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885章 你死定了

对于神子那些盲目自傲的话,林飞仅仅只是不屑一顾罢了,要是因为对方几句就计较动怒,那他一天到晚干脆做一个闷罐子罢了。

可他万万想不到,神子竟然最后会做出那番话来,神子是谁?他可是那种说气话的三岁小孩子,以这短时间的接触,林飞可以肯定,对于刚才那一番话,神子一定会言出必行。

龙之逆鳞,触之必怒!

因此林飞才会停下欲走的脚步,眼眸中隐隐透出杀机,语气也冷冷地问道:“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

声音响起的刹那,林飞已经转身回过头了,目光冰冷地望着石台上的神子,眼神如利剑般锋利,而神子因为之前传出林飞根基不稳的事情,认定了林飞的此时强大,是因为自毁了根基。

一个没有根基,没有未来的人,神子自然不会因为对方的一时间强大而退缩,嘴里哼了哼:“就算说三遍那又如何?你的尊严,你的宝物,还有你的女人,甚至你卑贱的性命,总有一天我都会一一夺走,你一个没有根基没有未来的人,能耐我何?”

“好,很好!”林飞笑了,很冷很冷地笑了,身上的杀机涌动彻底化为一柄隐隐可见的杀意之剑。

不过,感应到林飞身上的杀意之后,神子一点儿都不在乎,这里可是荒神宫,有着大荒之主定下来的规矩,没有任何人敢违背的规矩,就算他现在的状态不是林飞的对手,也会有至尊出手阻止。

呼!

就在这时候,忽然间虚空裂开了,紫星至尊出现在林飞面前,整个人很激动,一出现便开口说道:“林飞恭喜,我这儿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紫阳至尊叛逃出荒神宫了……”

紫阳至尊叛逃出荒神宫了?

闻言的林飞一愣,对于这个消息他真的有些震惊,从未想过紫阳至尊会叛逃荒神宫,他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ag亚游客服|HOME见到林飞一脸惊讶疑惑的表情,紫星至尊苦笑了几下,挪了挪嘴朝林飞嘀咕了句:“还不是因为你,荒神塔一出来就把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把紫阳至尊都给吓得叛逃荒神宫了,不过已经有一位九星至尊去追杀了,至于结果,恐怕少则几年,多则几十年甚至更久!”

四维宇宙海太大了,一位至尊一心想逃,想要追杀他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是被对方藏起来之后,就连主宰亲自追杀,都未必能将对方找出来。

“我……”

林飞有些疑惑,但又似乎在瞬间便明白了很多,心里出现一个念头:既然紫阳至尊都叛逃了,那我还隐藏什么?以我现在的身份,杀几个人又如何?

一念至此,瞬间林飞身上的杀机更冷了,强大的神念从边上的人群中扫过,他并没有去找神子的麻烦,而是打算杀鸡儆猴,把神子留在最后。

很快,林飞的神念便锁定住了之前被他狠狠教训,又放了的离尘,身影一动瞬间出现在面容惊恐的离尘面前,一下子禁锢主对方的行动。

“林飞,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是荒神宫,你敢乱来?”离尘吓得连忙搬出了,他感觉唯一可以救自己的荒神宫法则,对于他的话,林飞连冷哼一声都懒得,一瞬间跨出了第二步。

这一步,瞬间出现在了本来就满脸惊恐的古月歆面前,早已经被林飞如今实力,吓得跟丢了魂一样的古月歆,见到林飞忽然间出现在面前,脸色一下子没血般苍白,整个人向后退了一步。

“林,林飞,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是荒神宫,你可乱来啊。”感觉到林飞身上那凌厉的杀机,后退了一步的古月歆,整个人都在颤抖。

林飞依旧没有回答,将古月歆控制住以后,身影便瞬间出现在了石台上,将修为被封印的离尘和古月歆,像条死狗般丢在地上,在神子的面前丢了下去!

“离尘,还有古月歆,我将你们带到这里,至于什么原因,想必就算我不说你们心里也清楚,至于古月歆,我与你们古月家的恩怨,也会一笔算清楚。”

林飞的声音很冷,虽然不大声,可却被周围的每一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过去林飞还想要知道,究竟是谁收买了离尘,可现在以他尊贵的身份,已经无需去在意这些了。

杀鸡儆猴,当众斩了离尘,收买他的幕后之人,自然就会胆战心惊……不过林飞并不知道,被他丢在地上的古月歆,便是收买离尘之人,至于别的古月家族弟子,几乎都被淘汰出荒神宫,折返回到了荒原大陆。

嗤嗤!

两道锋利无比的剑气凝聚,几乎在林飞声音落下的同时,剑气斩过了离尘和古月歆的身体,两颗硕大的人头腾空而去,那不朽之血如泉水喷出,令周围所有人都瞪圆双眼倒吸冷气。

杀……杀人了?林飞竟然把一个不朽神与一位至尊给当众斩了?

嘶!

倒吸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然后便全都静了下来,哪怕是花荣至尊和风羽至尊都瞪圆双眼,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见的。

“花荣至尊,这个林飞疯了吗?当众斩杀一位不朽神和至尊,他知道自己这是当众亵渎大荒之主的威压吗?哪怕他是大荒之主的亲传弟子,这责罚恐怕也不是他能承受的……”

风羽至尊感觉林飞有点疯狂了,或许是年轻气盛又成了大荒之主的亲传弟子,都已经自我膨胀到目空一切了,否则怎会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

哪怕他这位一般主宰见了,都会礼让三分的最古老至尊,也不敢这么去做啊,除非主宰,不然没有第二个人敢在荒神宫当众违背这里的规矩,更别说是开杀戒这种绝对禁止的事情。

“我,我也不知道……”

花荣至尊的脸上露出了苦笑,她真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林飞的行为,至少换作是她,也不敢像林飞那般去当众杀人。

“林飞,你竟敢……”

“我有何不敢?!”神子的话还没有说完,林飞便冷冷打断了神子的话,冷声开口的同时,六柄剑悍然出现构筑成金莲剑域。

六柄剑嗡鸣放光,六股力量在林飞手中汇聚成虚幻之剑,虽然在这里他不敢使用六剑合一,因为那反噬的后果太过严重了,可一旦全力使用魔神之甲,林飞自信照样可以斩杀神子。

虚幻之剑成型的瞬间便指向神子,杀机如剑锋般凌厉,林飞目光冰冷地低吼:“神子,给你两个选择,当众跪下磕头道歉,否则我不介意让你的不朽之血,将这里的地染红!”

“你做梦!林飞,你死定了,你已经违背了荒神宫的规矩,这一次谁也救不了你!”

神子脸色大喜地叫了起来,至于向林飞磕头道歉,以他的自傲怎么可能会去做?谁见过一位君王下跪向一位路边的乞丐道歉请罪?

“看样子,你已经做了选择,那么我就成全你!”

林飞没有任何的犹豫和迟疑,手中的虚空之剑便竭力刺出百剑,最后百剑化为一剑,很慢的一剑,却瞬间跨越一切出现在神子面前。

“还真是空间的奥义……这是林飞如此肆无忌的依仗?”

这一次,近距离真真实实感应到,林飞对空间的奥义力量运用,一个个都带着疑惑开口,对于接下来的事情也十分期待。

而神子自认为,这荒神宫自创立以来就制定的规矩,那大荒之主定下来的规矩,荒神宫的守护结界一定会庇佑他的,因此对于林飞这一剑,并没有任何的防备。

哪怕剑已经到了面前,依旧面带笑容看着林飞,还流露出仿佛看死人般的表情。

“林飞,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