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838章 生死不论

“今天,我林飞在此向古月家族讨要一个公道,至尊之下皆可以与我一战,封神台上,生死不论,”

这是宣战,那几乎传遍了天月城的林飞之声,等于在当着整个天月城,向这天月城的掌管者古月家族年轻一辈宣战,

在古月家族择婿最后一天,整个古月家族张灯结彩的喜庆日子里,向古月家族至尊之下的不朽神,发起生死战,

这完全是在**裸地打古月家族的脸面,那一刻,哪怕封神台外数十万围观者,却无一人在惊呼,而都在整齐地倒吸冷气,

许久,

终于有人在看了又看了,彻底看清楚林飞的样貌之后,在倒吸冷气后惊呼叫喊:“林飞,他就是那个南离城的那个林飞,我曾经有幸目睹,三公子和冷凝霜皆败在他的手中,”

“我也看过,只不过那一次是决斗,而这生死之战的话……”

有见过林飞的人言而却止,生死之战可不是决斗,任何一个失误,或者低估都会让自己陨落,更何况在生死之战中,可是能使用御法符的,

哪怕林飞展现过自己的实力,也有诸多的人对于他口中的生死之战,并不看好,

若是决斗的话,他们自然会看好支持林飞,

围观者数十万,随着一声惊呼响起,之后的惊呼声便是此起彼伏的,而这时候,站在通往封神台石台上的林飞,冰冷的目光投向了观看台,

“你们敢吗,”

一句接着一句,字字都让整个古月家族都怒火滔天,杀意凌厉,虚空中,神念都降临的古月家族三大至尊,也怒意带着杀机,直冲云霄,

“这个林飞,上次就应该直接杀了他,”虚空中月至尊以神念在此低吼,若不是此处是封神台,他这位至尊怒火早已将林飞给灭了上百遍,

“事到如今,该想办法如何除掉这个祸患,而且必须荒神宫开启之前,否则任由此子进入荒神宫,来日必将是我们古月家族的大患,”古月家族另一位铁烈至尊,也对林飞下了杀意,

最后的暗天至尊也表达了自己的决定:“无论这个林飞身后的至尊是谁,如此挑衅辱我们古月家族,杀无赦,”

三位不朽至尊的神念在虚空中,荡漾出可怕的杀意,在此降临的至尊都感应到了,只不过没有一位插手,反而隐匿在虚空中,完全抱着一副看热闹的态度,

古月家族的三位不朽至尊,达成一致的意见后,便对着古月家族的后背下达了命令,不屑一切代价,也要将当众侮辱了古月家族的林飞,在封神台中当众斩杀,

与此同时,并没有被指派出去迎战林飞的古月歆,也暗中对家族之人传音,告诉她所知道的林飞手段,

“林飞是剑魔的事情,想必你们如今都差不多知晓了,他拥有六剑,而且有很大的可能,那六剑合一便是一套组合法则神兵,”

古月歆提及了林飞最强的六剑,一开始她认为林飞的六剑皆是法则神兵,后来仔细一想,认为这样的可能性太小了,几乎为零,

便将林飞的六剑认作是一套相辅相成的法则神兵,

猛然间,说起这个的古月歆,脑海中灵光一闪,暗中传音的她都忍不住惊呼起来:“对了,我还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上一次,我以御法符重伤林飞,他流过血,嘴角的血液是晶莹剔透的血红,并非金色,”

“什么,不是金色的,”

古月家族的族人纷纷心中惊呼,因为在古月歆传音惊呼的时候,月至尊的神念便降下命令,此事绝不能伸展,

与此同时,为了防止被其余至尊窥探到,古月家族的三位不朽至尊,也布下结界暗中商量了起来,

“你们说,这个林飞莫非是传闻中,那最神秘的太古遗族,”结界布置完成的那一刻,月至尊忍不住心中的激动和兴奋,

“太古遗族,那可都是真神之后啊,若真是的话,无论是献给大荒之主,还是留给我们,都将是我们古月家族最大的机遇,”暗天至尊也按耐不住心中的兴奋,眼神中都是一种难以言语的渴望和期盼,

对于林飞是太古遗族的身份,一种强烈至极的期盼,

而铁烈至尊,在短暂的兴奋后,却略带一点儿失望,恼怒道:“这古月歆是谁之后,如此大事竟然拖到此时汇报,若早一点,哪怕早一点点都可以,”

想要独吞林飞,这个所谓的太古遗族,铁烈至尊心里都不禁有些狠古月歆不争气,要是这个消息早一点说出来,他们之前还何须为林飞的事情争论不休,

只要确定林飞是太古遗族,他们就算把古月家族的数十万年的家业都给拼光了,也会暗中追杀林飞倒地,

“现在也算不迟,我们准备好,一旦确认林飞是太古遗族,便同时出手将他生擒,然后通知幻梦主宰,”

“没错,月负责生擒林飞,我与暗月拦敌,并且在第一时间开启天月城的护城大阵,”

铁烈至尊十分赞同月至尊的话,一边的暗天至尊也开始准备,就算豁出去半天老命,只是林飞是太古遗族,也要将其留下,亲自交给幻梦主宰,

而这时候的林飞,对此还一无所知,一个得到御法符的大圆满不朽神,登上了石台,要与林飞进入封神台一决生死,

这个大圆满不朽神叫古月承,被困于大圆满不朽神已经三千年,本来寿命就将尽,在这关键时刻,便被当做丢弃的棋子,

至于古月家族年轻一辈,古月家族可舍不得,在这种时候拿去与林飞拼,而且林飞刚才的话也是说了,至尊之下皆可以与他一战,生死不论,

因此派出这种本来就将死的不朽神,也在情理之中,

“小子,好大的胆子,你敢不敢与我入封神台生死战,我要让你为自己刚才的话,血溅三尺,”古月承手握御法符,心中十分的自信,

“一个古月家族将死的老狗,也敢在我面前逞凶,如封神台分分钟斩杀你,”

林飞冷声低吼,很快,在古月家族交了十块上等不朽石后,两个人的身影便出现在封神台中,这一次的封神台完全不一样,

周围的光线都是暗红色的,脚下的大地焦,空气都散发着一种死亡的气息,强大的结界将这里笼罩,这里的结界,在林飞和古月承进入的那一刻便开启了,

而想要从这里离开,唯一的办法便是用一条鲜活的生命去血祭,

得到告诫古月承没有丝毫的犹豫,在第一时间便取出了御法符,准备给予林飞致命一击,而这时候的林飞,可不想上次应对古月歆那般毫无准备,

在进入封神台的那一刻,他的精神力便全部爆发出来,化为精神之矛瞬间贯入古月承的神魂,而古月承可是一个寿将尽的不朽神,无论是不朽之躯,还是不朽神魂都在衰弱,

在精神刻度上,林飞的精神刻度可是足以媲美一般的不朽至尊,这衰弱将寿尽而亡的古月承,又如何当得了林飞的精神力量攻击,

哪怕在有了十足的准备下,神魂也一下子被击晕受伤,那催动御法符的动作也停滞了下来,

咻,

一道冷冽的寒芒在所有人目光中闪过,下一秒,一抹金色的不朽血洒落在封神台空间中,这封神台的无形规则力量,将死去的古月承身上之物,作为战利品尽数送入林飞的手中,

然后被送出封神台的林飞,望着面容僵硬铁青的古月家族,道:“多谢你们的一道御法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