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500章 真我

多伦塞的小镇上,一酒吧中,林飞郁闷地独自一个人喝酒,此时的他,也就只有借助酒精来麻痹自己的神经。

因为上面拒绝了他的要求,这里毕竟是欧洲,如果真按照林飞那么做,就算龙魂也保不住他。

甚至还告诉林飞,未免被教廷发现踪迹,让他马上回国,否则,要是被教廷堵在了欧洲,后果将不堪设想。

林飞心中明知道,这事是上面为了他好,毕竟这里是教廷的大本营,万一出了任何意外,龙魂相帮都帮不了林飞。

可知道是一回事情,能理解是一回事情,但是心中的怨恨和不甘心,又岂是知道和理解二字能说清楚的?

实力,说到底,永远都是这避不开的现实问题,如果拥有绝对的实力,他又何必如此麻烦?

可是实力不可能凭空而来,这个世界不会依照任何人的意愿去转动,任何事情不是你想就可以的。

“嗨!帅哥,你是韩国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我们这儿很难得看见像你这个的外国帅哥。”

一位打扮时尚的女郎,留着长长的金发,人未至,空气中便都是其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林飞微微瞥了一眼,在多伦塞这个小镇中,眼前这位算得小镇中难得一见的美女。

不过在花花世界中,也就一不起眼的灰姑娘。

“很抱歉,我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喝酒,你找别人吧!”

林飞非常礼貌地回了一句,他自然看出了对方想要搭讪自己,并不是因为自己现在的样子有点帅那么简单,而是他这一身价值上万欧元的世界顶级名牌礼服。

“一个人喝酒多闷啊,既然你喜欢安静,不如让我陪你一起喝,放心,我保证一句话都不会说,安安静静做一个倾听者。”

面带微笑的年轻女人,很显然并没有死心,似乎还挺会察言观色,看出了林飞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刚喝了一大口酒,却没有半点醉意的林飞,正打算吞下嘴里的酒水,然后毫不客气地对这个女人喊一声滚。

忽然间,一个穿着普通的高个子男人,身形有些瘦瘦的,左顾右看地走进酒吧,很快目光就锁定了林飞身边的女人,大步走了过来。

“害!沙丽,这几天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不知道我一直都在找你吗?”

来者上前就一脸急切地说着,看见边上喝酒的林飞,又补充了一句:“这位先生,无论沙丽跟你说了什么,都希望你当做没听见,她是我的,如果你想平平安安离开这里,最好照我说的去做。”

林飞很明显一看就是外国人,因此来者的态度,自然便十分高傲,林飞直接当做没听见,继续喝着酒,他懒得跟这种小喽喽去计较。

更何况,号称全世界最浪漫的法国男人,也是唯一从骨子散发着高傲的男人。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改变不了,就只能试着去习惯。

“马克,你够了,我们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请你以后不要来打扰我。”

这个叫马克的男人出现,令这个女人也没了继续搭讪林飞的念头,一转身,气急败坏地离开了。

“亲爱的,你知道的,我绝对不能失去死,绝对不行……”叫马克的男人连忙追着离去,这一切似乎对林飞而言,仅仅只是人生中一个无聊,又意外的插曲。

可这时,给林飞重新拿酒来的酒吧老板,望着两个离去的一男一女,忍不住对林飞嘀咕了句:“先生,希望你别太介意刚才的事情,其实他们之前一直都是对十分相爱的情侣,只不过因为一些事情的改变才……”

“这个世界总是在不断的失去,不是吗?我能理解!”林飞抢过酒吧老板手中的酒,无论地说着。

“失去了是不可避免的,可只会逃避的人,却是一个无能的懦夫,就算你能逃避了今天,可明天呢?”

往自己口中灌着酒的林飞,忽然间听到耳边传来有些苍老的声音,一转头,便看见一位戴着帽子,穿着大风衣的老者,那满是沧桑的脸上,带着一丝对人生的感悟。

林飞淡淡一笑,转过头继续喝着酒,却不屑一笑地回答到对方,“你不懂。”

“不懂的是你,过去不代表消失,逃避无法否定任何事物,人活着就要不停的面对自己,否则你就会像刚才那个男人,可怜的像一条狗。”

老者边说边向外面走去,很快就消失了,留下端起酒杯递到嘴边,却再也喝不下的林飞。

的确,就算酒精麻痹得了自己一时,可明天醒来,该面对的终究会是要去面对,自己不去努力,没有人会替你完成。

就像那个马克一样,如果不面对自己,就会越来越让渴望生活富裕的沙丽讨厌。

“或许是自己太急了吧!”

林飞将端起的酒杯缓缓放下,拿出一百欧元放在了桌子上,转身离去,这小小的意外,令他忽然间想通了一些事情。

被怒火和仇恨蒙蔽了双眼的林飞,才会急着离开亚瑟海湾,如今总算想通的林飞,在多伦塞买了一些鲜花,再次返回到了亚瑟海湾。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是我没有能力现在就替你报仇,但是我发誓,教廷欠我们,我一定会让他们加倍偿还。”

林飞坐在墓前独自一人说着,随后便陷入了沉默,一个人静静坐在墓前,什么都不做,就那般坐着,脑子里回忆着过去的一切。

关于活阎王的记忆,关于八位哥哥姐姐曾经一起经历过的记忆。

虽然已经失去了,但是并不代表失去的不存在,过去永远会留在岁月长河之中,抹不去,改变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去面对。

林飞这一坐便是一整夜,忽然间乌云成海,仿佛睡够了,苏醒了,在有了一抹光芒的天空翻涌起来。

随着乌云之海翻涌,沉睡的天空也仿佛被唤醒,浮现微微光亮,由静到动,被遮掩的阳光照射,透过一丝缝隙,如剑光一般,落在波浪汹涌的海面上、草木上、山坡上以及林飞的脸上。

当那阳光落到自己双眸时,光芒仿佛透过眼瞳照射到脑海之中,驱散一丝雾霾、击碎一个瓶颈。

“潮起潮落,日生日出,世界不会因为任何人该改变,就如过去一般无法改变……”

“过去不代表消失,逃避无法否定任何事物,人活着就要不停的面对自己……”

云海翻涌,阳光自天照射,穿透云层之间的缝隙,仿佛天外神光,亘古永存不灭。

ag亚游客服|HOME“错了,原来我一直都在错误中循环着,哈哈哈,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一切是如此的简单,武源于心,心会变,可无论心如何变化,我依旧是我,就如这自然般,无论是刮风下雨,干旱还是洪水泛滥,无论如何变化,永远都是自然的一部分……”

林飞在大笑自言中,眼神和心态都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回忆了一整夜过去的他,脑海里再次出现了曾经经历的一幕幕。

无论多么痛苦,多么想要忘记,它永远都是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既然是生命中的一部分,又如何去舍弃?

就如这奇妙的大自然,风过大,雨过多,温度过高过低都将都将形成可怕的灾难,可如果其中一样消失了,这个自然还完整吗?

“痛是心,恨是心,情于心,可心却是我,第二人格,或许这一次,我该对你说声对不起了。”

上一次林飞顿悟出,万事源心,人源自然,这一次他,忽然间明白了,心造就了人,可却仅仅只是人的一部分。

他懂了,懂了真我之境最后那一步,究竟该如何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