欢吃的。

两个人正吃着饭,忽然间,这环境不错,档次还挺高的酒店中,冒出来了一位提着花篮的小女孩,一双清澈却透着成熟的眼睛,有种让人忍不下想要心疼的感觉。

“哥哥,给这位姐姐买一束花吧。”

这位看去只有**岁的小女孩,那小小的花篮这,摆放着十多支包装好的红玫瑰,不远处两桌坐着一男一女的餐桌上,都摆放着几支红玫瑰。

“多少钱?”

虽然林飞心里有些不满这种行为,不过见对方是一个小女孩,也就没有计较,还随口问了句。

“十块钱!”卖花的小女孩一脸期待地说着,见林飞眉头一皱,似乎觉得自己说的钱太多了,又连忙补充了句:“你多买一些,可以便宜点。”

“这里是三百,花和花篮我都要了。”

林飞直接掏出三百块钱递给了小女孩,那小女孩连忙说了好几声谢谢,激动的正准备离开,这时候,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那平淡无奇的脸上,阴沉沉的,带着毫不掩饰的愤怒,身后还跟着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女人,看样子也就在二十出头。

“童雯,现已经是第三次了,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以说?这里是酒店,可不是你们家,是谁允许你妹妹进来卖花的?”

那阴沉着脸的中年男人,毫不犹豫的大声斥责起来,把这卖花的小女孩吓得有些不知所措,那个被直呼其名的女人,也一脸为难和担忧。

她看着自己的妹妹,本应该上学却卖花挣钱的妹妹,气呼呼的说着:“倩倩,我不是说了,不准来这里卖花吗?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啊?”

童倩倩无辜地望着自己的姐姐,然后抬起小手指了指边上的中年男人,解释道:“是这位叔叔说得!”

被指的中年男人,是这儿的大堂经理罗志文。

闻言,他一下子大怒起来:“小小年纪就学会撒谎,怪不得这么不懂规矩,童雯,我告诉你,从现在起你被开除了。”

说话间,罗志文的目光落在了,那还在童芊芊手中的花篮,下一秒,做了件非常惊人的举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