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510章 林振的震惊

连王玄这般人都得知了林飞的消息,一直对远在梵蒂冈的林飞关注着,自然也在第一时间得知了林飞打服教廷的惊人消息。

整个龙魂的高层,甚至包括那些与林飞未曾蒙面过普通成员,一时间都激动万分,立即路转粉。

想着让林飞来接替自己位置的徐阳,更是激动的满脸笑容,亲眼见证一位武道第三重诞生,还是位于自己关系不错之人,能不激动嘛?

不过一想到林飞的年龄,徐阳都感觉,自己这一辈子都活在狗身上了。

与此同时,刚去了外地,得到消息后的王梓峰,第一时间赶回京城,难以置信的他想要确定这个消息的真伪,毕竟这事简直是匪夷所思,天方夜谭啊!

然而,当王梓峰赶回到京城的时候,带着兴奋和疑惑的他,见到徐阳的时候,却发现,徐阳的脸色阴沉沉的,根本看不出来半点喜悦之色。

这不应该啊?

王梓峰见徐阳脸色不对劲,脸上的笑容一散,凝重地询问道:“老徐,你怎么样了?是不是林飞出事了?”

“是禁忌之地,他们来了,想见一见林飞!”

徐阳阴着脸说道,王玄叔侄,还有铸器一族在得到林飞消息后,第一时间坐飞机来京城,如此重大的事情,怎么可能瞒得过龙魂的情报系统?

“禁忌之地?!”

惊呼起来的王梓峰脸色猛地间大变,为何将要称呼禁忌之地?因为那儿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禁地,但凡进入者,没有一个人走出来过。

禁忌之地中,每过一甲子都会有人出来,带走一些武道高手,还有一些潜力非凡的年轻人,可进去自然,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对于禁忌之地,只有一些隐世山门的掌教才会知晓,徐阳额王梓峰也是从智洳大师口中,对于禁忌之地有了一些非常模糊的了解。

不仅如此,徐阳还有王梓峰的师父,带他们入门,被他们遵如生父之人,也在五十多年前进入了禁忌之地,从此了无音讯,生死不明。

从智洳大师口中得知,当禁忌之地的人,忽然间提前十年到来的时候,徐阳和王梓峰都已经做好了进入禁忌之地的准备。

两个人甚至都开始,像为自己准备身后事般,开始交代一些事情,尽可能在自己走后,这里不会出大问题。

尤其是徐阳,当时都准备提前将一切交由林飞,可谁曾想林飞去了梵蒂冈,害得他瞎担心,现在又闹出如此大动静,把禁忌之地的人都引来了,就算想将林飞藏起来都难。

“怎么办?要不要通知林飞暂时别回国了?世界这么大,就禁忌之地那几个人,根本别想找到林飞。”

王梓峰连忙提出自己的意见,连他自己都不想进入禁忌之地,更不想让才二十多岁的林飞,有着大好前途和时光的林飞,去神秘,却传说危机四伏的禁忌之地。

“或许,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徐阳点点头,想着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或许林飞很强,可他不敢让林飞回来冒险。

因为从古至今就没有人敢拒绝禁忌之地的邀请,不要拒绝在,自然有着不敢拒绝的因素。

徐阳连忙通知人,尽快与目前失去联系,不知身在何处的林飞联系,尽快将这一消息带到。

然而,这世界并非尽如人愿,否则也不会有如此之多的人间悲剧,命运的一次变化,就足以改变所有的计划。

……

对于国内正在发生的事情,林飞完全是两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

在大家都是震惊议论他的时候,林飞已经悄悄登上了前往法国的飞机,普吉尔和鲁玛斯带着,面如死灰的教皇约瑟罗,这么做,他自然是担心普吉尔和鲁玛斯一转身就变脸。

飞机在波尔多的机场缓缓降落,在奥朗多家族的私人机场稳稳停止,提前受到消息的史密斯,亲自来接机。

“这是……”

史密斯看见失去了双臂的教皇约瑟罗,顿时将嘴巴长得老大,虽然他已经得知了在梵蒂冈发生的事情,可当他亲眼看见,那个令他仰望,高高在上教皇约瑟罗,此时此刻如此狼狈出现在自己面前。

哪怕这一切史密斯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依旧被视觉上的冲击而震惊到。

“哦,林!又见到你实在是太好了。”

前不久还担心被教廷发现,自己与林飞之间那点关系的史密斯,如今恨不得让整个世界都知道,他们奥朗多家族是林飞罩的。

“别废话,让你准备的直升机怎么样了?”

林飞也懒得跟史密斯,这个已经逐渐被家族利益左右的人多说废话,见林飞的脸色严肃,史密斯也不再多言,连忙将一行人带到了早已准备好的直升机前。

随后,四个人登上了直接飞往亚瑟海湾的直升机!

……

汹涌的海浪击打这光滑的岩石,远处看似平静的海面上,在夕阳下泛着波光粼粼,带着一丝咸味的海风,迎面徐徐吹来。

还有几艘小渔村的捕鱼船在海面穿梭着,这朴实,如世外桃源的一幕,映入站在崖壁边缘的林飞视线中。

这崖壁林飞一共来了三次,可每一次的感触都完全不同。

林飞随即将目光缓缓上移,似乎在眺望白云之上的天堂,喃喃自语道:“害死你们的罪魁祸首,我已经亲自带到你们墓前了,希望你们在天之灵,能得意安息。”

在林飞的身后,普吉尔和鲁玛斯,这两位教廷最强者,正在用借来的铁铲和锄头,为已死的约瑟罗挖着土坑。

本应该葬在教皇专属目地的约瑟罗,却只能被掩埋在这儿,连一块墓碑都没有资格立。

半个多小时后,照林飞吩咐完的普吉尔,还有鲁玛斯朝林飞客客气气地问道:“林先生,你要求的我们都做了,现在是不是……”

“你们走吧,从现在起,我与教廷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林飞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普吉尔和鲁玛斯对视了一眼后,直接转身走人,到了他们这一步,基本上没必要去说谎。

随着普吉尔和鲁玛斯走后,眼神平淡的林飞,将眼睛闭了起来,没有人知道他此时再想什么,也没有半分要离开的样子。

足足五分钟后,林飞那闭着的双眼忽然间睁开了,就在双眼睁开的刹那,一道凌厉的杀机从双眼深处投射了出来。

“你还打算隐藏到什么时候?这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既然都来了,那就将我们的恩怨,结个账吧!”

这透着强烈杀意的话语,林飞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向某个人述说着。

“难不成他发现我了?”

就在林飞开口的刹那,隐藏在暗处的林振猛地一惊,心中疑惑之时,他忽然感觉到了,一股杀气将他锁定住了,而这股杀气的来源,是林飞,是他做梦都想除掉,会成为天启计划中,最大变数之人。

“他……他竟然能发现到我?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林振十分震惊,他隐藏的十分完美,自信就算白敬亭在此都未必能发现他,更合适是林飞?可林飞却偏偏发现了他。

被林飞杀气锁定的他,索性也不再隐藏,大摇大摆地从几十米外藏身处走了出来,目光阴冷地盯着林飞问道:“你究竟是怎么发现我的?”

“在我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能告诉我,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

对于林振出现在这儿,林飞也十分好奇,想象不出自己遗漏的哪个环节,本来他还想让自己的实力再增强一些,然后与林振把所有的恩怨都解决了。

可现在,除了一战,似乎已经没有第二个选择了,但是如今的林飞,在独自面对林振,却没有了半分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