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936章 兽(上)

望着本应该存在的圣地,如今已经变成了什么都没有的虚无,好久,好久,迷茫的林飞才叹息了一声,然后离开这一片空间。

离开的林飞并没有返回地球,也没有奔赴四维宇宙海与黑暗世界的战场,而是漫无目的地在四维宇宙海中行走,不知道存在意义的他,欲寻找这周而复始的意义。

与此同时,当圣地彻底毁灭的那一刻,苦海的尽头,那寂静的深渊忽然间动荡起来,镇守在苦海尽头的神秘古龟玄武,守墓人,还有继承并蜕变成朱雀的炎,以及刚刚恢复了自由的圣兽麒麟。

“唉!”

极度无奈的叹息声中,玄武带着已经舍身的准备开口道:“想不到天道从天渊深处破印而出的时间,要比我们想象中的都早,诸位谁第一个上!”

几乎在玄武声音落下的刹那,守墓者便已经从苦海边缘踏入天渊,同时他那头也不回的声音也天地之间回荡:“让我来吧!”

面对抱着必死决心的守墓者,没有一个人开口,都陷入了沉默,他们心里都十分清楚,自己将会是下一个。

就在声音落下的刹那,天渊之下的天道,一脸杀机地从天渊之下出来,此时动荡难止的天渊此时出现一道道裂痕,随后都会彻底崩碎毁去。

望着背叛了自己的守墓者,天道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机,不禁又强烈了几分,冷冷地开口:“守墓者,想不到第一个来送死的竟然是你,不过你放心,我不会马上杀了你,我要慢慢折磨死你。”

“天道,大话少说,想要杀我那就要看一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守墓者冷冷地说完,低吼一声:“天道,我会死,但是你注定也会被埋葬!”

随着这响彻天地的声音,一块沾染了永恒之血的石碑陡然出现,那石碑上的血在流动,石碑之上还有永恒之血刻下的四个字。

葬天碑!

“嗯?”

当葬天碑出现的那一刻,刚刚从天渊之下出来的天道浑身毛发倒竖,对那葬天碑有着一种无法言语的危机敢,不仅如此,他还感应到,那葬天碑上的永恒之血,是他的血。

竟然是他的永恒之血

有着毛骨悚然感觉的天道,既惊恐也很惊愕,眼神中闪烁着迷茫,在他的记忆中,自己虽然流过血,但是绝没有将血流在一块如此的石碑上,还有那石碑上的字葬天碑!

什么是葬天碑,葬得是什么天?自己吗

天道大怒,一根冰冷的长矛出现在手中,对着守墓者杀机凌厉地吼着:“葬天碑,守墓者,你这是在羞辱我吗?我要让你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羞辱你,有必要?这碑来自未来,你注定被埋葬的未来,是她付出极大的代价送来的,为得就是在今日将你在此埋葬,逆改未来!”

守墓者背负着葬天碑冲向天道,那石碑上的永恒之血在发光,光芒似乎有着破万法之力,竟然能将天道的力量消散,让守墓者毫无阻力地出现在天道面前。

“以血葬天,万法皆灭!”

随着守墓者的吼声,葬天碑散发出更璀璨的光芒,那石碑上的葬天碑三个字仿佛活了过来,守墓者的身体出现了裂痕,在破碎,在消散。

能埋葬了天道的石碑,岂是一般的石碑,是守墓者这般的存在能随意使用的?但是为了能将葬天碑的力量全力爆发给予天道致命一击,守墓者选择了以自己血祭。

“葬我?给我破!”

一个破字落下,天道手中的长矛化为惊鸿迎向那落下,仿佛能将天地一切都埋葬的石碑。“咔嚓”一声,石碑裂了,一道道裂痕在瞬间布满了石碑上,那长矛从石碑上破开的一个洞穿透消失在虚空之中

“什么鬼?”

天道一愣,他万万想不到,令他感觉到可怕危机的石碑,那所谓的葬天碑竟然会如此的不堪一击,直到长矛消失在视线之中,手臂轻轻一摆,那消失在虚空中的长矛便出现在了他手中。

ag亚游客服|HOME而苦海的尽头,望着那破碎的石碑,血祭彻底消失的守墓者,无论是玄武,炎,还是麒麟都傻眼了,刚才听了守墓者的话,三个人皆以为守墓者能给天道致命一击了,就算无法致命一击,困住天道一会也好啊,可谁曾想,这现实与梦想的差距

尼玛,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哈哈哈,这就是葬天碑?可笑,简直可笑了,嗯”

大笑中的天道,那响彻天地的肆无忌惮声音忽然间戛然而止,随着石碑的破碎消失,那笼罩着他的危机感并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了,就在天道冷哼眉头一皱的刹那,天地在无声无息中裂开了。

那天地的裂缝并不是无缘无故地裂开,而是如同被人给撕开的,那裂缝中有时空变幻,哪怕玄武,炎和麒麟这等不灭真神的圣兽,一眼望去都忍不住心头猛地一跳,心在剧烈震动起来。

那裂缝中流淌着时空,所通往的地方,赫然是

来自未来!

这是一条来自未来的时空通道,有人要从未来的时空跨越而来吗?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刚在这里跨越时空,将时间逆流来此?

“怎么可能,那未来的时空通道中竟然真的出现了人影?”就算天道都被震惊了,望着那时空通道中陡然出现的人影,虚幻得连他都看不清的人影,唯一可以看清楚的,只有那一双紫色而诡异的冷眸。

“你是谁?”天道警惕地开口,时空的通道中走出来一位,连他都看不清真容的存在,无声无息,直到时空通道完全开启他才所有察觉,顿时在天道心中产生了一个念头:此人实力绝对十分恐怕,比我强!

就在这时候,那破碎的葬天碑恢复了,石碑的上的永恒之血,属于天道的血滴落,在血滴落的那一片空间在扭曲,滴落的永恒之血陡然消失了,而那时空通道的人影一言不发。

消失在空间扭曲的永恒之血,一瞬间跨越了空间和时间的距离,飘落出现在地球之上,分别出现在张轩,还有接受圣兽白虎传承中白敬亭,永恒之血分别滴落在两个人之上,与其融为一体!

“轰!”

刹那间,锋利无比的气势冲天而起,那武当山上,盘坐在青松之下的张轩,也浑身散发出青辉之芒,那青松也在与张轩一般清辉阵阵。在白敬亭身后,一只巨大的圣兽白虎猛地睁开双眼,而在张轩的身后,一条虚幻的青龙发出一阵阵龙吟。

与此同时,在苦海的尽头,勉强镇定了惊颤心的天道,望着那时空通道中的人影,冷冷地开口:“跨越时空来此,值得吗?”

逆流时空对于永恒真神而言可以办到,但那种时空的逆流十分有限,而且在逆流时空的过程中是十分危险的,一旦被另一位永恒真神干扰,甚至趁机出手,稍有不慎便极有可能被永世镇压。

因此没有绝对的必要,永恒真神是不会逆流时空的,也正因为如此,对于出现在时空通道的那位紫眼强者,明知道对方比自己强,天道也有恃无恐。

“有些事,必须要有人去做!”时空通道中的紫眸人影,冰冷地望了天道一眼,紫眸中闪烁着恨不得立马将天道斩去的冷芒,但是忍住了。

“葬天!”

一声冷哼,刚才破碎又重新凝聚在一起的葬天碑,狠狠地向着天道镇压而去,也在这一刻,那时空通道在扭曲,出现了裂痕,有将要裂碎的迹象。

“唉!”一声叹息,紫眸人影随着时空通道渐渐消失,但是那镇压向天道的石碑,却依旧狠狠地将天道压在了石碑下。

对于天道而言,那压在身上的石碑,就宛如整个天地压在身上,一时间都能以撼动,不过却并非无法动弹,压在他身上的石碑在一点一点的浮起,并且出现了裂痕。

“刚才那时空通道中的,究竟是哪一位永恒真神?是未来新成为永恒的真神?”

麒麟带着疑惑开口,在他的记忆中天地仅有的八位永恒真神,但是绝对没有刚才这一位,与麒麟活了同样久远的玄武,也一脸迷茫地摇着巨大的龟脑袋,至于炎更是一无所知。

时间匆匆,一转眼便过去了数百年之久,相对勉强安稳了数百年的苦海尽头,四维宇宙海与黑暗世界之间的战争却越来越惨烈,哪怕四维宇宙海的所有强者倾尽全力,也无法阻止黑暗世界的入侵。

如果不是圣地破灭,破灭后的圣地本源与四维宇宙海本源融为一体,这数百年的时间恐怕足以让四维宇宙海彻底沦落了。

而圣地本源与四维宇宙海本源融合之后,到了今时今日四维宇宙海已经有一半被黑暗时间侵蚀,不断壮大的黑暗世界,入侵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而被石碑镇压困住的天道,本应该被镇压更久的他,也因此提前出现了脱困的极限。不过这数百年的时间并非只有坏消息,也有好消息,那就是地球之上,两股横扫整个四维宇宙海的恐怖气息,让黑暗世界的九位不灭真神都为之动容。

四维宇宙海,有诞生出了两位不灭真神?