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674章 绝地死墓(六)

大殿左侧大门后,郑海洋一脸自信地大步跨出,三条岔道,他所走的是最安全的,不仅得到了最后的金属残片,使其完整,除此还得到了不少原石。

所有人中,算他的机遇最大,从所走的通道出来后,便到了眼前这座大殿,而徐莹等人是从大殿右侧之门后走出来的,也就意味着,这墓穴中是一条可以循环的死路。

本来还拥有诸多疑惑可以探索,比如武帝的主葬棺至今未见,只不过仇恨和厮杀,却让所有人失去了理智。

大殿之中,人群很明显地分成了两个阵营,林飞,徐莹和郑海洋暂时同属一个阵营,而王修永他们自然就不用说了。

两个阵营对峙着,但是林飞的心却十分担忧,除了可以直接无视的石凝香外,徐莹至今敌友不明,不过从刚才她与三族之人交手的情况下,这个徐莹一直都隐藏着自己的实力。

而郑海洋,更是让林飞感觉到一丝惊骇,他虽然已经知道郑海洋一直图谋不轨,暗藏心机但是对于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林飞一直都未对其动手,就是想要看一看,这郑海洋究竟怀有什么目地。

然而,林飞现在忽然间发现,自己的自信,似乎是一直近似愚蠢的盲目,这才分开几个小时的时间,郑海洋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势,完全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很强,甚至可以用一丝可怕去形容,此时的郑海洋,至少拥有着,接近准帝的实力,这一点,林飞通过自己那敏锐无比,超过常人的精神力可以感觉出来。

这也就意味着,一个本来可以忽视的人,现在却不得不时刻戒备警惕着,这让林飞有种养虎为患的感觉,不过也有值得庆幸的地方,至少有了实力猛增的郑海洋后,可以大大缓解他被围攻的局面。

王修永和三族之人,本应该有七人,如今大殿之中仅有六人,还有一个人似乎不幸遇难了

“你们两个去杀了他,林飞留给我亲自解决,速战速决,千万别所有保留,绝对不能给他们任何可乘之机!”

王修永冷冷带着强烈杀意的话,得到了天华容还有另一个人的认同,两个人联手杀向郑海洋,他们个个都身经百战,自认为杀一个得到机遇,实力才得以暴涨的郑海洋,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对方的强大,郑海洋自然能感觉的出来,否则也不会选择冒险与林飞并肩作战,若林飞死,对方绝对不可能放过他,因此也不敢托大,一轮弯月般的武器,随着他的操控悬浮在他身前。

这弯月般的武器,便是彻底融合在一起的金属残片,而如今,完全融合后的样子如弯月,中间最宽,弯曲的两头尖锐无比,内有手握之处,外锋芒凌厉。

一般武者使用的武器,无非是刀剑枪棍戟诸如此类的,钩爪之类的比较少见,但是这种弯月般的武器,却几乎难得一见。

砰!

火光迸射,碰撞在一起的三道人影各自分开,以一敌二的郑海洋明显处于下风,但是围攻他的两个人,脸上却露出了十分惊骇的表情。

他们手中用陨铁打造的坚固兵器,在刚才的碰撞后,竟然出现了一丝缺口。

“这是什么兵器?竟然能如此轻易地给陨铁神兵造成损伤?据我所知,除非是十器,否则的话绝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状况!”天华容惊呼的同时,怨恨的眼神怒视林飞,因为林飞手中的星痕剑,本是战族宝贵的十器之一。

如今战族中剩下两件十器,比起其余两族,已经失去了在十器上的优势。

“弯月状的兵器,十器?嘶……”

在听闻了天华容的惊呼之后,王修永忽然想到了什么,倒吸冷气后才惊呼大喝道:“莫非此人手中之物,就是消失已久,在十器中排名第一的造化之器?”

“我想起来了,族中献文有过记载,造化之器似月非月,拥有造化众人获得强大力量的玄妙之处!”

“没错,此人前不久才弱不可击,在如此短时间内便拥有准帝般的力量,绝对是十器之首的造化之器!”

一时间,所有人的呼吸都急促起来,当年元族也就是因为这造化之器,才会高手如云,成为禁忌之地唯一的王族,如今此等宝物近在眼前,一时间,一个个眼睛都便红了。

当然,这个所谓的造化之器,也不是万能的,至少它无法令人瞬间达到周天境。

郑海洋脸色一沉,他也是在三块金属残片融合一体后,获得信息才得知这物名为劫月,并非什么造化之器,除此,还拥有一篇修行之法——九劫归元术!

当并非完整的九劫归元术,这一点让郑海洋十分失望!

“呼!”

ag亚游客服|HOME当所有人都被郑海洋,手中那所谓的造化之器吸引住目光的时候,一道寒光剑影以极快的速度划破空间,星痕剑的剑尖在王修永那骄傲的眼神迅速放大,顷刻间王修永脸色微微一变,身体瞬间暴退开来,一缕头发缓缓飘落。

“现在可不是分心的时候,否则的话会没命的!”

林飞眯着双眼,从眼前这些人的反应,他知道,郑海洋手中的东西绝非凡物,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除掉眼前这些不稳定因素。

“真可惜,刚才那一剑,仅仅只是让你断了几个头发,破了一点头皮!”

林飞缓缓的将星痕剑平放到眼睛,剑身华光如星辰般却露出凌厉的寒光,单手轻轻抚摸着剑身,紧张的心,都不由的逐渐平静下来。

林飞知道,自己即将又一次面临生死之战,不过心中却隐隐有一丝期待,唯有生死之间,才最容易突破自我!

而这时,被四五双贪婪眼神注视着的郑海洋,才明白自己露财遭贼惦记了,想也不想,转身就逃。

“哪里走!”

天华容第一个追了上去,纠缠住郑海洋,然后厮杀在一起,另一个人也加入了对郑海洋的围杀,虽然郑海洋看似处于下风,但是劫月的锋利,却让围攻者心生忌惮,不敢贸然贪功!

徐莹也与三个围杀者交战一起,一时间难分胜负,石凝香那点实力连自保都无能为力,更不敢施毒帮忙,但是一旦施毒,自己就成为了对方第一个除掉的肉针刺。

“林飞,既然你急着先死死,那我就先杀了你!”

王修永伸手摸了摸自己头皮所破处,看着手指上的鲜血,耻辱和愤怒,一下子彻底点燃了他对林飞所有的杀意。

他依然还是很高傲,刚才林飞略带偷袭的一剑,在那么近的距离下都伤不了他,一旦自己全力出手,绝对能在几招内让他惨败!

“咻!”没有任何征兆,没有话语可言,下一刻,王修永挥斩手中短刀全力一击。

刀气迸射,犹如一柄出鞘的神兵瞬间划破百米距离,凌厉的刀气让周围人都感觉到心悸,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接下这一剑。

那坚硬若钢铁的地面上,竟然因剑芒破空而过裂开一道长长的裂缝,碎石飞溅逼得周围的人不得不停战,一退再退,甚至还有人弃战永兵器来抵挡飞来的碎石。

仅仅就逸散出来的这么一点力量,就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威力,似乎刀气所过的空间都被切成了两半,让周围的人不得不远离林飞与王修永之间的战场,到更远处的安全区继续未分胜负的厮杀。

他们相信,王修永这个成名的准帝,绝对可以在短时间内诛杀林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