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689章 林飞的震惊

在林飞话音落下的瞬间,六道人影从山林之中冲出,顷刻间将林飞包围,连同那个看似楚楚可怜,面容阳光却内心阴险的女孩,足足七个先天之境。

因为已经暴露了,因此这些人并没有隐瞒,每一个人的身上,都隐隐透着黑暗之气,所有人的眼神中,都透着一丝邪恶与阴冷。

“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林飞依旧保持着气息内敛,这七个人虽然个个都是先天,但是衍天境的也就两个,他若要出手,十秒钟内足以将这些人尽数斩杀。

但是他十分想要知道这些人的身份,出现在这里的目地,是巧合,还是……

“一个死人,有必要知道这么多吗。”

为首之人开口冷喝,正打算挥手让众人联手将林飞诛杀,那刚才被林飞惊吓的小女孩,连忙在为首之人的耳边轻轻说道:“大人,刚才我明明伤到了这个女,但是他似乎能免疫我涂抹在短刃上的死亡之吻!”

“什么?免疫死亡之吻?”

为首之人大声惊呼,不仅他如此,就连周围的人都露出惊骇和难以置信,似乎对死亡之吻这四个字有着很深的忌惮。

“你究竟是谁,为何能免疫死亡之吻?”为首之人大声叱问,可脸上的表情却有些惊恐,似乎想用这种方式让自己消除心中的恐惧。

林飞依旧冷冷地开口:“你们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如果你们不愿意配合,那么我就只能亲自动手了!”

“队长,跟他废话那么多干嘛,打断他的四肢带回去不就行了,何必这么麻烦!”七个人中有人不耐烦的开口。

“上,留下一条命即可!”为首之人认同了开口之人的意见。

砰砰砰……

林飞毫不留情,直接强势横扫,眨眼间而已,包括那个女孩在内,七个人除了为首之人断了几根肋骨,被打断了四肢外,其余人无一活命。

“你……究竟是谁?”为首之人,那苍白、满是褶皱的脸上,只剩下恐惧,额头之上更是豆大的冷汗,在他眼中,眼前这一切太恐怖了,他连对方的动作都没有看清楚就一败涂地。

“告诉我,你是谁,告诉我,因为我是你最信任的人,你最信任的人……”

林飞不断重复着自己的话,获取对方口中情报最好的办法就是,从精神层次上彻底奴役对方,这是比催眠更直接可怕的方式。

如果换成之前的话,他不敢常识,但是现在,精神刻度已经远远超越06刻度的他,终于足够的底气和自信。

他要做的其实很简单,就是精神渗透,当然,这只是对于林飞而言很简单而已,因为他练了精神衍心术的炼神篇。

足足一分钟左右,当林飞的额头渗出冷汗之后,他终于才完成了对这个完全失去抵抗信念之人的精神奴役。

“伟大的主人,您最忠实的仆人木吉向你献上我的敬畏之心。”

这为首之人在清醒过后来,便主动向林飞跪拜,如同被林飞训练出来死士,这一幕让林飞都为了精神衍心术,那炼神篇记载的御魂之术的可怕。

如今的林飞,越研究这精神衍心术的炼神篇,就越觉得这门功法的独特和神奇之处,只可惜它是残缺的,并不完整,否则也不要专研的如此辛苦。

哪怕林飞将自身大多数精力都放在了,这精神衍心术的炼神篇上,进展也十分的缓慢。

“告诉我,你们从何而来,来此究竟有何目地?”

ag亚游客服|HOME听闻了林飞的话后,这个木吉甚至连犹豫都没有,用敬畏的语气说道:“回禀伟大的主人,我们从禁忌之地西边而来,来此似乎是在寻找什么,至于具体的,我身份卑微,并不清楚,只知道守在这外围,清扫任何试图靠近这里的人……”

听完之后的林飞眉头一皱,他根本没有从这里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只知道,这里并不止他眼前这几个人,而这个七个人只不过是负责外围看守的小喽啰。

像刚才那几具尸体便是误闯此处之人,不仅如此,他们还懂得御兽!

“看来,这一切并非巧合,究竟是什么人,会在这里如此用心,莫非是为了元族的宝藏而来?”

林飞很震惊,用衍天境之人带队负责看守外围,这得多大的手笔?又是黑暗之气,又是从西边而来,这不禁让林飞猜测,这一切是否跟最西边的死亡深渊有关联?

林飞让这个叫木吉之人,带他去剩下之人的所在地,可沿着山林继续前进的路线,却让林飞的眉头,越来越紧锁皱成一团。

“这不是,前往元族藏宝之地的路线吗?难不成真的与元族的藏宝之地有关?可为什么,不早不晚偏偏是这个时候?”

林飞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似乎太不寻常了,元族的宝藏藏在此地至少已有千年之久,以他上次在战族的遭遇,应该还未有人寻得元族的藏宝之地。

可为何,如此之久都没有人寻获,而他一来,就遇见有人在这里布局?看样子,十有**就是为了元族藏宝之地而来,这件事情,是否只是一个巧合?

这问题木吉无力给他答案,在疑惑中林飞终于到了,到了木吉所指之地,也是宝藏所藏之地,一座看似很普通的山,有山溪从山顶只是直落而下,形成一道瀑布。

瀑布砸落在一深潭中,而元族的藏宝之地的入口便在这深潭之下。

“什么人!”

刚一靠近,便有四道人影现身落在林飞周围四处不同的位置,见到木吉后,便大声责喝:“木吉,你不守着外围,没有命令便擅离职守,这是大罪,还不快速速离去!”

“伟大的主人,小心,他们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木吉向林飞鞠躬敬畏而言,这一幕,让这四个人大怒:“木吉你竟敢背叛圣主,受死吧!”

“哼!该死的是你们!”

林飞一声冷喝,四个围扑上来的人,顿时如胸受重锤轰击,四个人脸色同时一变,齐齐的一口鲜血喷出。

四个人对视一眼,眼神中尽是惊骇恐惧,因为来者,仅凭一声冷哼,就能如魔音般使得他们重伤,此等之人,怕是拥有帝力的无上存在,一旦现身必然是君临天下,可他们不明白,一位称帝之人为何会出现在此?!

可惜,致死他们也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反而有一个人被林飞俘获,在林飞费尽心思下成了他的奴仆,却依旧没有让林飞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哗啦!

正当林飞失望,打算下深潭一探究竟的时候,水面在哗啦一声后,五道人影从水下跃起,落在岸边后,看了眼地上的三具尸体,还有两个老老实实站在林飞身后的人,让这五个水下跃出者,都不由得脸色一变。

其中一位年纪最大之人,一抬手:“未免出现意外,你们将东西带走,这个人我来对付!”

“帝君小心!”四个人抬着两个大箱子,向着山林飞奔而去,林飞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并没有出手,因为他此时十分的震惊。

帝君?!这一称呼只有称帝之人才敢使用,而从眼前之人的自信来看,必然是称帝之人,而去绝不是三族中任何一位称帝者。

“你是谁?”林飞冷冷开口,整个人精神紧绷,已经随手做好一场恶战的准备。

“先受本帝三掌,若你不死,自然有资格知道本帝是谁!”

话音落下的同时,对方出手了,做好准备的林飞也出手了,两个人并没有全力以赴,而是一种试探,可这种试探,却让两个人都万分震惊。

两个人身影交错而过,同时停住身形,同时开口惊呼:“你也会灵燕九变?你究竟是谁?元族跟你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