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930章 主宰之路

“你敢违背我的意志?”

有些惊讶的天道,短暂地愣了一下,紧接着瞬间变得十分恼怒,有一种被自家狗背叛咬了一口的怒,吼道:“守墓者,你莫非想她魂飞魄散?”

“我欠她的,终有一日会用自己的命去还,她欠这天地众生的,我替她来还!”

曾经回答过摩罗真神的话,守墓者再一次用来回答天道,忍着心痛坚定地开口回答,然后目光复杂地看了将臣一眼:“去吧,这里教给我们了!”

将臣还没有开口,刚才还因为守墓者背叛的天道,毫不犹豫地向天渊跨出一步,天地之力令天渊震荡,恢复冷漠地目光扫视着守墓者,不屑道:“就凭你?”

神秘古龟也开口道:“去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无论能不能成功,我们都必须赌一把!”

“唉,诸位,你们各自心吧!”

虽然心中有着强烈的担心,可为了后续计划的将臣,只能选择离去,去做更重要的事情,那是他与她重续前缘的唯一计划,拼尽一切也要全力一搏。

将臣的离去,让天道冷漠的脸多了一层寒霜,随即横跨天渊,以自身可怕的天地之力轰击着天渊的封印,一会儿的功夫,便使得震荡惊涛的天渊出现裂痕,有崩塌的迹象。

哪怕以众生之力形成的天渊,也难以阻挡这天地第一强者天道。

“诸位,战吧!”

已经抱着必死决心的守墓者,第一个跨入天渊,一时间体内的力量震动了起来,澎湃的力量像是奔涌的河水一样,滚滚而出。

“战!战!战!”

守墓者仰天怒吼,仿佛要将心底的豪气完全爆出来一般,可怕的声浪从口中喷涌而出的瞬间,像是滚动的潮水冲天而起,好似沸腾的海浪一样,迎上镇压而下的恐怖气势撞击而去。

意志所化作的一个大大的‘战’字,出现在天穹之上,仿佛表达内心的战意一般,甚至将那恐怖气势冲碎了,碰撞的余波,猛然卷起,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一瞬间,四周空间粉碎破裂,一片黑色的光芒缠绕而上,守墓者就好像是远古时代的战神一般,脚踏虚空,整个人独尊于天地之间,纵使面色天塌地陷一般的恐怖在灾难,丝毫不惧,平静脸庞中,涌动着无穷的战意。

“哼!”

天道很不屑地冷哼一声,声音固然不大,但却蕴含着令人窒息的威严,让守墓者的灵魂也随之颤动了一下。

这并非守墓者的畏惧,而是对手实在是太过恐怖了,仿佛天地之怒一般的可怕威压之下,几乎快要越了他承受程度,灵魂瞬间颤动了起来。

“该我们出手了,就算战死也决不能让天道在此时突破天渊!”神秘古龟开口,巨大的身影一下子出现在了天道上方,天渊的力量对天道有着很强的束缚和影响,可对于神秘古龟他们而言,天渊的力量会使得他们如鱼得水般。

一出现,神秘古龟的巨爪便对着天道压了下去,可那如山岳般的巨爪,天道仅仅只是抬手,轻轻地一弹,不止巨爪被震飞出去,那震飞的力量将古龟的身体一同掀翻。

“唉!活了这么久,不曾想也有一天将面临死亡!”摆渡者无奈地叹息,身下的舟在虚空横渡,全身犹如披上了一层金色的战衣,冥河凭空在他的周围肆意翻涌,眼眸深处闪过决绝和必死的决心。

“两位,让我来吧,你们留下来,比我这个活死人更有用!”随着摆渡人果决的声音,神秘古龟有些犹豫,守墓者更是不甘愿,要与天道在此一决生死!

当最终守墓者在神秘古龟和摆渡人共同的力量下,给强行拉出了天渊,而摆渡人摆渡着他的舟,周围的冥河越来越狂暴翻涌。

舟驾驭惊涛骇浪的冥河,随着符文完全光芒璀璨压向天道,摆渡着舟的他在大笑,闻声目睹这一幕的神秘古龟和守墓者都沉默了,心中无比压抑。

他们知道,摆渡人究竟在做什么,这一切必将是有去无回。

“众生亡,冥河渡,众生怨,冥河魂……天道,这天渊是众生之力汇聚而成,而冥河却是众生之冤魂汇聚而生……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道无情,众生苦……”

“我心向天,敬天,却非你这自私的天道,纵使苍天遮住了吾之眼,大地蒙蔽了吾之心,但只要吾之斗战之意滔天,与天地众生为伴,就算身死道消,同样无畏!”

撕裂天穹的怒吼声中,摆渡人战意滚滚,吟诵其古老的咒语,他浑身爆出与冤魂咆哮截然不同的佛光,血气燃烧,滚滚沸腾使得整个冥河都同样如烧开了的水,翻涌沸腾。

最终,那摆渡人的金色战衣化为了一件袈裟,那摆渡人端坐在舟之上,吟诵起最后一句话:“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冥河不枯,众生皆苦!今日吾以身净冥河,镇天道,渡众生!”

摆渡人随着浑身腾升的光芒消散,那无数冤魂咆哮的冥河,在这光芒之下,冥河中升腾起一点点圣洁的光,刹那间,却仿佛亘古般久远,那冥河升腾变成了一条圣洁的光河,自天道头顶倾泻而落。

“冥神,我要你灰飞烟灭!”

见到那倾泻而落的光河,天道怒吼起来,同时他的周围狂风呼啸,恐怕如潮的气势使得周围的空间碎裂,一条条裂痕交错破灭。

天道四面八方的空间全都破碎,变成了一片无边黑暗天空。

仿佛是一处黑暗无边的深渊之中,天道一个人站立在那里,全身涌动的怒意,像是天上地下只有他一人,可以凌驾在天地之间,其余的如必须那周围的空间一般破碎消失。

天道的力量,无情且充斥着无穷无尽的灭绝,天道的力量随着他自身的心情而改变,正所谓一念生,一怒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便是天道。

那光河软弱无力,却层层叠叠地缠绕着天道,这光河是众生之愿,是众生之念,与这形成天渊的众生之力共鸣,爆出难以形容的力量,竟然将天道困在了天渊之中。

但是神秘古龟和守墓者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儿笑容,甚至这苦海的尽头,只剩下他们人的身影,看去是那么孤寂和苍凉。

摆渡者陨落了,付出了自身的代价,以魂飞魄散渡化冥河的众生怨念恶魂,一同将天道困于天渊,当天道破封印而出,那化为冥河的众生之魂,也将于摆渡者一样,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永世不得轮回。

“你们很不错,想不到还有这一招,可你们能困我多久,一旦我脱困,天渊将不复存在,你们连唯一的屏障都没有,到时候,哪怕将臣也阻止不了我!”

ag亚游客服|HOME天道冷怒地开口,身体向天渊深处沉去,面对这一幕,神秘古龟和守墓者脸色越来越凝重,天道的话可不是在威胁他们,而是他们即将面对的事实。一旦天渊消失,以他们的实力,面对这位天地第一强者,基本上分分钟就被镇压,连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天渊,能困天道多久!”守墓者淡淡地开口,眼神已经变得平淡,死一般的平淡,仿佛没有任何的波澜!

“不知道,希望能多困天道久一些吧,能争取一些时间,就多争取一些时间。”

神秘古龟也很冷淡地开口,带着一种强烈的期望,他们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一旦计划成功前被天道的本尊,从彼岸横渡而来,千万载岁月来的布局,都将功亏一篑。

随着天道被暂困天渊之下,这苦海的尽头也暂时归于平静,神秘古龟和守墓者留着这苦海的尽头,时刻注意着天渊,一点儿的变化,都会引起他们的高度警觉。

……

与此同时,距离八尊大6遥远的荒神宫,圣辉裹挟着的地球,陡然间出现在荒神宫的周围不远处,而身处荒神宫中的大荒之主,自然在第一时间感应到了。

大荒之主不止感应到了,陡然出现的地球,还有那地球上,已经成为了至尊的林飞。

“终于到了这一步,比我预想的要快一些,可留给我们的时间却不多了,唉!”

大荒之主叹息着,周围的空间涟漪扭曲,无声无息就连林飞都来不及反应,其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了大荒之主的面前。

“师,师兄?”看见大荒之主的瞬间,林飞有一些差异,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然后心里面便有些惊讶,一转眼的功夫,自己竟然出现在了大荒之主的面前。

“无需多言,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去吧,去圣地,去走出属于你的主宰之路,越快越好。你,将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大荒之主的声音落下,那曾经与林飞有过一面之缘的神圣之主,便再度跨空而来,并没有惊讶林飞为何会从圣地,突然间回到荒神宫,而是将林飞再一次带往圣地。

当林飞与神圣之主出现在圣地的同时,将臣再一次出现在地球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