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656章 地下世界

罗布泊,这个曾经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二大淡水湖,如今只剩下毫无生机,一望无际的荒原,关于罗布泊消失的原因,一直存在着众说纷纭的各种理由。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的话,林飞也不会相信,在罗布泊近千米下面,会有一个巨大无比的淡水湖存在,第一眼,他都差点误以为,自己看见的是大海。

这里的水有点温,林飞和徐莹落下的地方至少有三四十米深,加上他们在掉落水里前,地心引力的消失,使得他们再度恢复了对周围气流的掌控,因此,除了一身全湿了以外,并没有受伤。

两个人浮出水面,如鱼一般在水中飞快地游着,加上他们落水的地方,距离岸边仅有数百米远,一会儿的功夫便上了岸,而岸上的一切,让初到此地的两个人更是瞪圆了双眼。

植物,他们竟然在这里看见了如芦苇般的植物,暗绿色的叶子,尖上长满如蒲公英般的花絮,还散发出莹莹的光辉。

这样的植物,在湖岸边到处都是,就仿佛夏季的夜晚,你在湖边的芦苇丛里,看见成千上万只萤火虫落在芦苇上般,若光线在暗一些,将这些植物的根茎遮盖,只剩下尖上那莹莹之光。

找一个合适的位置,你会拥有一种仰望璀璨银河的震撼和唯美。

这一切,人类是力量是无法制造出来的,唯有大自然的神奇和伟大,才会早就这奇幻般的地下世界。

在岸边他们还发现了一排凌乱的足迹,很显然,是比他们更早掉落在这地下世界的王修永,三族之人,还有郑海洋他们留下的。

沿着足迹,可以看见那一人多高的发光植物,有一小片被人踏平。

“林飞,或许,这里才是真正的帝王墓。”

ag亚游客服|HOME从最初震惊中逐渐冷静下了的徐莹,暗暗猜测,但是林飞却不认同,还非常直接的反驳道:“你是说,如此一个庞大的地下世界,是武帝为自己建造的陵墓?怎么可能,武帝再强终究只是一个人而已,这里绝不是人可以创造出来,哪怕是我们这个时代,没有数百年的时间,也玩不成如此宏伟的建造!”

这里是地下,近千米的地下,哪怕站着湖边的温度,都高达五十度,如此环境下,武帝那个时代的人,根本无法建造出如此震骇世界的宏伟地下世界。

“利用蛮力自然无法做到,你别忘了,人类最厉害的是智慧,古人大禹治水就是很好的例子,当然,武帝那个时代的人是不可能建造出如此宏伟的地下世界,更何况他们也无需制造,只要在修建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这里就行!”

徐莹的话,让林飞一愣,对啊,干嘛非要人建造出这里,只需在机缘巧合下发现就行了。

形成如此庞大的地下世界,只有地壳运动、挤压,被挤压的地壳不断隆起形成山脉,如果这隆起处存在地壳裂缝的话,在隆起形成山脉的同时,也会形成空洞的地下世界。

忽然间,林飞眼前一亮,他想到,刚才掉落下了那光滑,却又十分坚固的岩石,应该是长期被水流冲洗的基岩。

“说实话,我更希望这里是帝王墓真正的内墓,只有这样,我们才有活着离开这儿的希望,至于究竟是不是,还在等我们找到最直接的证据吧!”

林飞心中带着祈祷说着这番话,他不敢耽搁,也没有时间耽搁,因为他剩下的时间只有一天多,一旦出不去,外界认为他在此遇难的话,一旦动用大毁灭武器毁掉上面的山脉。

到时候,就算这个地下世界不坍塌毁灭的话,他们也会被困死在这里。

近千米,也就一公里的路程而言,对于林飞他们的速度,也只是几秒钟的事情,全力爆发的话,时间更短,可这一公里,却是他们与地面的距离。

一个人类无法逾越的距离!

就算用锋利无双的星痕剑挖掘出路,除非找对位置,否则没有一百多年的时间,根本挖不通到外界的路。

两个人沿着足迹,跨过岸边的植物群,出现视线中的,是一棵棵低矮的树,有的树上结出了鲜艳的果实,有的树则盛开散发着淡淡光芒的娇艳花朵。

除此,更令人惊骇是的,这里不仅存在着植物,还有鸟类和昆虫,它们都有一个相同处,浑身都会发光,虽然散发出来的光芒很暗淡,但是在昏暗的世界中,却十分显眼。

“想不到被称为生命禁地的罗布泊,这千米之下,竟然存在如此惊奇的地下世界,如果这些被外界之人知道的话,恐怕会让全世界的探险者和科研人员都趋之若鹜吧!”

林飞忍不住惊叹,这里的种种真的太惊人了,不仅有植物的存在,就连动物也在这里生存着,继续向前,一路上发现了不少前不久刚留下的足迹,却始终不见一个人影。

几分钟后,两个人被一道耸立的崖壁挡住了去路,崖壁垂直向上延伸根本看不到尽头,到了这里,足迹也调转了方向,而且足迹分成了两边,左侧的足迹较多也比较凌乱。

“我们走右边吧,想必郑海洋他们走的是右边!”

林飞边说边往右走,在这种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鬼地方,如果没有绝对的必要,最好尽量别跟王修永等人碰面。

沿着右侧的足迹,又走了几分钟,两个人再度回到了湖边,而在这时候,他们发现了郑海洋和石凝香的身影,两个人匆匆忙忙着,似乎在搭建船!

在林飞和徐莹发现他们的同时,郑海洋和石凝香自然也看见了林飞,两个人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在短暂的惊讶后,脸上很自然地露出微笑道:“想不到你们也掉下来了。”

之前在云母层破碎的刹那,郑海洋可是亲眼看见,林飞手中的剑插入了岩壁中,唯有林飞和徐莹没有坠落,当两个人距离入口仅有几米远,按理说,要逃出去很简单。

因此在见到林飞的刹那,才会露出惊讶的表情。

“天意难为啊,对了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林飞也露出了笑容,不过心中对郑海洋和石凝香的戒备,却没有半点减少,只是很好奇,这两个人搭船干嘛。

闻言的郑海洋,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不过还是实话回答道:“这边没有什么发现,周围都是悬崖峭壁,我们打算自己搭一艘船去对面看看!”

其实,郑海洋不敢将真正的原因告诉林飞,他探索这片区域,其实就是为了迷糊王修永。

在落水后,王修永等人并没有杀了郑海洋和石凝香,因为他们对这个未知的地下世界也有一些忌惮,在关键时刻需要炮灰,与他们无仇的郑海洋和石凝香,自然成为了炮灰的首选。

为了防止郑海洋和石凝香耍小手段,还特意派了一个实力接近衍天境之人陪同监督,却被郑海洋和石凝香给阴死了,尸体也丢进了湖水中。

搭建船不仅是为了逃离王修永和三族之人的报复,更重要的是,郑海洋带来的金属残片在向他传达感应,而感应的来源,来自这片看似无边无际的湖对面。

郑海洋隐瞒了这一切,不知道的林飞,故作十分信任的点点头:“既然如此,我们也帮忙吧,早点把船搭建好,在禁忌之地的人反应过来前,甩了他们!”

不等郑海洋开口,林飞便主动帮忙,对此,郑海洋只能笑着选择继续隐忍,他对禁忌之地的人更忌惮,他需要林飞,在关键时刻为他吸引火力,因此并没有在搭建船的过程中动手脚。

如今事情衍变到了这一步,已经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在这个未知的地下世界中,寂静之下却暗藏致命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