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884章 无法接受的现实

“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亲耳听见林飞声音的神子,都以为是自己耳朵出现了幻觉,是自己听错了。

自己不是应该已经赢了吗?自己应该赢了啊……神子满脸的难以置信,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在怀疑自己刚才是否哪一点做错了?

嘭嘭!

汹涌澎湃的火焰之中,一抹黑白之光骤然闪现,一片火红的烈焰团之中,缓缓走出了一个手持虚幻之剑的身影。

随着每一步落下,四周燃烧的火焰降低了一分。再次踏出一步,火焰再次暗淡一分……

当身影踏出第三步的时候,天地一震,熊熊的火焰彻底消散,化作漫天的火星,分散在漫天虚空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火焰一散,露出了一个清晰的身影。

林飞!

正是神子所认为已经败于自己手中的林飞,毫发无伤的出现在神子面前,还有封神台外众人的目光中,看不出他身上与之前有一丝的变化。

一股剑意的气势直冲云霄,往那里一站,仿佛是从上古时代走出的绝世剑神一般!

威风凛凛,剑意横空,肆意张狂,绞动着这一方天地,好不容易恢复的空间,又被剑意撕成一片一片!

“神子,刚才那一剑便是你最强的吗?也不过如此,不过对你刚才的话我十分认同,胜负已定!”

林飞淡淡地开口,金莲剑域被撕开的缺口已经恢复了,将神子笼罩困于剑域之中,在削弱着神子的力量,所有的剑域中力量都以神子为一点,像一个漩涡不断向神子涌去。

“为什么,你为什么会一点事情都没有?刚才那一剑,你不可能没有事情的!”神子不愿意相信地开口,他自以为傲的实力和自信,几乎已经到了将会被摧毁的地步。

“为什么?呵呵,你刚才不是说了嘛,任何实力弱于你的人,只要陷入这火焰之中,都会被活活烧死,哪怕是至尊也无济于事……我一点事情都没有的站在这儿,你觉得为什么?”

林飞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那笑容落在神子的眼中,就仿佛**裸地嘲笑,让神子既无奈又愤恨不已,一向自傲的他当然不甘心。

神子的身上又燃烧起火焰,如刚才一模一样的气势与火焰,神子打算再一次斩出天击九绝剑的第六剑,至于第七剑他没有本事和能力斩出。

“相同的一剑?你觉得相同的招式对我还有用吗?六剑合一,斩!”

六柄剑同时争鸣,在感应到林飞的意念之后,不仅散发出光辉,还有强大的力量,一瞬间剑域的力量开始向林飞手中的虚幻之剑汇聚而去。

只不过剑域的力量汇聚至十分之一的时候,林飞就已经感觉到了压力,他并没有掌握六剑轮回,仅仅只是略有领悟,而这六剑合一也是强制性斩出来的。

也只有在这任何伤害都会恢复如此的封神界中,林飞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强制性六剑合一。

嗡!

无形的力量自林飞手中的虚幻之剑斩了出去,同时林飞手中的虚幻之剑也消失了,一道类似六芒阵图的力量将神子的身形笼罩在内,纵然神子的力量再强,那身上的火焰也一点点熄灭。

“这力量,不可能,林飞你究竟使用了什么妖法,为什么会如此的强?为什么会……”

本来打算再斩一剑,将眼前一切虚空都斩灭,让故作没事的林飞在他的强大力量下惨败,却不曾想……他被迫转攻为守,全力防御,可在这六芒阵图的璀璨光辉力量下,他那强大的防御力,仅坚持了片刻,便仿佛不堪重负般,怦然粉碎,他的防御力被无情地摧毁了。

“啊……”

神子一声极其不甘心的怒吼,身上的火焰疯狂腾升,一道道锋锐至极的光芒不断加持在他手中的佩剑上,似乎要形成直冲云霄的剑光,依靠瞬间的爆发将周围的六芒阵图一举击溃。

但是,没有用!

在绝对性的差距面前,任何努力都是徒劳!

“斩!”

林飞一声大吼,右手对着神子凭空压了下去,那消失在他手中的虚空之剑,悍然出现在神子头顶,对准六芒阵图的中心斩落。

轰!

那变得巨大的虚幻之剑,化为一股恐怕的力量在六芒阵图内彻底引爆,使得六芒阵图内的一切全都消失,彻底化为了虚无,而且还是肉眼可见的虚无。

“结束了!”

这一次,再也没有任何意外,封神界逐渐淡化消失,一股力量拉扯这林飞,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有,便重新出现在石台上。

在他的面前是刚才在六芒阵图中化为虚无的神子,此时的神子像个疯子般在自言自语着,眼眸中和脸上的表情都是不相信。一直以来自傲的神子,无法接受这对于他十分残酷的现实。

可现实就摆在他面前,无论他接受还是不接受,都无法改变他已经败给了林飞的现实。

“这……这怎么可能?神子竟然输了……”

不同于虚空中那些至尊,他们已经知晓林飞懂得空间的奥义,因此对于林飞如此方式赢了神子,虽然有些惊讶,可已经都在他们的意料之中,又林飞这样的天才在,本应该闪闪发光傲视群雄的神子,如今也只能沦为衬托林飞的垫脚石。

“这个林飞竟然真打赢了神子,还赢得如此强势!”

那些与林飞交战过的人,想禾青这一类的,一个个既高兴又神色黯然,望着石台上的林飞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们连打赢神子都没有半点希望,想要变强之后击败林飞的他们,此刻都明白,这一生已经没有任何机会追赶林飞了。

至于那些支持跟随神子的人,已经彻底傻眼,流露出几乎相同的表情,都是难以相信,而古月家族的人,还本来指望依靠神子给自己保持的离尘,双腿都在发软颤抖着。

“你败了!”林飞冷冷的话,不管神子爱不爱听,愿不愿意去听,一下子都灌入他的耳中,然后继续说道:“神子?呵呵,我早就说过,你这个所谓的神子,在我眼神什么都不是,连狗屁都不如!”

“你……”神子的脸色阴沉的有点发黑,双拳紧握,那手骨发出响亮清晰的声音,浑身逸散出冰冷的杀机,眼眸冰冷的望着林飞,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林飞恐怕已经死了几百次。

许久,神子忽然间笑了,脸上露出了谁也看不懂的笑容,身上的杀机也消失了,明明已经败了的他,却用藐视的眼神在看林飞,笑道:“林飞,好吧,我承认这一次我是输了!我真想不到,你为了赢我自毁根基,真不明白,为了一时之勇和众人那毫无意义的喝彩,你将自己的根基赌上值得吗?你就算现在赢了我那又如何,我马上就会成为至尊,一旦跨出那一步,我的实力将提升数十倍,你呢?根基自毁的你恐怕这一辈子都难以成为至尊了吧……”

“把你当成一个对手,简直是我的耻辱。”

听了神子那长篇大论,林飞不禁摇摇头,既感觉好笑,又感觉对方可怜,一个禁不起打击和困境的天才,就如温室里的花朵,在娇艳美丽,一阵风雨就会荡然无存。

“你说什么?”刚刚露出笑容的神子,一下子将身体提高。

而此时的林飞,已经不愿意与这个神子浪费不必要的时间,摇摇头转身便准备离去,见状的神子又叫了起来:“林飞,你看着吧,很快我就会成为你仰望的存在,一辈子仰望的存在,到时候我将会夺走你的一切,你的尊严,你的宝物,还有你的女人,甚至你卑贱的性命,作为你今日挑衅我的代价……”

“你说什么?”本打算离去的林飞,一下子停下了脚步,眼眸瞬间冷了下来,眼眸深处有杀机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