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513章 消失了

当初在日本,以杀神九击六次力量叠加,碾压林振,而林飞如今的身体素质,比白敬亭还有恐怖。

这杀神九击对身体素质的要求极高,甚至可以说,一旦掌握了杀神九击的奥义,身体素质将是对杀神九击的最大限制。

而林飞在领悟杀神九击奥义的刹那,抱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疯狂,一瞬间将力量叠加到了七次。

就是意味着,林飞那一剑所承载的力量,在瞬间的爆发已经是他全力一击的五倍,五倍力量的瞬间爆发,将林振击退足以了。

甚至将临时爆发的林振给打成了重伤,不过这不计后果的一击,给林飞的身体也造成了不小的负面伤害。

不过单凭伤势,临时反戈一击的林振,要比林飞更严重一些,导致这一场厮杀,一时间出现了难以预料的走向,谁也不敢断定,最终谁能活着离开,或者两个人都把命留在这儿。

“好!好!好!”

林振吐了口血后,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眼神虽然冰冷,对林飞充满了杀意,可却没有了刚才的疯狂。

因为刚才他伤到了林飞,也将一股黑色灌入了林飞身体中,他不相信林飞能低于比癌细胞还可怕的黑气,因此也没有了跟林飞死磕到底的念头。

虽说不能亲手杀了林飞,可这一切,对于林振而言,也勉强可以接受了。

连说了三个好字的他,将震飞的剑捡了回来,迅速拉远与林飞的距离,最后冷眼瞪了林飞一下。

“林飞好好享受自己为时不多的时间吧,真希望我们还能再见,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了。”

丢下一句似乎代表着自己胜利的冷笑后,伤势不轻的林振,以最快的速度,几乎一转眼就消失在了林飞视线中。

“哼!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自言自语的林飞并没有去追,冰冷的脸上忽然间松了口气,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似乎不在意脏不脏。

此时的林飞,有着虎口脱险的感觉,可这感觉很快就被不安所代替了,连忙去查探自身的情况,却发现了一件极其震惊的事情。

林振设计击伤他的那一剑,所留在伤口的黑气,不仅没有像病毒般扩散,反而诡异般消失在他的身体中。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虽然黑气诡异般消失不见了,可这并没有让林飞感觉到丝毫喜悦,反而为此忧心忡忡,不知道的,有时候会更可怕,令人心惊胆寒。

林飞连忙将自己的身体,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除了多出来的伤势,真是没有任何异类的存在。

黑气,将雪族困在那充满了地磁场辐射之地,已经面临灭族的罪魁祸首,如今侵入他的身体中,却无故消失了。

这黑气自然不可能无故无故消失,可林飞却始终研究不透,这究竟是何原因。

“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虽然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至少自己暂时不会出事,至于剩下的事情,就听天由命吧!”

说话间的林飞,最快看了几眼,那屹立在山坡上,在海风徐徐下的九座墓碑,再次叹息后,转过身默默地离开了。

关于林飞与林振在这里的一战,根本就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只有那迸裂开的地方,向世人无声地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林飞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亚瑟海湾,找到了史密斯,在让史密斯严格保密的情况下,在奥朗多家族的大本营,开始了修养身上的伤势。

如今他已经有了与林振正面对抗的实力,也就林振手中的林雅萱,让林飞有些投鼠忌器。

林飞想着,如今偷偷营救林雅萱,似乎已经不太可了,唯一的办法只剩下,继续增强自身的实力,然后镇压林振,以绝对的实力逼迫他交出林雅萱。

这本来应该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如今已经成为了林飞眼前那触手可及的目标。

林振一定会认为林飞会被黑气给折磨,要是变成没有人性意识的怪物,要么成为他这样不人不鬼,不过被黑气感染后,想成为他这样,也是一种极大的奢望。

林飞想要再次消失在众人视线中,至少不要让林振知道,他还活蹦乱跳,因此在林飞有心潜藏下,就连龙魂的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去何处告诉林飞,徐阳交代的话。

打电话?林飞早已将手机给关了,也就给诗雨寒打了个电话,说了声一切安好后,就玩起了人间蒸发。

……

林飞潜藏在奥朗多家族大本营,与世隔绝地调理自己伤势时,时间却并没有因此而停止,转眼,一天的时间便过去了。

林飞日子无忧无虑,可以两耳不闻窗外事,可远在京城的徐阳和王梓峰,这两位龙魂的代表人物,可是整天拉着张苦瓜脸。

影族的王玄叔侄,还有铸器一族的雷狂、雷子凡,几乎是整天堵在龙魂大门口,跟狗屁膏药般,撵都撵不走。

不过影族也就王暮风整天在徐阳和王梓峰面前晃悠,至于像条发情公狗似得王玄,早不知道跑哪去完女人了。

对此,所有人都真一眼闭一眼,只要王玄别闹得太过分,自然就会有人替他擦屁股。

留着一嘴大胡子,浑身都是隆起肌肉的雷狂,完全就在一个直性子,等了一天多,都没有半点关于林飞的消息,气得抬起那粗厚的右手,一下子拍在了桌子上。

“姓徐的,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全世界都知道林飞是你们龙魂的人,你竟敢跟我说,不知道他在哪?还联系不上?”

咔嚓!

随着雷狂那右手落下的同时,那可怜无辜的桌子,顿时应声变成了一堆废渣,看得徐阳都有点心疼,虽然桌子不值钱,可这张桌子,却是这位叫雷狂之人来后的第七张了。

面对这位暴跳如雷的家伙,徐阳也只能微笑着将双手一摊,还很无辜地说道:“腿在林飞身上,我又控制不住他的大脑,你冲我发火,我也没办法啊。”

虽然徐阳心中也想知道林飞如今的处境,不过他更希望,在禁忌之地的人离开前,林飞最好永远别出现。

“现在联系不上,我想这个林飞时候到了自然就会出现。不如我们现在聊一聊帝王墓的事情吧,毕竟已经出现了十把钥匙,想必剩下的两把也会很快出现……”

王暮风像只老狐狸微笑着开口,虽然同为九族中的中三族,不过对于铸器一族这群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完全是打心里看不起。

王暮风的话,让徐阳和王梓峰脸上的笑容微微僵硬了一下,为这事,他们可没少吃苦头,尤其是王梓峰,差一点就回不来了。

自己辛辛苦苦得来的东西,忽然间有人要站出来跟你索要,自己拼死拼活得来的东西,有几个人会情愿?

徐阳和王梓峰,宁愿自己光溜溜去禁忌之地,也不想把即将到手的帝王墓果实给这些强盗分享。

可一想到对方的身份,那神秘又强大的禁忌之地,徐阳和王梓峰都没有勇气去拒绝,毕竟这种事情,那位权力至上的中年男人,也不好意思插手。

就在徐阳和王梓峰十分尴尬,想拒绝却不知道该如何拒绝的时候,这不准外人随意进入的会客室大门,忽然间被敲响了起来。

而且听敲门声还十分着急,徐阳眉头一皱,还是选择了将门打开。

门一开,一脸急切的敲门者,便大叫起来:“徐老,大事不好了,那个叫王玄的贵客,让人给打残了。”

这一声惊呼,顿时让整个会客室陷入了寂静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