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690章 迷雾重重

“你也会灵燕九变?你究竟是谁?元族跟你什么关系?”

一模一样的话,可两个人此时的心情,却截然不同,两个人几乎同时转身仔细打量着对方,两个人的心情,都十分的复杂。

“本帝元腾敬,燕元帝,你是何人,为何会元族的灵燕九变,而且刚才短暂的交手后,你的气息很独特,似乎修炼的也是九劫归元术!”

闻言之后的林飞,再度忍不住惊呼开口:“元腾敬,你是元族之人?”

“没错,阁下还未告知我你的尊名。”元腾敬那平和的语气中,略带一丝敬畏,并非他畏惧林飞的实力,而是,林飞现在的样子,可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成熟男人。

三十多岁,对于他这个一百多岁的人而言,太年轻了,年轻便是一种潜力资本,若得罪一位三十多岁的称帝之人,一旦杀不死对方,将来便会成为自己的大劫。

刚才的交手虽然短暂,但是元腾敬便已经清楚了,单打独斗,他杀不了眼前之人,对方也奈何不了自己,这一点,林飞心中也十分清楚。

“白木飞?”

林飞并没有透露自己的真名,眼前这个人身份有待确定,若是假冒元族之人,那他为何会知道元族的藏宝之地,若真是元族之人,又为何会时至今天才来取走元族的藏宝?

更何况,元天曾经说过,禁忌之地已无元族之人的存在,可眼前之人……究竟是有些事情,就连元天也不知道,还是元天有意将一些事情欺瞒了自己?

“白木飞?九族之中没有白姓,等等,白敬亭是你何人?”

元腾敬一开始有些疑惑,可忽然间变得杀机凌厉,似乎十分憎恨白敬亭这个人。

“普天之大,白之姓氏的人何其之多,禁忌之地没有姓白之人,不代表世俗中也没有,白敬亭是何人?”

林飞一脸迷茫的样子装糊涂,他心知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元腾敬,其实力深不可测,又修有灵燕九变和九劫归元术,一旦不顾一切在此厮杀,谁生谁死或许只有天知道。

他此行禁忌之地,是为了大事而来,决不能为了一点意外而令任务失败,因此面对眼前之人,林飞一改强势,小心应对。

“哦,世俗之人也有如此年轻的高手?还真是难得,不过,你认为我会相信吗?”

元腾敬身上的杀机腾升,可以感觉到这股杀机越来越强烈明显,似乎对白敬亭有着极其深的仇恨,林飞抬手握向身后的剑柄,如此强烈的杀机让他明白,这一次恶战,他是不可能避免,唯有拼死一战方有一线生机。

“信不信由你,若你要战,那便战吧!”林飞双眼眯成一条缝隙,添了添嘴唇,身上也腾升起一股战意,浑身的血也在这股战意下沸腾。

“我还没有试过,一位称帝之人究竟有多强,弑帝究竟需要多强的力量?”

对于林飞的话,元海敬冷冷一笑:“弑帝?好大的口气!”

这时候,就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忽然间山林的上空出现一道显眼的信号弹,让元海敬脸色微微一变,随后低头不甘心的瞪了林飞一眼。

“这次算你命大,否下一次再遇,我定将你诛杀,让你知道什么叫弑帝!”

丢下一句话,元腾敬转身一个跨步便消失在山林之中,很显然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否则也不会压下如此强烈的杀机离去。

林飞并没有追击,他也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老爹,你究竟干了些什么啊,难不成你也称帝了?”

林飞喃喃自语,刚才元腾敬这位自称燕元帝之人的反应,让他既震惊又疑惑,白敬亭究竟做了什么,为何让这个元腾敬如此震怒,明知他也拥有帝力,都忍不住想要跟他拼命?

而且仅仅只是因为他也姓白!

扑通一声!

深潭上泛起一道浪花,林飞如鱼般在水中畅游,在水里足足寻找了近十分钟,才找到藏在深潭最深处的入口。

带着一丝期待,林飞游进入口,从水面钻出来后,眼前的一幕,让他最后的一丝期待也破灭了,这里空空如也,只剩下一个不大不小的石室!

“巧合吗?”

林飞带着失望回到了深潭之上,用先天之气蒸发掉了身上的水,眉头紧锁,他感觉这件事情的背后,似乎越来越不简单。

禁忌之地忽然出现了某种异变,就连这里的空气中,都充斥着某种能促使生命蜕变进化的能量。不早不晚,在他打算来取走禁忌之地中元族宝藏的时候,忽然间冒出来一个自称元腾敬的称帝之人。

不仅如此,这个人似乎十分仇视白敬亭,也就是说,之前徐莹并没有欺骗他,白敬亭没有去帝王墓,而是进了禁忌之地,而且看样子还遇见这位元腾敬,让这位燕元帝吃了大亏。

还有,徐莹莫名其妙带走他的星痕剑,究竟是何意?

元腾敬,白敬亭,徐莹,元族,西边的死亡深渊,还有禁忌之地的异变,林飞总感觉,这看似毫无关联的一切,似乎冥冥之中有一件东西将这一切牵连在一起。

只不过,这一切的真想前迷雾重重,让他看不清,看不清这一切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满怀期待而来的林飞,最终却只能失望的离去,一天多的翻山越岭,不仅没有得到想要的,反而还增添了许多解不开的疑惑。

天色越来越黑,林飞只能选了一棵较高的树,将就着在树上过了一夜,第二天便打算去还算熟悉的战天城打探一些对自己有用的消息。

林飞天刚亮就出发,接近中午9点左右的时候!

“嘶~~”在树林中跃进的林飞停了下来,见到不远处一幕,他不由吸了口凉气。

四名男人两名女人的尸体正在前方十几米处,每具尸体分布在不同的地方,空气中的血腥味证明他们刚被杀没多久。

ag亚游客服|HOME可是这六人尸体被咬碎吞吃的痕迹非常明显,六个人的尸体都不完整,有一名女性大腿被吃掉大半,肚子也被吃出个大窟窿,断裂的大肠小肠也流的一地。有一个男人人的头颅被吃掉了一半,一颗眼珠还在,惨白的头骨更是有着一些毛虫在上面爬着。

附近还有一些闻着血腥味而来的野兽,在享受着唾手可得的美味。

林飞将野兽驱赶走后,皱着眉头稍微检查了一下这些人的尸体,并非野兽所杀,而是高手,都是被绝顶高手一击而亡的。

不仅如此,他还在这些人身下发现了一种类似身份识别的令牌,上面刻着灵字,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灵族之人,可林飞不明白,这灵族之人,为何会死在战族与灵族交界的地方?

不是说三族联姻,打算抛弃过去的所有恩怨,建立三族联盟吗?

“叮叮当……轰!”

林飞的耳朵忽然一动,他听了前方不远处,似乎有人在打斗,连忙将浑身的气息内敛,身体再入藏于山林之中,循着打斗声而去,悄无声息的靠近。

“是他,那个元腾敬?”

藏于一石堆杂草后的林飞,小心翼翼地埋伏着,气息全敛,在看清楚打斗之人后,心中微微一惊,竟然是昨天对他起了杀心,最后却因为某种重事不得不选择离开的元腾敬。

元腾敬似乎也刚到的样子,见己方三位准帝联手,至今都未将那位灵族准帝斩杀,忍不住一声冷喝:“一群废物!”

冷喝之后,云腾敬亲自出手,而且一出手便毫不留情,将那位本来就已经重伤的准帝瞬间斩杀,随后一摆手道:“将尸体都处理好,决不能让任何人发现,此时关系重大,稍有差错导致计划失败的话,圣主之怒,谁也承受不起?”

“圣主?这是什么人?元腾敬口中的计划又是什么?他们为何要在此伏击灵族之人?”

一个接着一个问题在林飞脑海中闪过,却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