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886章 下跪求饶

凌厉的剑气纵横,一剑之下仿佛要将一切斩断,当剑气已经将神子的皮肤荡破,刹那间,自信满满喊着林飞死定的神子,一下子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为什么?为什么结界的力量没有出现阻止?”

神子心中惊骇地大喊着,感觉到死亡已经将自己笼罩的神子,才急忙绝地反击,欲反击防御,可剑气已经降临在他头顶。

轰!

空间动荡难止,就如刚投入巨石的湖面,一道道涟漪无法平静,使得这一整片的空间都出现了扭曲,凌厉的能量在瞬间爆发,一下子将神子吞没。

“这,这怎么可能?”

眼见神子被恐怕的能量吞没,周围那些被林飞行为震惊的人,一下子都惊呼起来,双眼瞪圆,心里几乎都是与神子刚才类似的想法。

如果换成他们,要是像林飞这般肆无忌惮的出手,别说轰杀出去的力量,会不会伤及神子,在力量形成的刹那,这荒神宫的结界力量,便会瞬间出现将违背规矩者禁锢起来。

可……

每一个感觉自己眼前出现幻觉的人,在短暂的震惊之后,又忍不住擦了擦自己眼睛,见到那难以置信的一幕,依旧再次难以相信。

通往封神台的石台外围,那坚固的地面都出现了裂痕,汹涌的凌厉力量慢慢散去,神子那狼狈不堪的身影也缓缓出现在所有震惊的目光下。

那样子帅气,气质也风度翩翩的神子,如今已看不到半点的昔日形象,护身的盔甲上血迹斑斑,长发披肩散乱,有些焦黑的发上还有血迹。

咳咳咳……

神子难以克制忍受地咳嗽起来,每一次咳嗽都会咳出不朽之血,他的脸色苍白,像个病怏怏的可怜人,惊恐的目光中带着无法相信的疑惑。

神子已经胜负重伤,要不是刚才绝地反击防御,刚才林飞的那一剑恐怕就已经取了他性命,这里可不是封神台内,他身上的重伤只能依靠他自身去恢复,若陨落便是真正的死亡。

“这股力量,为何如此难以驱散磨灭?”

神子在心中不安地想着,在自身负伤的他便一直在努力恢复着自身的伤,可那一剑残留在他体内的力量,无论神子如何努力,用尽了多少手段,都无法驱散和撼动。

神子再强,终究还是不朽神境界,自身未经过天劫的洗礼,更为被法则之力重塑,他体内的大多数力量,还都是不朽之力,与至尊的不朽之力截然不同。

而林飞的那一剑,可是不灭神力,在本质上,足以媲美主宰的神力,若林飞突破至尊,那不灭神力便会蜕变,到时候就算主宰的神力,都难以媲美。

“神子,你全盛时期都不是我的对手,如今,你认为此时的状态,又能接我几剑?你觉得自己还有未来可以威胁我吗?”

林飞跨出一步,很普通的一步,并没有多远的距离,却让那些围观的众人,整齐惊恐地向后倒退数步,才敢敬畏地望着林飞。

在他们的心中,有着一个相似的念头,那就是看一看,这个胆敢挑衅荒神宫规矩之人,究竟会落到如何的下场。

“林飞!”

神子怒瞪双眼,很不甘心地大吼起来,他紧握双拳在心里恨不得一拳将林飞轰杀,可眼前的现实他却又十分明白,本身就败给林飞的他,如今身负重伤之下,更不可能会是林飞的对手。

若林飞再施展刚才那一剑,他或许有信心接下来,当第三剑的话,便是他的绝命之剑。

“林飞,你竟敢违背荒神宫的规矩?你这是万劫不复的死罪!”

“林飞,你快放了神子,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否则大荒之主震怒之下,便是你的灭族之时……”

短暂的惊骇之后,终于有人开口大喝,只不过这开口大喝之人,不是一直追随神子之人,便是神子的妻妾。

“舌燥!”

林飞冷眼怒瞪,抬起空荡荡的左手,在对着空气扇出上百个巴掌,在一瞬间完成,最后很缓慢地对着那些叫喊之人,隔空缓慢地扇了一巴掌。

“啪啪啪……”

林飞与那些追随神子,或者神子的妻妾都隔着数百米的距离,可最后那一巴掌落下的刹那,几乎没有一个人看清楚,仅凭自己敏锐的耳朵,在刹那间听见连绵不断的巴掌声响起。

那些神子的追随者或者妻妾,脑袋不停地左右摇晃,最后集体一个凌空翻落地,一个个左右脸红肿,地上到处都是带血的牙齿,被彻底打蒙的他们,摔倒地上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被谁给打得。

很快,那些惊讶的围观之人,再度将惊骇的目光挪移到林飞身上,脑子离都是无法解答的问号。

对于周围的目光和惊疑,林飞并没有在意,继续对神子道:“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跪下向我道歉,对于过去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你真的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虚空中,那些听了林飞话的至尊们,都一句话说不出来,也没有现身阻止,事到如今他们也不是笨蛋白痴,能在荒神宫如此嚣张行事,甚至开杀戒,自然是得到了大荒之主的默许。

一个能得到大荒之主的默许,又是懂得空间的奥义之人,别说用脑子了,就算用屁股去想一想,都能把这背后的原因给想明白。

“这林飞是大荒之主新收的亲传弟子?”

虚空中的至尊们,瞬间都出现了这类似的念头,至于林飞是大荒之主那所谓的师弟,在荒神宫中谁敢去想?

神子没有回答,而是向他的老师求救,这荒神宫三位主宰之一的幻梦主宰,可惜他的求救石沉大海。

这自然不是幻梦主宰没有收到神子的求救,而是林飞在动手的时候,洞悉荒神宫一草一木的大荒之主便已经知晓,本打算出手救下神子的幻梦主宰,却因为大荒之主一个念头,对于神子的求救便视若无睹。

对于主宰,那寿命漫长的主宰,他们都是最无情的,除非是实力相当的强者,否则任何人,哪怕是亲传弟子,在他们眼前也不过一只蝼蚁罢了。

只有寿命不多的主宰,才会重视自己的亲传弟子,因为在漫长的岁月中,有的是时间给予他们去挑选一位,最合适自己传承的弟子,也是唯一的传承弟子。

记名弟子,亲传弟子还有传承弟子,这三者之间的差距,无法用言语去形容。

“看样子你意以决,那么我也不用再给你机会了,一切到此结束吧!”

给了神子三个呼吸时间考虑的林飞,在时间一到的刹那,便挥剑欲斩,将神子当众斩杀,可就在林飞举剑挥剑的那一刻。

“嘭!”

力量涌动的剑还未落下,未得到幻梦主宰回应的神子瞬间便想明白了一切,对着林飞毫不犹豫的跪了下来。

尽管他在跪下来的那一刻,脸上忍不住一阵发烫,心中更是升起了前所未有的耻辱感,但他却没有任何迟疑,反而咬紧牙关。

活着!

活着!

只要活着,一切就都有希望!

ag亚游客服|HOME历史上有一位古人,未曾功成名就时能受胯下之辱,他神子将来注定要成为无敌至尊,乃至于问鼎无上主宰的人物,今日的所有耻辱,都是他人生中的磨难,只要渡过此劫,待得他功成名就时,所有侮辱过他的人,统统都得死。

没必要为了一时间的所谓尊严,把自己的命和无限前途都给葬送在此,一时的胜负和耻辱不代表什么,未来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神子就这么跪着,众目睽睽下,跪在林飞低下他那一直来高傲无比的头颅,开口求饶:“林飞,众人之前,希望你说话算话,你身份尊贵也不能言而无信……”

说这些话,一直来高高在上的神子,就是怕林飞说话不算话,自己忍辱跪了也得不到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